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火雀还未明所以,所以掉的毛在背后,也并不如何较为明显。“或许,是正常地的换毛呢?”穆紫心里头还有点儿饶幸心理,手指稍稍捋了捋,又是几片羽翼掉下。“火火!”穆紫手指微颤。这下,她意外发现不对了,掉毛哪里有一整片一整片掉的,充其量零星零星地就换,按照这个“也许,是正常的换毛呢?”穆紫心里头还有点侥幸心理,手指稍微捋了捋,又是几片羽翼掉下。。...

小火雀还不明所以,因为掉的毛在背后,也并不如何明显。

“也许,是正常的换毛呢?”穆紫心里头还有点侥幸心理,手指稍微捋了捋,又是几片羽翼掉下。

“火火!”穆紫手指微颤。

这下,她发现不对了,掉毛哪里有一整片一整片掉的,顶多零星零星地开始换,按照这个掉法,还不是一会就掉完了。

不会是自己哪里没做对,让它出了问题?穆紫心脏猛地一跳。

营养?环境?它接手就这么短短时间,唯一的变化就是——之前小火雀吞下的火种,难不成那东西是吞不得的?

完了完了,难道刚到手上的小火雀,要就被她给养死了!

穆紫一向爱惜生命,前世她一个人单身在外打拼,偶尔也逛宠物店,看到一些宠物非常可爱,可是害怕自己养不好,所以从来没有将一个小生命带到自己家里来过。

难不成,这一回,竟然要……

“啾!”小火雀显然不明白状况,眼中闪烁着疑惑的光芒。

扑棱棱。

它还有些兴奋地扇了两下翅膀。

哗啦。

顿时,只见一阵羽毛飞舞,长长的羽翼、绒毛全都在四周飞舞起来。

“真,竟然是真的。”穆紫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这怕不是什么致命的皮肤疾病吧。

这时,小火雀也感觉身上一轻,扭头看去,身上,翅膀上,已经露出红红的皮肤,光秃秃的一片,只剩下零星几根羽毛还粘在身上,稍微一抖,又掉下几根。

“嘎!”小火雀满眼的不敢置信,陡然之间,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鸟几乎背过气去。

“火火,没事的,我给你想想办法。”穆紫也不懂什么灵兽的防疫与治疗。

只是下意识地摸了摸小火雀裸露的皮肤,度过去些许的灵力。

“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穆紫问道。

“啾。”小火雀当然不可能回应她,只是猛地起身,蹦到一旁的角落,死死将身子缩了起来。

“呖!”它一声长鸣,周身竟是生出丝丝缕缕的火焰,不停地吞吐。

“火火。”穆紫着急,下意识地伸手控住灵气,忽然,那小火雀周身的火焰与之呼应起来,火焰开始盘旋,随意地运行扭转,到后来,形成一只火鸟,就如最开始她展现的完美控火能力那般。

“这……”穆紫发愣,迷惑,直到后边,直接震惊。

“我,我,我又可以了?”穆紫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控火能力,竟然是在眼下这种情况下归来的。

那火火现在的情况是?

穆紫盯着看,那火鸟飞舞着,又落到小火雀的身旁,伸出小脑袋在对方的身上轻轻触碰。

“啾啾?”似乎是看到了同类,小火雀的眼神重新恢复了灵动,缓慢地扭过头,身子蹦跶起来。

“??”穆紫仔细观察,终于得出一个结论。

看起来,小火雀的身体应该是正常的,只不过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开始掉毛,而先前那缩到角落里的举动,估摸着是因为身体的突然变化,它自己的小心脏有点接受不了,所以才躲到角落里偷偷自闭。

“呼。”想到这,穆紫才稍微有些放松下来。

只要火火没事就好了。

同时,她反应过来,自己的窘境,似乎也得到了改善。

如今与火火配合,她就能够得心应手地操控一番火焰,到时就算去了丹阁,那也不怕了呀。

所以……困境就这样解决了?

先前纠结得那般痛苦,如今又这般轻易解决,穆紫觉得,这一切是不是来的太简单了一点。

“唉,不管不管了。”

她也累了这么些天,担惊受怕的,好似把这么久以来所有的事情全都放在脑子里解决了,着实是有点杞人忧天的意思。

俗话说得好,一点没希望的时候,索性咸鱼到底,破罐子破摔,有了点希望,反而思前想后,翻来覆去得睡不着了。

放松些许之后,阵阵倦意便向穆紫袭来。

“真的不管了不管啦,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本姑……娘要睡了。”穆紫倒头就睡,还起了鼾声。

第二日一早,相见便是林菀与穆紫二人。

小火雀是死活不肯出门的了。

山上,破天道人有些时候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至于萧逸尘,他有自己的修炼,更是与穆紫走不到一条道上。

所以,在这玉虚宫里,修炼的各种事务,好像只有……自觉?

说起来很爽,但在这宗门大趋势之下,其实不自觉地,自然会变得慢慢开始努力。

当然了,有的宫中可能长辈非常严厉,某些弟子听得头昏脑涨,完全失了修炼进取的心,修为不进反退,最后成为伤仲永当中的典型。

反正总的来说,玉虚宫当中的弟子,对比来说,其实还是非常爽的。而且从历年的情况来看,似乎都是最强,只不过近些年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导致风评有点下降。

其中奥秘,穆紫倒是不知道了。

不过身为师姐,她还是得多带带林菀小师妹。

吐纳完清早的紫气,穆紫也不急着进行其他修炼,而是先带着林菀在玉虚宫四处转了下,熟悉熟悉环境。

最后在楼阁上,与萧逸尘不期而遇。

“萧师兄,真是少见啊。今日不修炼,在这楼阁上眺望远方,莫不是正等着咱们小师妹呢?”穆紫淡淡一笑。

有了控火的资本,穆紫连自己都没注意到,她说话的底气都更足了。

“哼,穆紫,任你今日怎么说,你的好日子,可到头了!”萧逸尘全然没有被穆紫的话影响的意思,反倒冷笑一声,开口道。

“?”穆紫又是满脑子问好,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又怎么了?

哼哼,萧逸尘,这回,你可诓不了我!

“不过,你这次有件事倒是说的没错。”萧逸尘觑了她一眼道。

“?”穆紫迷茫,又看不懂了。

这萧逸尘什么时候附和过她说的话?

“这次,我的确是在这里等林菀师妹的。”萧逸尘开口。

林菀……师妹?

穆紫听到这称呼,脑门上似乎跳出了一个大写的懵。

喊得这么亲热,萧逸尘是真对小师妹上心了?这么明目张胆的吗,好像不是他的性格啊。

不过话又说起来,对方从未称呼过她为师妹……

书评(403)

我要评论
  • 讯息,&紫给精

    脑袋里好似蹦出一道讯息,这回,被几乎快要睡着的穆紫给精准捕捉到了。

  • ,又失&料。

    “突破,又失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似乎一切,都不出他所料。

  • 爬下山&。

    爬下山,熟门熟路地找到庭院所在,然后就在门口,和那人不期而遇。

  • &,根本

    穆紫甚至怀疑,这窍穴已经被钢门焊死了,根本没办法凝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