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紫刚准备带着林菀小师妹去任务处,就看见一波憎恶值飘过,人都傻了。刚她但是一句话都没说,这又是招谁惹谁了?望着周围投来或古怪或恼火的视线,她只好压制下心中想要张口责问的欲望,埋头再次往前走。忽尔,有一名男弟子轻摇折扇,从侧边走刚刚她可是一句话都没说,这又是招谁惹谁了?。...

“???”穆紫刚刚打算带着林菀小师妹去任务处,就见到一波厌恶值飘过,人都傻了。

刚刚她可是一句话都没说,这又是招谁惹谁了?

看着周围投来或怪异或气愤的视线,她只得强压下心中想要开口质问的欲望,埋头继续向前走。

忽而,有一名男弟子轻摇折扇,从侧边走入,在二人身前站定:“请问,是林菀小师妹吗?”

“嗯,师兄你是?”林菀道。

她被拦下,穆紫也不得不停了下来。可那人只向林菀打招呼却完全忽视了穆紫。

“师兄是太虚宫一员,本名李义伦,小师妹到访太虚宫,未能及时发现,实在是有些招待不周。”那人微微一笑。

“哦。”林菀应了声,略有些冷淡。

李义伦也不介意她的反应,继续道:“冯师兄早就跟我们核心弟子打过招呼,不知小师妹此次上山,要到何处去?师兄我可为你引路。”

谦和,儒雅。

这番表现当真是滴水不漏。

看到对方这副热情的模样,林菀却往后躲了躲。

穆紫见状,将自家小师妹护在身后:“林菀是我玉虚宫的人,自然有我带路,就不劳这位师弟麻烦了。”

眼前这位弟子看模样,似乎比穆紫要大些,只不过穆紫看他不顺眼,压根就懒得管他的年龄,只管称呼师弟,平白比他大上一辈。

太虚宫的人到她们面前晃来晃去,无非就是想要拉拢林菀小师妹,穆紫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

“咦,不知道这位师妹是?”李义伦的脸上露出些许疑惑之色,似乎是刚刚才看到穆紫。

穆紫不答。这家伙,还玩这个把戏?

这种状况,对方明显就是对她不喜,此时她回应对方的话,对方要么装作无视,要么故意揶揄刁难,进而变成口舌之争,落入对方的圈套。

所以她直接看向林菀:“小师妹,我们走。”

谁回应他,谁才是真正的傻。

当然,这也需要有林菀小师妹的配合,如果她倾心于太虚宫,那么穆紫这般说话,反而会惹得林菀小师妹不快。

“嗯。”林菀点头。

她一路过来。都依在穆紫的身侧,似乎不太适应人多的状况,举止带着青涩,就更显乖顺。

见状,李义伦微微蹙眉,旋即又放松,重新走到二人面前:“林菀小师妹,太虚宫中的事物,还是我太虚宫弟子更加熟悉,不如与我等一道更好?”

避重就轻。

被穆紫发现他的心思,他也不恼。他知道,关键其实并不在和穆紫的口舌之争,而是林菀的意见更加重要。

眼下,虽然穆紫能带着林菀走,但是他挡在前边,对方也不可能直接闯过去。这样的小冲突总是不至于动起手来的。

这就是规矩。

“多谢师兄的好意,不过林菀还是跟着师姐。”林菀道。

“既如此,便听小师妹的,不过我也好随你一道,免得到时有什么意外发生。”李义伦毫不含糊,顺着林菀的意思到。

说完他向旁边使了个眼色,有几个不显眼的弟子,离开了人群,向着山上某一处方向而去。

没了阻拦的人,后边的路倒是清净,不过一路走上去,总有那么零星的厌恶值冒出来告诉穆紫,她在这太虚宫当中,其实并不受欢迎。

从失去突破机遇之后,穆紫本来是想着低调一些,毕竟即便成为丹师,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值得狂傲的,不招惹仇恨为妙。

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一切并不如她所想,也只能船到桥头自然直了。

也许,这没用的厌恶值累积着,指不定日后还能发挥些作用的。

行到半山腰,任务处的大门便已经赫然在望,此处离山上修炼的道场不远,同时其他宫的弟子来往也比较方便,位置得当。

门前进出的弟子不少,虽然不同弟子做任务并非聚集在同一时间,但是内门加外门几百上千的弟子,即便只有部分前来,那么每天任务处的门口也足以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我们走吧。”穆紫感叹了会,开口道。

虽然是前来领取宗门任务,但是她的目标其实非常明确,前往丹阁,走炼丹师一道。

因此,接取的任务必定要与丹阁相关。

放眼看去,门外有弟子揭榜而去,也有弟子拿着东西,匆匆往任务处里奔,有拿着凶禽尸体,幼兽鸟蛋的,也有的弟子捧着一个盒子,里面渗出鲜红的血液。

“林菀小师妹,这任务处门外张贴的,是需要远途外出或者其他普通任务,里面则是需要些技艺的任务。

你才刚入宗门,我可帮你介绍一门更有发展潜力的去处,譬如阵法、符文、炼丹等,相信一段时间之后,就可远超同辈弟子。”李义伦走到前边,适时开口介绍。

“小师妹,咱们先看看吧。”穆紫直接无视。

林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转头看了看。就见李义伦脸上带着笑意,似乎非常理解她此刻的处境,微微一笑,示意她不必回应,只听着穆紫的话即可。

若是旁人,恐怕到是真觉得这师兄善解人意,是个不错的人了。

高明。

穆紫暗暗咬牙,却也无所表示,这种情况,她倒真做不了什么,如果说林菀要觉得她太过冷漠,那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对着一个和颜悦色的师兄选择无视,显得过份。

而穆紫不可能对着林婉数落这太虚宫弟子到底心怀什么鬼胎。

那样做得罪人是其次,关键是他对着林菀可是满怀善意,到时林菀小师妹认为她搬弄是非,二人的关系恐怕会就此闹僵。

在外看了几眼,穆紫发现外边张贴的任务并没有丹阁相关的,正如那太虚宫弟子所说,便带着林婉往里边而去。

不少人对李义伦打招呼。

这任务处坐落在太虚宫当中,却并非属于太虚宫,因此里边的弟子管事,较为独立,只不过来往之间,与太虚宫更为亲密。

李义伦一一点头回应。

穆紫只能不听不闻,免得惹出些不必要的麻烦。

没实力,还欠着债,她可经不起折腾了。

书评(355)

我要评论
  • 个世界&会的人

    她好歹也是现代人转生到这个世界,思维应该是比这些古制社会的人灵活的,可用尽了方法,也没用啊。

  • 灵气长&一寸,

    在体内无形力量疯狂的挤压之下,灵气长矛还是坚定地往前,一寸,一厘。

  • ,有最&导,可

    都已经三年了,从到了这山上开始,有最好的师尊,最好的指导,可她竟然连炼气一层都没有突破。

  • 按动机&关,厚

    按动机关,厚重的石门关上,明亮的光线随着石门的移动逐渐有些暗沉下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