“了……了再次突破炼气,这怎么可能会!”不少太虚宫弟子惊叫道。林菀也不是前天才步入宗门吗?再怎么天才,怎么可能会在短短晚上时间之内破境。这是基本上不可以想像的事情。人尽皆知,在修练的前期,再次突破难度会越发大,但从凡人到炼气,其中的难度也不可以小觑。这是林菀不是昨天才进入宗门吗?再怎么天才,怎么可能在短短一天时间之内破境。。...

“已经……已经突破炼气,这怎么可能!”不少太虚宫弟子惊呼道。

林菀不是昨天才进入宗门吗?再怎么天才,怎么可能在短短一天时间之内破境。

这是几乎不可想象的事情。

人尽皆知,在修炼的后期,突破难度会越来越大,但从凡人到炼气,其中的难度也不可小视。

这是从无到有,从零到一的突破。

可以说从最基础的凡人,变成了一个更加强大的生命体,其中变化,可谓是玄妙非常。

“这又有什么不可能,你们不是看到了吗,难道还能有假?”穆紫从到此地之后,难得地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她先前实在是压抑得狠了,不敢声张,刻意低调,生怕自己做错事惹出了麻烦。

可现在,她不算故意惹麻烦,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看着周围不少弟子或震惊或妒忌的面孔,她先前受得气都逐渐消散。

舒坦啊。

难怪这世上,那么多人喜欢装逼。

“当然,这是我家小师妹天资强悍,短短时间,竟然就完成了突破,也不知有没有打破问天宗最快的修炼记录。”穆紫摇了摇头感叹道。

众人议论纷纷。

冯极羽仔细观察,灵觉感应到极致,终于在林菀的身上感觉到一丝丝灵气的流动,还有些不稳定,果真是突破之后不久。

穆紫说的,不假。

“那可真是贺喜玉虚宫了啊。”他看向穆紫,几个字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

看到林菀这般天资卓绝,他就更加心痛,这样优秀的弟子,本该就是他太虚宫的啊!

都是穆紫。

越想越气。

【冯极羽,厌恶值+9!】

“小师妹天赋果真强悍。”

“我不过就是稍微快了些时间,都是宫里师兄师姐教的功劳。”林菀自谦。

“那也是小师妹有这般底蕴在。”冯极羽缓缓吐出口气,对林菀,他可是没有半点不满的。如今被玉虚宫得了人,他更不可能助长对方的气焰。

为今之计,只有拉拢小师妹,以待日后的机会。

“冯师兄说得对,不过我看这回太虚宫也有不少优秀弟子进入,不知可有突破了炼气的?”穆紫一招明知故问。

是,她先前是怕在这山上惹出麻烦,可太虚宫众弟子一路上的厌恶值将敌意展露无疑,而且无论李义伦还是冯极羽,明里暗里就是说她这师姐不行,都被人骑到头上了,她虽然不至于抓狂,但合理的反击,又有何不可?

“我太虚宫……还没有。”冯极羽憋了一阵,才勉为其难吐出几个字。

“哦。”穆紫认真点了点头,忽然似想到了什么,开口道,“两位师兄可千万别误会,我绝对没有比较的意思,林菀小师妹突破,那是她自己天赋绝佳,而太虚宫弟子没有,绝对不是因为你们没有教导好……”

【段瑞,厌恶值+2.】

【吴穹,厌恶值+3.】

【李义伦,厌恶值+8!】

……

又是一波厌恶值飘过。

穆紫心底暗笑,表情却是淡然之极。如果这是直播的话,她恐怕还是会感谢一下各位老板的打赏。不为别的,就是高兴。

“穆紫师妹放心,我们是一定不会误会的。”二人道。

“那就好,那就好,两位师兄都是天骄,穆紫有空还得多向两位师兄学习才行。”

“不敢,不敢。”二人拱手,脸色都不大好看。

这实在是扎心扎到他们心坎上了。

可没办法,这大庭广众之下,他们也不好发作啊。都是要面子的人。

而且如今林菀已经突破,这是无法抹杀的傲人成绩,这样一来,他们已然失势,无论怎样,都已经无法在穆紫手里讨得好处了。

“既然如此,师兄便先告辞。师妹若需要,可随时来山上寻我,问任何一个太虚宫弟子即可。”李义伦对着林菀道,依然保持温文尔雅的模样。

“多谢师兄。”林菀点头。

“师兄,那我便先行告退了。”他拱了拱手,向冯极羽告辞而去。

“这家伙!”冯极羽眼神幽幽。

“我也不打扰二位了。”冯极羽也告辞。

身为天骄,实力强大,脑子自然也不坏。

看着两位天骄匆匆而去,穆紫终于露出一丝得胜的微笑。

又是一场以弱胜强的经典战役。

小师妹可真是自己的福星啊。

“小师妹,我打算先挑一件药材处理的任务,你呢?”穆紫随手选了样任务,取下凭条。

“我也选一样的好了。”林菀也从旁抽了件。

丹阁所需人手繁多,因此她二人还都可以选择。

人来人往,此处发生的这件小事,唯有几位有心弟子方才看见,记在心里,时不时与人八卦,大多的人,还是漠不关心或见过就忘的。

丹阁离太虚宫不远,可以从半山腰上边些的桥上走过去,那边连接的是个矮峰,时不时有火炎气息传出。

有当时那个草芽子老头给的玉牌,穆紫觉得进去还是不难的,关键就是自己那控火之术,只希望真别出什么问题才好。

从任务处向上,再绕到这山峰的背侧,顿时,一座一眼看不到头的石桥出现在眼前。

石桥颜色暗沉,带着黑褐色的痕迹,通向前方。

往下看,是云雾缭绕,似乎高度不低。而前边的景象,也看不怎么真切。

“来者何人?”刚过石桥,就看到两位弟子神色严肃,抬手阻止。

“两位师兄,我们是接取丹阁任务的弟子。”穆紫道。

“接取丹阁任务的弟子?我二人可从未见过你们。”两位弟子眼神带着审视,颇有压迫力。

“凭据在此。”穆紫取出先前拿的凭条。

二人检查一阵:“凭条是真,不过你二人可要知道,丹阁任务,除了丹师、学徒之外,并非所有人都可以随意接取的。”

“有这般说法?”穆紫一愣。先前任务处可没人跟她们提醒过。

那看守的二人眼神带着些许不屑,这样乱接任务的弟子时不时就会出现几个,后来大多都被打发走了。

“你二人可考虑是否继续,若坚持,我进去通报一声。”

“那就麻烦师兄了。”穆紫点头。

待对方准备出发,她想了想,又递出那块收徒大会上得到的玉牌:“此物也带进去,等长老一看便知。”

书评(200)

我要评论
  • 连炼气&破。

    都已经三年了,从到了这山上开始,有最好的师尊,最好的指导,可她竟然连炼气一层都没有突破。

  • 我就这&看不起

    “敲,我就这么让你看不起吗!你有种就等我抬起头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