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毕竟,这种小事,她是完全会希罕的。什么师妹的称呼嘛,就当我从来不没在这紫霄宫待过!“那你们俩说,我走?”穆紫试探性了下。多馀,她现在的太多馀了。见萧逸尘真的没什么反应,穆紫真的抬腿就走。谁怕谁嘛,又也不是走了就过不了了,真的是……“师姐,你什么师妹的称呼嘛,就当我从来没在这玉虚宫待过!。...

咳咳,当然,这种小事,她是完全不会稀罕的。

什么师妹的称呼嘛,就当我从来没在这玉虚宫待过!

“那你们俩说,我走?”穆紫试探了下。

多余,她现在太多余了。

见萧逸尘真的没什么反应,穆紫真的抬腿就走。谁怕谁嘛,又不是走了就过不了了,真的是……

“师姐,你别这样,师兄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再说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我,我紧张。”林菀有点不知所措,赶紧拉住了穆紫。

被小师妹挽留,穆紫倒是真的停了下来。她可以不理会萧逸尘,可是自家小师妹,她还真有点放心不下。

“这样啊,那我就勉为其难在这等等,免得碍了某人的眼。”穆紫看了眼萧逸尘道。

“这事,与你们俩其实都有关。”萧逸尘无视,缓缓开口。

“尤其是穆紫。”他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

“何事?”穆紫皱眉。

萧逸尘这副表情,她心里隐隐也有了些不好的预感,这宗门里的情况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难不成真有些事超出了她的预料,带来了麻烦?

饮食起居,洒扫庭院……好像她没做错什么吧。

“行了,别想了,此事先前也从未告知过你。”萧逸尘仿佛已经知道了她心中所想。

“林菀师妹刚进宗门,不知道也正常,而你。”萧逸尘看了眼穆紫,“你则是一直以来,从未突破,加上师尊庇佑,从未让你承担过宗门当中的义务。”

“宗门的……义务。”穆紫眼神一凝。

这么说起来,她还真不知道。

“你不会以为,宗门把你带进来,就让你白吃白住,供你毫无忧虑地吃喝玩乐吧。”萧逸尘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微笑。

“我哪里白……”穆紫一急。

“停。山上的事务,那是你自己的生活起居,好比杂役弟子,好比那世俗中的凡人,若是他们自己的家务,有谁会付给他们银两?

唯有做别人需要的事情,满足别人的需要,方才能够赚取钱财,让自己生存下去。”萧逸尘继续道。

“在宗门当中,同样也是如此,无论内门外门,想要享受杂役弟子的服务,宗门的各项便利,就必须在每个月完成例行的常规任务。

这不是玉虚宫的规定,而是整个宗门的规定。”

“所以……”听到这,穆紫的心有些颤了。

她可不是只在宗门待了短短时间,而是三年,三年啊!

这三年当中吃穿用度,并不是说一个人偷偷摸摸活在玉虚宫山上,宗门就不把她算上的。

好比大家伙去聚餐,不可能说你吃得少,或者晚到没怎么吃,就让你少付钱。

而是只要你来了,那就按照分量照给不误。

“我,我欠了多少?”

“两年半的量。”萧逸尘缓缓开口。

穆紫眼前一黑,原来我是白吃白喝了两年半吗。

修仙还未到正式起步,就已欠下了巨债。少女在线求助。

咳咳。

当然,其实她也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说师尊不是庇佑了她吗?可这样的话,萧逸尘恐怕真要把她看扁了。

她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太过无耻。

就算这样很可能收获一波满满的,不知道什么用的厌恶值,她都不会去要。

她是有尊严的!

萧逸尘继续道:“所有进入问天宗的弟子,都能够获得半年的无拘无束的专门修炼时间,可一旦过了这段时间,都需要进行有关的任务,来获取存在于宗门的资格。”

“原来,只有半年。”穆紫暗暗咬牙。

“你们二人不知这宗门当中的规矩,今日我作为师兄,自然要负起责任,将事情给你二人说个清楚。”萧逸尘点了点头。

不过他其实没说,此事对于穆紫,有师尊叮嘱,不需讲与对方听,可如今林菀出现,他自是趁着这个机会,让穆紫看看,她待在这玉虚宫当中,究竟是占了多大的便宜。

“穆紫,到时你可自去宗门领取任务,至于林菀师妹,你可在宗门中任意修炼,门内弟子服饰、丹药领取等等杂事,都会有弟子专门送来,不必担心。”萧逸尘道。

“多谢师兄。”林菀点头道。

“师兄,还有其他事情吗,一并说了吧?”穆紫咬牙道。她都怀疑后边是不是还有些狂风骤雨根本没来。

“没有了。”萧逸尘看了她一眼,又飘然远去,“希望你能加紧修炼,可不要被小师妹给后来居上了。”

“是。”穆紫点头。

这个瘪,她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

自己修炼突破慢的确是事实,没什么好说的,被林菀小师妹反超,也可能就是未来短短的时间的事情,至于那宗门的任务,她能不去吗?

也许可以,借着师尊的庇护,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可她也是有尊严的人,既然知道了当下自己的状况,只有,勇往直前!

再说了,她不是也有了火火嘛。

好歹有了控火能力的希望,去丹阁做任务,她已经比其他弟子幸运太多。

“小师妹,那你便加紧修炼,我去宗门看看任务。”穆紫道。

“师姐,我陪你一起吧。”林菀道。

穆紫摇了摇头:“小师妹,按萧师兄所说,半年之内,便是你最无忧无虑的时光,你可自行安排,不必为我损耗时间。”

这倒是贴心之语,也只有她这样的过来人,才知道这半年光景的珍贵。

好比前世当学生的时候,每个人都盼望着长大,觉得成为大人真好,什么都有。而长大之后呢?找工作,之后就是人际关系、金钱、下一代,各种压力,几乎让人透不过气。

回过头来,才发现小时候才是最无忧无虑的。

听见这话,林菀却是拒绝了:“师姐,我初到宗门,茫然无知,其实也无事可做,倒不如跟你走走看看,指不定还能学到些有用的东西。”

“可是你若真做了什么任务,那必不可能再空闲下来。”穆紫提醒。

这就好比打工人,你还没上岗的时候可以整天歇着,但开始了,就像是机器里的零件,只能被推着走了,想停几乎也无法停下来。

“无妨,跟着师姐就好。”林菀满脸的认真。

穆紫心头微微一颤:“那你就跟着吧。”

书评(300)

我要评论
  • ,都不&料。

    “突破,又失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似乎一切,都不出他所料。

  • 恰逢此&紫的脑

    恰逢此时,一线天光从上方落下,照在穆紫的脑袋上,有点那种圣光普照的感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