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真去了?”半山腰,萧逸尘会出现在灶房附近,一旁的陈兴正轻轻施礼,候着。“是,早先一大早,跟我等打过招呼,便上山去了。”陈兴道。他没想起,在穆紫走了一段时间后,萧逸尘万万想不到造访。“嗯,大麻烦你了。”萧逸尘点了点头。“师兄你慢走。”陈兴望着萧逸尘远“是,先前一早,跟我等打过招呼,便下山去了。”陈兴道。。...

“她,真去了?”半山腰,萧逸尘出现在灶房附近,一旁的陈兴正微微躬身,候着。

“是,先前一早,跟我等打过招呼,便下山去了。”陈兴道。

他没想到,在穆紫走了一段时间之后,萧逸尘竟会到访。

“嗯,麻烦你了。”萧逸尘点点头。

“师兄慢走。”陈兴看着萧逸尘远去,摇了摇头,又回去做自己的事。

这萧逸尘虽然看似高冷,但做事绝不拖泥带水,更不刁难人,说起来,也是个难得的好相与的天骄了。

……

山间,没了破天道人御物飞行,穆紫二人便只能徒步前行。

炼气期的能力其实极为有限。在这个阶段,初步接触灵气,吸纳转化为体内灵力,改造了身体的经络循环,主要的变化,就是肉身变得更加完美强大。

除此之外,还能使用火球术,御物术,轻身术等些许简单的法术。威力弱,但比较实用。

至于说飞行,凭二人炼气期一层的实力,那还远远不够。

因此,长途赶路,也终于能感觉到这其中的区别。先前飞过来的时候,感觉这山路挺近,但自己真的走起来,又发现还是挺远的。

“火火,要不要出来透透气?”穆紫摇了摇腰间一个小背囊。

“啾啾。”里边稍微扑腾两下,却是没了多余的动静。

先前出来的时候,穆紫到灶房给火火找了些许吃的东西,可是这家伙就是死活不肯出来,只等着她将东西都抛进背篓里,才偷偷吃上几口。

当然,吃的还都是肉,应该是缺营养了。

穆紫也实在拿它没办法,不过经过这一回事,她倒也大概知道,火火其实并非出了什么问题,只是由于掉毛,害羞了。

这就好比大庭广众之下,你没穿衣服,能好意思出去乱逛吗?

所以从小院出来的时候,她便找了个软布将其包着,放进了小背篓里,正好带上它,还不怕被人发现。

毕竟自己这一走,也不一定能回来,总不能把火火随意丢在这山上吧。

也真是苦了它了。

“师姐,宗门的任务处还有多远啊?”林菀问道。

“应该快到了,先前问老陈,他说就在太虚宫那边。”穆紫道。

不过说到太虚宫,她脑袋就有点发疼。先前在收徒大会上,她用各种计策,不仅利用萧逸尘拉了一波仇恨值,还将小师妹林菀最终拉到玉虚宫里边去。这样的话,自己在那太虚宫的眼皮子底下,日子还能好过了?

这样的怀疑不无道理。

不过任务处之所以设立在太虚宫,道理也很简单,太虚宫人多,不仅有各类弟子,而且还有管事、讲师、长老等尊长,正好能管理众弟子做任务的事宜。

而太虚宫位置靠近中央,即便是其他两宫的人前来定期做任务,其实也并不如何麻烦。

穆紫为了避免路途真有些不适应,她还带了些干粮、用水,免得路上渴了饿了。

等风尘仆仆地爬上山,二人总算是发现,与玉虚宫三三两两零星的人相比,这太虚宫,真算是个热闹的大地方了。

开辟出来的石阶小径上,时不时便有弟子经过,有的谈笑间,还会做些稀奇古怪的举动来吸引女弟子的注意。

一路上,更是有不少弟子行色匆匆,大概有急忙领了任务出发的,也有做完任务前来交差的。

若把太虚宫比作是滚滚红尘,那玉虚宫,真叫是荒郊野岭,清净野地了。

“我好像,有点后悔了。”穆紫下意识地开口。

有人的时候,勾心斗角觉得累的一批,但真过惯了那清苦的生活,又会感觉看到点烟火气息,就让人心驰神往了。

人啊,真的是……

不过穆紫原本就是被玉虚宫挑来的,也由不得她选择三宫的机会。

“师姐,好像有人在看我们。”还没多感叹,林菀忽然悄声说道。

“你们看,那是不是玉虚宫的穆紫?”有男弟子问道。

“好像是诶,我看跟师兄描绘的模样差不多。”另一个年轻男弟子拿了张笔墨画稍微比对一阵道。

“真的是?我还以为她三头六臂,模样奇丑无比,状如恶鬼,现在看来,也就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的嘛。”一个丰腴女子瞥了瞥嘴道。

“嗯嗯,是挺普通的。”

穆紫听着一阵阵小声的议论,和几个驻足停步看向她的弟子们,略微有些茫然。

“原来我现在,这么有名了吗?”

她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喜是悲,换做前世,那这都是流量啊,稍微一转化,一传十,十传百,她都能当上个网红了,可是现在……有什么用?

反正穆紫自己是完全想不出来。

他们评价我普普通通,应该,也还好吧。

“别管他们,我们先去任务处看看。”穆紫道。

现在可真得猥琐发育,不能再多招惹仇恨了。

“嗯。”林菀点头。

被人围观的感觉,其实不怎么样。

拾阶而上。

“诶?那穆紫身边的人是谁?”忽然,不知道谁注意到了穆紫并非一人从山下而来,身旁,还有个长得清纯可人的小妹妹。

那个妹妹,是他们未曾见过的。

“她,她不会就是冯极羽大师兄没争取到的,单灵根天赋,先天灵气一等的新弟子,林菀小师妹吧!”

“不会吧,不会吧。”有人瞪大了眼睛。

“小师妹真好看,哧溜。”

“克制下你的嘴脸,别把小师妹吓着了。”一个胖胖的弟子提醒。

“话说回来,穆紫带着她来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何人忽然抛出这一个疑惑。

顿时,周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你们说,冯极羽师兄要是知道穆紫带着小师妹上山,不会生气吧。”

“应该不会吧。”众弟子声音带着不确定。

“再仔细看看?”

众人看着二人的行动,是那么和谐,林菀跟在穆紫的身侧,似乎关系不错。

有人心头咯噔一下:“可要是冯极羽师兄知道穆紫是故意带着小师妹上门炫耀,不会要打人吧?”

“嘶~”

“要是来炫耀的话……”

【厌恶值+1.】

【厌恶值+2.】

【厌恶值+3.】

……

书评(454)

我要评论
  • 因为怕&尊身边

    然后她在里边待足了半天,因为怕被那个坐在师尊身边的男人说闲话。

  • 自己的&…

    那男子萧逸尘,正是自己的师兄,三年以来,她也早就看出来对方看自己不爽,要是说到了师尊那里……

  • 内,弟&导了,

    三年,在问天宗最顶尖的一宫,玉虚宫之内,弟子除了她,就是那个冷面师兄萧逸尘,一对二辅导了,还不成功,这难道不是不可救药?

  • &犹如天

    你很生气,你想反抗,但是他很强,好比学霸对比学渣,二人差距,犹如天堑。

  • 板抓包&的。

    就好比上课玩手机被班主任撞见,上班摸鱼被老板抓包,穆紫的心情是复杂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