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谁说的是对的啊?”小黑揉了揉头发,一脸疑惑。“笨蛋,当然是都对的,相同人之间体质各异,再次突破出来的感觉当然不像。”但是陈兴年纪大,想事情逐渐成熟,迅速就想起了关键。“嗯嗯,陈叔说的对。小黑,这些话咱们听过就好了,难不成你还真我以为自己能再次突破“笨蛋,肯定是都对的,不同人之间体质各异,突破起来的感觉肯定不一样。”。...

“到底谁说的是对的啊?”小虎揉了揉头发,满脸困惑。

“笨蛋,肯定是都对的,不同人之间体质各异,突破起来的感觉肯定不一样。”

还是陈兴年纪大,想事情成熟,很快就想到了关键。

“嗯嗯,陈叔说的对。小虎,这些话咱们听过就好了,难不成你还真以为自己能突破啊,哈哈哈。”程雪瑶看着小虎笑了起来。

“你可别小看我!”小虎不忿道。

“好了好了,你们俩都别吵了。”穆紫吃完饭,轻松劝下看起来几乎要打架的两人。

雷声大雨点小,这俩家伙的架势她都见过许多次了。

“你们俩还是安安心心修炼,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破炼气期了。

可别到时候跟我一样,三年三年的这么长。等你们脱离了这杂役的身份,以后不管到哪里,都能好过些。”穆紫认真道。

和他们熟悉,这话也是真为他们好。

虽然身在破天道人的庇护之下,她也早已了解到,这修仙界不可能过那种渔樵于江渚之上的悠闲生活。

修炼天资有差异,境界有高低,就必然存在地位、身份上的差别。在这宗门里,肯定就有管和被管的关系。

而且境界的差距更远超身份地位,若是实力低下,天资辣眼,那么连平等对话的资格都没有,这样看起来,修仙界比起世俗之间的形势,还更严重些。

“嗯嗯,师姐,我们肯定会好好修炼的。”小虎点点头。

他年纪不大,看起来就是个半大小子,而且在这玉虚宫之内,日子过得也不难,颇有点调皮捣蛋的意思,肯定是理解不了穆紫话里的深意。当然,众人也是乐得他如此了。

世间能有些许的快乐,便是最大的幸运。

“好了好了,你们俩赶紧干活去。”一会,陈兴便催促道。

要是真让他们聊下去,指不定接下去就又没个正行了。

虽然玉虚宫环境轻松,但若是完全没有尊卑之分,一旦到了外边冲撞他人,后果可是严重至极。

“好啦好啦。”小虎跟着程雪瑶离去。

待二人走后,穆紫脸上嬉笑的表情也缓缓化为了无奈。

“老陈,他们俩,可都得靠你了。”

“哪里,哪里。跟那两孩子一起那么久,都有感情了。”陈兴摇了摇头。

跟两个小杂役在一起的时候,穆紫时常嬉笑怒骂,跟个孩子也没什么两样,但偶尔没有他们在身边的时候,穆紫也会显露出几分不似她这个年纪的成熟。

刚开始陈兴有些奇怪,不过后来也就慢慢适应了。

也许这就是穆紫的过人之处吧。

毕竟能成为正式弟子,哪个人是真正容易的呢。

咳咳,当然,他不知道,穆紫进问天宗,其实还真的挺容易的。

待二人用饭后离开,林菀有些好奇地看向穆紫:“师姐,你身份尊贵,也会跟杂役弟子相处得这般好?”

“我身份尊贵?”穆紫乐了。

“小师妹,看你收徒大会之时,衣服也寻常,是从何处来这宗门的?”穆紫反问。

“南边的小村庄,我爹娘是听了镇子里传来的消息,托人带我过来的。”林菀有点不太好意思。

“既然是这样,那你就更该明白活着——不易。”穆紫摇头。

“难道师姐以前也……?”林菀微微睁大了眼睛,身后的手指略微不自然地勾住衣服。

“算是吧。”穆紫点头。曾经她也就是个勤勤恳恳的打工人,世俗冷暖多少都经历过,你争我抢,其实便是那么回事,有什么看不明白的呢。

“如果你是弱者,你肯定不希望别人欺负你,看低你。可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身份尊贵,境界高深,你会怎么做?”穆紫问道。

“我不知道。”林菀低下头,模样纠结,似乎是想不出答案。

看到自家小师妹这样子,穆紫不知怎的,下意识地伸出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

“所以你说我身份尊贵,难不成该摆着架子,或者去欺负他们才对吗?”

“不是。”林菀赶紧摇头。

穆紫微微一笑:“你还小。

不过师姐可以跟你说,强大的人,已经没有约束,不用再绞尽脑汁去应付长辈前辈。到时候受惯了奉承,都想别人敬他怕他,在他面前战战兢兢。”

穆紫说到这里,表情略微有点茫然。

她现在还能说出这种话,无非也是因为她还是弱者。

她想变强,可却似乎断绝了修炼之路。

“可师姐,要是有一天,你成为了强者呢。”忽然,林菀的声音传来,似乎带着些许幽深的感觉。

“嗯?”穆紫略略回神,看到林菀是一副怯怯的模样。

想了想,她答道:“如果我成了强者了,也许先给自己定个目标,去变得更强,升它一个大境界。

然后呢,还得多想想自己以前弱小时候的感觉,去理解弱者,也许这样,就不会变成那种只知道欺负别人的老妖婆了吧。”

咳咳,其实在这宗门里,某位长辈脾气大之类的事情,她还是偶有从小虎他们那里听到的。

修仙界里的人其实也跟普通人一样。年轻的时候想办法变强,讨长辈欢心,而自己年长了,地位尊崇了,也享受过被人尊敬的滋味,于是目标就变了。

他们不需要讨好长辈,应付挑战,反倒是要维持那种被人尊敬的感觉,要事事顺心,一旦看某人不顺眼,就非得针对他,让对方敬畏自己为止。

“哦。”林菀似懂非懂,却是乖乖点头。

看着眼前单纯的小白花,穆紫心里一叹,她这一股脑bb个什么劲啊,就凭林菀小师妹的天赋,也许轻易就能一世逍遥,又何必考虑这些。

也许说这么多,只希望对方未来成为强者之后,能稍微对她手下留情吧。

穆紫微微脸红。

山顶,一块古朴的石碑孤零零地竖着,几乎跟石头尘土融为一体。

“这应该就是那星移斗转阵法的根基之一了。”穆紫道。

先前萧逸尘说的地方就是这里。

如今突破了炼气,她们便有资格到往阵法注入灵气。

按着规矩,似乎这样才真正算是一个正式弟子,融入问天宗的宗门当中。

穆紫原本还好奇这其中的妙处,不知是否能帮助自己突破,可谁知道先前连连失败,索性也就看淡了。

“师姐,咱们一起?”林菀邀请。

穆紫欣然应允。

二人走到近前,分别伸出一只手。

很快,石碑露出莹莹的光亮来。

书评(301)

我要评论
  • 好像没&奇的了

    颇有些神奇,不过穆紫看久了,也好像没觉得有什么玄奇的了。

  • 也想过&,毕竟

    知道了修炼的事,她也想过飞天遁地,呼风唤雨,毕竟现代人,谁不想成为大能,口中喊着本座本座。

  • 有些暗&沉下来

    按动机关,厚重的石门关上,明亮的光线随着石门的移动逐渐有些暗沉下来。

  • 了。”&到了闭

    “完了,完了,肯定又被打小报告了。”到了闭关石室之内,穆紫忧心忡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