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阁,丹阁。”穆紫口中念着。这是因为未来自己最好是的去处了啊!在宗门之中,有什么比炼药师这份职业来的更为高贵的的?炼器?好的法器法宝确实很最重要的,能让人在战斗中的时候占有外物之利,抵御劫难袭击。虽然……好的法器法宝也也可以也没啊,在宗门,又也不是时时刻刻在这就是未来自己最好的去处了啊!。...

“丹阁,丹阁。”穆紫口中念叨。

这就是未来自己最好的去处了啊!

在宗门之中,有什么比炼丹师这份职业来的更加尊贵的?

炼器?好的法器法宝确实很重要,能让人在战斗的时候占据外物之利,抵挡劫难袭击。但是……好的法器法宝也可以没有啊,在宗门,又不是时时在战场当中。

不是刚需!

至于衣衫首饰?要是没钱,甚至都可以一套穿一年!

但是作为修士,除了填饱肚子之外,只要想要突破境界,身体健康,就离不开丹药!

修炼的时候,炼气期要培元丹巩固灵力,突破筑基要筑基丹冲击境界!

日常中,中毒了要解毒丹,受伤了要能恢复伤势的各种丹药。

可以说,修仙本就是逆天而为,从来没有一个人全然不靠外物,直接破境升仙的!

如果真的有,那人就根本不是人,而是天生仙人,或者是某个怪物体质。

这么看起来,丹道,就是修炼之外职业的最佳选择。

“看来,自己真要在问天宗过得去,还非得去这丹阁不可。”穆紫头疼。

宗门与前世的学校又何其类似,如果天赋超凡,智慧足够,能够一路升学,取得优异的成绩,便可以读到研究生、博士、博士后,直到科研的一线,完全不需要担心其他。

可若是天资稍差,那么当取得一定的学位之后便需要迈入到社会当中就业。

此时,不同的岗位和职业之间,必然会存在巨大的差别。

每个人,都希望事业既有成就感,又有高收入,还得清闲。

从这方面比较。

炼丹师若是丹道深入,能炼出高阶丹药,必定受人尊敬,即便是境界低微,依然有大把的高手扫榻相迎。因为他们是在那些高手受伤时候保下一命,遇到瓶颈时候继续突破的重要保障。

而炼器则稍次之,因为法器法宝虽然同样是消耗品,但使用的时间,强度比起丹药来说是远远不如的。平时用不到,自然重视程度便稍低。当然,能炼出特别强大的法宝的炼器师,同样也能受到尊重。

不过二者一个技术活,一个技术还得加上体力活,哪个轻松些,一眼可见。

至于说其他的职业,繁琐的事务,庞杂的人际关系,几乎就消耗了一个人大部分的时间。心神俱疲之下,想要活得逍遥自在?更不可能!

“可如今,我的控火水平又该如何呢?”穆紫发愁。

先前那药老头给她玉牌,可是看重她的控火天赋,若是没有这一层东西在,到时候即便去了丹阁也没用啊。

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穆紫可不是那些天真的小姑娘,真以为人家是看中了自己这个人,只要过去就万事大吉。

人家给自己抛出橄榄枝,那都是有条件的。

大师收弟子,其实也不例外。

穆紫顺手摸了摸桌子上的小火雀,对方还没醒,缩成一团正好让她随意蹂躏。

不过摸了两把,穆紫还是忍住了,万一这小家伙其实是在某种变化的关键时期,被她摸坏了可咋办。

难,难,难。

年纪轻轻,穆紫就感觉自己现在竟然陷入到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修炼修炼不行,之前拿到的丹阁通行证,自己这边又出了问题。

这可怎么办才好呀。

啪的一下躺倒竹床上,穆紫眼神茫然,要不,再点下先看看能不能升级?

不对不对,现在要去丹阁的话,升级了也没用啊。

心念一动,若有若无的面板出现在眼前。

【穆紫:

修为:炼气一层·极

功法:轻灵吐纳诀(问天卷残篇简化版)

厌恶值:5;

能力:控火基础。

备注:多重因果禁制封锁。命运留给你一丝丝不切实际的遐想。问天宗里有着你需要的东西。】

似乎某个人在空闲的时候,还给穆紫加了两点厌恶值。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嗯?”穆紫敏锐地发现,能力栏当中控火的灵感,变成了控火基础,而备注当中,多了一行问天宗里有着自己需要的东西。

她需要什么?

自然就是能够突破当下境界的办法啊。

难不成这宗门当中,有奇物?

“系统系统,请问这东西是什么呢?”穆紫卑微求解答。

……

几分钟后。

毫无回应。

“系统爸爸。”

……

“金手指妈妈?”

穆紫折腾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消息。

这系统,貌似也不怎么智能嘛。穆紫撇了撇嘴。看来这一类,应该算是不可知信息了。

无论它是什么,显然,不是她现在胡思乱想有用的。

暂时压下心头的困惑,穆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能力一栏。

从有控火的灵感,变成了控火基础,这中间有任何变化?

回想起来,短短的时间,除了先前与赵菲菲的战斗,便是回来之后,她依靠火焰烧水洗澡。

“难不成,就因为这?”穆紫眼神一凝。

手掌拢成一个凹陷,很快,灵力催动着火焰燃烧起来。

便是这股能量吗?

穆紫双目一凝,仔细查看。火焰呈现淡红色,力量很弱,只是普通地燃烧,既没有组成任何形状,更没有变成先前如同火鸟一般的灵动活物。

不过饶是如此,她也不敢凑得太近,除了凝火的手,上方的高温会伤害到自己的身体的。

“当时自己控火,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穆紫暗道。

仔细回忆起来,当时那种感觉极为奇妙,好似火焰就是身体的一部分,如臂指挥,甚至组成活物,自由翱翔。

要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凝!”穆紫意念一动。

噗。

手里的火焰没变,反而突突两声,一下哑火了。

试了好几次,穆紫终于发现,那种奥妙的感觉就好像雾中花,水中月,朦朦胧胧,却是再也找不到了。

总感觉差一点,但其实这一点,就是天堑。

一阵抓耳挠心般的感觉升上穆紫心头。

“啊啊啊!”

她忍不住尖叫起来。

“啾?”

就在此时,一颗小小的脑袋探了过来。

“火火?”穆紫精神一振。

“啾!”小火雀立马扑了上来,落到穆紫手里,沉甸甸的坠手感让穆紫略有安慰。

起码,还有个灵兽,是跟自己一起的。

摸着小火雀脊背的羽毛。

哗啦。

怎么散散的?

穆紫感受触感不对,一低头。

“火火,你掉毛了?!”

书评(104)

我要评论
  • 上课玩&班主任

    就好比上课玩手机被班主任撞见,上班摸鱼被老板抓包,穆紫的心情是复杂的。

  • 信息,&有破局

    而且自己能看到这些信息,要是没有破局的可能,让她知道这些有什么用?

  • 了这山&一层都

    都已经三年了,从到了这山上开始,有最好的师尊,最好的指导,可她竟然连炼气一层都没有突破。

  • &和颜悦

    宗门环境优渥,不过她倒不是贪恋这宗门内的优越环境,只是,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对自己和颜悦色的师尊,若是有一天他变脸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