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火,上去。”穆紫喊着小火雀,但是这小家伙此刻像是啊睡着了了,缩成一团,穆紫难以,只得将对方捧起,像拿个玩偶通常。别说,还挺暖的。穆紫这时也大约想明白了了,嘛自己即使实力很差劲,没办法再次突破了,多少是个炼气一层,相对于前生不论怎样,也罢上太多别说,还挺暖的。。...

“火火,上来。”穆紫喊着小火雀,不过这小家伙此刻好像真是睡着了,缩成一团,穆紫无法,只好将对方捧起,像拿个玩偶一般。

别说,还挺暖的。

穆紫此时也大概想明白了,反正自己就算实力差劲,没办法突破了,多少也是个炼气一层,比起前世无论怎样,也好上太多,换做那世俗社会,都能当个魔法师了。

多少,还能凝个火不是?

穆紫自嘲。

“小师妹,既然你已经突破,等用过饭,便随我一同去山顶石碑烙印下灵力气息吧。”穆紫道。

“好。”林菀点头。

穆紫将火火放到自己的小房间,便带着林菀去了灶房。

见到穆紫过来,几个杂役弟子都围了过来。

“阿紫,阿紫,听说你突破了!”有个正贪吃着鸡腿的女子抹了把嘴边的油,急忙道。

今天不比昨日要为收徒大会忙碌,宫内的杂役弟子就待在自家的工作之所。

因此昨日见不着,但今天他们都在。

而穆紫平日修炼空闲,也会与他们一同干活,因此格外熟络。

如今穆紫突破的消息传来,引起几人之间一波小小的震动。

“我三年才突破一次,算得了什么。”穆紫笑道,没把先前的怨念流露出来,这些人,可算是她的好朋友了。

她转而拉着林菀,“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玉虚宫新招来的小师妹林菀,妥妥的天才。”

穆紫引着林菀从后边转了出来,精致的脸庞天然带来一种容易亲近的感觉。

“师妹好。”几位杂役弟子看见林菀,还是分外客气。

毕竟杂役弟子和正式弟子,身份地位的差别,还是非常大的。杂役弟子因为天赋低,几乎不能修炼,进入宗门便是做些杂活,不过好歹是进入仙门的机会,搏一个机缘。

穆紫这样跟他们打成一片的,是极少的例子。

“各位师兄师姐,喊我名字就可以了,刚刚到宫里,还要大家多多照顾呢。”听到几人的话,林菀双手有些不安地捏着穆紫的衣角。

“哪里哪里,有阿紫带着你,以后在宗门一定境界升得飞快。”有年轻男孩匆忙开口道。

“小虎,就你会表现,是看人家姑娘长得好看吧。”有年长些的男子开口道。

“哼,陈叔你别乱说,怎么可能!”小虎气呼呼地反驳,不过脸却是有点红了。

“嘿嘿,你小子。”陈兴哈哈笑道。

“你们呀,小师妹哪里需要我带,她都已经突破,成为炼气一层的高手了。”穆紫摇了摇头,缓缓道来。

“什么?”众人惊愕。

这也太快了吧。

“那,那阿紫你也肯定能很快再提升一层!”小虎说道。

“行了,哪壶不开提哪壶。”陈兴敲了下他的脑袋。

“回来饿了吧,之前萧师兄已经取了食盒走了,你们先来吃饭。”他赶紧招呼。

穆紫她们修炼境界还不高,辟谷是远远不够的,因此每一餐饭食,也格外重要。

小小化解了下尴尬的局面。

“阿紫,修炼突破,到底是什么感觉啊?”终于,鸡腿女孩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这丫头,问啥问。”陈兴嘴上说着,不过雷声大雨点小,自己也立着耳朵,做出仔细听的模样。

虽然他年纪已经比别人长了好几岁,但这么多年待在宗门,就是为了点修炼的机缘,已经成为潜意识里的习惯了。

“师尊说了,修炼功法的简单问题可以问,但是突破的个人感觉,不能说。”穆紫嘴巴里嚼着东西,囫囵说道。

“怎么这样嘛。”程雪瑶吃完鸡腿,有些兴致缺缺地摇头叹息。

“反正咱们也就是听听,过个瘾罢了。”小虎瞪着眼睛。

“咳咳,不过既然你们都问了,今天,我就做出这个违背师尊的决定!”穆紫清了清嗓子,大义凛然地开口。

“阿紫万岁。”

“师姐,这样真的好吗?”林菀有点担忧。

穆紫见状,偷偷拉住了她:“知识,只有分享才会进步,为什么修炼成功的人这么少,都是因为大家敝帚自珍,光依赖天赋,没有找到修炼的窍门,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好像……也对?”

“咳咳,再说了,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嘛。”穆紫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林菀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嗨,没事的。”穆紫挥了挥手。

她这么做,倒真不是害人,而是从自己几十年的经验来看,不教相关的知识,为的就是不影响到他人自然突破的自然之道。

不过当了几十年的差生,穆紫深刻明白一个道理,有的人,就是要走前人走过的路的。要让每个人都考高分,那就只有广开学院之门。

而且,当时破天道人跟她说不要分享经验的时候,好像也没那么严肃。

“快说快说。”程雪瑶道,一帮人都竖起了耳朵。

“突破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

穆紫:“我在不断地吐纳,吸收灵气往丹田汇聚。”

“可是我们也呼吸吐纳啊,但就是没有那种量变到质变的感觉。”

穆紫:“那应该就是吸收的量不够?emm,不骗你们,我也不知道了。”

林菀:“师兄师姐,我觉得,破境是开辟的过程,应该是将灵气冲刷经络,破开混沌,才能破入丹田。”

众人闻言一愣:“这个好像还是林菀师妹说的有理。”

穆紫顿感受伤。

“那突破时候的感觉呢?”

“这个我知道!”穆紫急忙发言,她对这破境的事,实在是太有话可说了:“你们不知道,晋升炼气开辟丹田的时候,非常痛苦!就像你吃坏肚子最痛的那阵!”

众人愕然,第一次,原来会这样吗?

肚子痛……不过很形象了。

林菀:“小妹我的感觉又有些不一样。”

“嗯?”一众人又转过头去。

林菀:“突破就像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外边有灵气凝聚,体内也有一股力量呼应,两者结合,感觉身体非常舒服。”

“体内的力量是……先天灵气?”众人反应过来。

穆紫酸了。

原来……有天赋的人这么好,都不需要痛的吗?

想起自己曾经突破的痛苦,她感觉自己小腹的肌肉都不自觉地有些抽动。

“师姐你突破的时候,会很痛?”林菀的眼神似乎有些古怪。

“咳咳,的确如此。”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境优渥&天他变

    宗门环境优渥,不过她倒不是贪恋这宗门内的优越环境,只是,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对自己和颜悦色的师尊,若是有一天他变脸了——

  • 于那种&但是他

    这位冷脸师兄,无敌师兄,他是属于那种,你能感觉到他对你不爽,但是他不说,却总是时有时无透露出嫌弃和不屑的人。

  • 晚上,&个世界

    某一天晚上,她看到家里的门后边发出微微亮光,一打开,就到了这个世界,而且是从婴孩开始长大的。

  • 害怕自&太坚硬

    现在每次凝聚灵气,几乎都有种异样的疼痛,她害怕自己继续下去,是不是丹田都要轰炸了,这壁障,太坚硬了。

  • 的可能&知道这

    而且自己能看到这些信息,要是没有破局的可能,让她知道这些有什么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