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制基础防御法器一件,抵十天任务,可得一阶下品清神丹一枚。仙府基础防御攻击阵法一套,抵三月任务,可得二阶下品灵石两块。……”穆紫一路看过去的,意外发现那公告牌上的任务确实与门外展现的类型相同,非要在某另一方面有些许异于常人的能力才行。“如果丹阁的洞府基础防御攻击阵法一套,抵一月任务,可得二阶下品灵石一块。。...

“炼制基础防御法器一件,抵半月任务,可得一阶下品清神丹一枚。

洞府基础防御攻击阵法一套,抵一月任务,可得二阶下品灵石一块。

……”

穆紫一路看过去,发现那公告牌上的任务确实与门外展示的类型不同,非得在某一方面有些许异于常人的能力才行。

“那么丹阁的任务……”穆紫仔细查找,她都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没看着合适的,她总不能安下心啊。

很快,几行任务列表便出现在眼前,看数量还不少。

不过说来也是,作为一个影响到全宗丹药供给的重要组织,丹阁的任务其实颇为庞杂。

眼前列出来的,就有好几种,分为药材的初步挑选处理,药性精华淬炼,初级低阶炼丹炼制,再基础些的衍生任务,有灵植种植培育,丹药保存等,种种不同的工作,分类不同,有所区别,都需要不少弟子参与。

“就先取个最简单的吧。”穆紫计较一阵。眼下她不确定自己有几分能力,自然先看简单的,到时自己配合火火,解决起来应该不在话下。

至于其他太过基础的任务,她并不打算选择,把时间花在上边,最多得些财物,得不偿失。

穆紫正打算取任务,就听身后传来一道略微熟悉的声音。

“两位师妹,昨天一别,没想到这么快再见,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见过冯师兄。”林菀看到来人,行了一礼。

“哪个冯师兄?”穆紫心头咯噔一下,在记忆里搜寻几秒,她忽然想起之前那个太虚宫的冯极羽。

对方给她贡献了好一波厌恶值的。当时她用萧逸尘装逼,还教训了下太虚宫的赵菲菲。

明显得罪了啊。

大敌啊大敌。

穆紫恨不得此时对方压根看不到自己。不过冯极羽明显比先前出现的李义伦更有气度,不仅喊了林菀,还跟她打了招呼。

这是想躲也躲不过去了。

“你说你,干嘛不跟李义伦一样,无视我就好了呗。”刚刚她还嫌李义伦小心眼,穆紫表示无奈。

不该无视的人无视,该无视的人不无视她,真的是……

在她眼皮子底下,冯极羽不仅看了看林菀,还盯着她看了好一阵,看得她心惊肉跳的。

好在最后视线还是落在林菀的身上。

“冯师兄。”一旁的李义伦看到冯极羽到来,适时点头示意。

“嗯。”冯极羽看了他一眼,却并未多说什么。

有点不对啊。

穆紫眼神在二人间转了会,这家伙,不会就是这李义伦喊来的吧。

不然,哪有那么巧偶遇的。

穆紫越想越觉得对。

果然,一切的机缘巧合,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这个阴险小人。”穆紫暗暗咬牙。

要不是李义伦通知,冯极羽压根不会来。

“小师妹来任务处,莫不是要挑选任务?”冯极羽却是已经看向林婉道,“你可知道新弟子是不用做任务的,难道是玉虚宫没有把事情与你交代清楚?”

说话间,矛头已经隐隐指向穆紫。

“不是不是,这件事我早已知道,此次是陪着师姐一道前来的。”林菀急忙摇头。

“原来如此。”冯极羽点头,“不过这任务处,你师姐的确是来少了。”

听见这话,穆紫略有些气闷。

都拿这件事说事,到底要重复几遍,我来都来了,现在不就打算开始补任务了吗?

敲。

“不过,要不是这般,我太虚宫弟子,也无缘这么快见到林菀小师妹的风采。”冯极羽压根不在意她想的什么,话题一转,语气轻快起来。

“冯师兄,你说什么呢。”林菀有些不好意思。

……

“这就是林菀小师妹?

果然好漂亮啊,比咱们宫里女弟子好看太多了!”

“你说什么?”有女弟子听见发言,一下就抬起爪子拍了出去。

“诶,别打别打。”有人抱头鼠窜。

“不过小师妹天赋也很好,以后必定是天骄之一。”

“啊,好想抱大腿。”

“大腿?我看你想桃子呢。”

略去这一番热闹,冯极羽叹了句:“如果我太虚宫的新弟子都如小师妹你这般积极就好了。”

想到那些或溜须拍马,或畏畏缩缩的,真是相形见绌。

“呵呵,冯师兄,不若我二人多带林菀小师妹转转,选择一份好任务,即便是还未突破炼气期,如果能早些接触,也在修炼一道上,比他人快上几分。”李义伦提议。

“李师弟说的不错,林菀,你师姐必定是有去处的,等她接任务了,必定没时间陪你,不如就由师兄我带你四处看看。”冯极羽道。

李义伦微微皱眉,刚刚他说的是他二人陪着,现在冯极羽就光说自己,这是要把他撇开啊。

“不必麻烦,先前李师兄已经提议过了,我也已说过,跟着自家师姐就好。”林菀道。

“欧?没想到李师弟竟然这般热心。”冯极羽淡淡扫了李义伦一眼。

“都是冯师兄吩咐得好,师弟我自然要展示我太虚宫礼节,以免小师妹在这山上有不愉快的体验。”李义伦淡笑了下,折扇轻摇,看向林菀点头示意。

“两位师兄言重了,我就是一个普通弟子,之后挑选好任务,我跟师姐一起去就可以了,你们不必管我,就早些去忙吧。”林菀道。

听见这话,冯极羽一笑:“师妹怕是不知道,如果还没有突破炼气期,大多任务是没有办法做的,更难前去提前接触学习技艺。

不过我与不少人相熟,也有些办法。”

“走后门?”

穆紫暗笑,看了他一眼:“这就不劳二位师兄费心了。”

“哦?难不成你比我们太虚宫的人还更有把握?”李义伦淡淡道。

“谁告诉你,我需要有什么把握了?”穆紫开口道。

“呵,不然你还能如何?”李义伦刚说完,忽然,二人都是皱眉,脸上慢慢浮现出点点震惊之色。

“难不成?”

炼气之下不能做任务,要能接任务,只有……

“没错,她已然突破炼气。”

顿时,四周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来,似&料。

    “突破,又失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似乎一切,都不出他所料。

  • ,提一&祥的老

    “师尊,我去闭关,争取在收徒大会之前,提一提境界。”穆紫看向前方端坐着,面色慈祥的老人,行了个礼道。

  • 颜面…&不满的

    “再一年,倒是无妨,不过玉虚宫总留着这么个人,师尊您的颜面……”萧逸尘的声音依旧平淡,不过任谁都能听出这其中不满的意思。

  • 年人的&格格不

    可是成年人的心灵,总是与这身边的村庄孩童,格格不入,有孩子往她身上糊泥巴,她差点没忍住把对方给打哭了。

  • 以伙夫&,大多

    修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财侣法地不说,光是平常烧水做饭的琐事,总不能时时刻刻要自己动手,所以伙夫杂役,都是配的很齐,高端的人才,大多就只要负责修炼就可以了。

  • +1。&”

    所以她也就没听见一道微弱的提示:“萧逸尘,厌恶值+1。”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