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正很好奇究竟是谁拦下了这只手,她后转身一看。真的是告别天堂。陈婷望着告别天堂的打扮,从他的装束里面就能可以看出一个人非富即贵。因为陈婷也敢大声地的说话的,好像这样的事情对她陈婷看着笛安的打扮,从他的装束里面就能够看出一个人非富即贵。所以陈婷也不敢大声的说话,似乎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好像并没有兴趣,但是她生气的是这个人突然抓住自己的手,妨碍了自己的正事。。...

叶凌正好奇到底是谁拦下了这只手,她转身一看。真的是笛安。

陈婷看着笛安的打扮,从他的装束里面就能够看出一个人非富即贵。所以陈婷也不敢大声的说话,似乎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好像并没有兴趣,但是她生气的是这个人突然抓住自己的手,妨碍了自己的正事。

“先生,这个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就算是陈婷现在也是非常的嚣张跋扈,但是对他还是非常的小心翼翼的,任何话都是说得非常的小心。

笛安甩开了陈婷的手,“我只是,想着告诉这位小姐,如果她再耽误下去,她打扫时间就要过了……”

笛安说着,看向了叶凌。

叶凌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当众把这些事情说出来,纵然是这几天她经历的事情已经很多了,不过在自己的敌人面前说出自己整个赤.裸裸的现实,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了。

“哟!我说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原来是给人做打扫啊!”

陈婷的话里面透着满意和骄傲。还有非常多的幸灾乐祸和落井下石。

“不过这也不怪你,你现在肯定是走投无路了吧?别说我记得以前做闺蜜的不可怜,你也不给你机会,我的房间和别墅也是需要人打扫的,所以我不如就找你吧!”

陈婷一副想要尽情取笑的样子,叶凌本来身体就不舒服,听到这些话只会更加的生气。

“陈婷,你没有必要这样落井下石,你觉得你这样会很厉害吗?”

叶凌说着,说完之后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哟!听听这口气,我还能是谁呢,你还以为你自己是以前那个千金大小姐了?”

陈婷看着叶凌一脸憔悴的样子,心里面十分的得意。

“我告诉你,你现在的处境……”

陈婷的话说到了一半,叶凌就抢了话。

叶凌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跟自己说话的语气让她觉得非常的恶心,非常的讨厌。

“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完全由不得你来评价!我实在很佩服你能够站在别人的血肉上还活的这么心安理得,在这种功夫上我确实比你要差的远!”

叶凌说完之后只是觉得非常的解气。

可是陈婷的脸已经开始变得十分的扭曲,也非常的难看。

笛安站在一旁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叶凌看了看陈婷那一张吃了瘪的脸,竟然已经不想再说些什么了,只想让这件事情赶紧过去,毕竟她自己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走吧,你的房子真的是太难找了,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叶凌在那里边抱怨着便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笛安只是觉得刚刚的那一场好戏自己看还不够过瘾。但是这场戏已经谢幕了。

“叶凌!你永远都是一个失败者,我是不会让你翻身的,一辈子你都比不过我以前不会将来更不会有,就把你给我记住了!”

陈婷在后面像是发了疯似的大喊大叫着。

但是叶凌并不在乎这些,只是埋头走路,好像后面的声音说的根本就不是她。

“叶小姐,心可是真大呀,这么大的声音竟然可以装得若无其事,我也真是佩服!”

笛安在后面不冷不热的说着。

叶凌本来身体就非常的不舒服,憋了一肚子的气,突然被别人这样一说,她的火顿时就上来了!

“你们有钱人是不是都这样?”

叶陵此时此刻的话里面已经带了非常多的委屈,因为她实在不了解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偏偏都要惹我!是不是就因为我看上去比较好欺负你们这样做心里会觉得比较舒服吗?还是完全你们就是依靠这个取乐?”

叶凌没有想到这刺激去上班的路上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本来今天打算去见到他的时候跟他说很多的话,但是话到嘴边就突然成了愤怒的拷问。

笛安并不介意这些,他倚在门框上,只是希望她能够继续说下去。

“你说错了,我可没有拿着你取了,而且还帮了你很多的忙,你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这个时候竟然敢质问我?”

笛安在那里说着,语气非常的随意,好像这件事情跟自己真的没有任何的关系。

叶凌刚刚真的是太气愤了,是有很多话又是脱口而出,根本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还知道自己必须要对自己说过的每句话负责,无论是在理智还是不理智的状态下。

“真的很抱歉,刚刚那些话,我并不是要故意跟你说的,但是刚刚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的心情也非常的不好,希望你能够谅解……”

叶凌在那里说着别人觉得自己的眼皮儿非常的沉,但是希望这一天能够快一点结束。

她想着毕竟笛安也是帮助了自己,就算是说些什么也是不过分的。叶凌只能是这样安慰自己。

“我要是不谅解呢?”

笛安突然挡在了叶凌的前面问道。

叶凌抬头看着他,“什么?”

对于这样的问题,他觉得有些措不及防。

“我说的是要是我不谅解呢?你不仅迟到了,而且刚刚说出了那么多话,让我觉得非常的难过,所以你觉得仅仅只是一句谅解就完了吗?”

笛安的话让叶凌觉得浑身打颤。

“我会尽快到你的别墅给你进行打扫……”

叶凌说完之后就低下了头,以她现在的这种状况,实在不能进行什么赔偿了。

笛安没有说话。

两个人到了别墅之后,叶凌看着整洁的别墅几乎没有一点尘土整洁的白色欧式家具,零零星星的散落在客厅里面。

显得非常的空旷和整洁。

“我需要打扫哪里?”

叶凌看着这么整洁的别墅,忍不住问了一句。

“就打扫里面,厕所。”

笛安说着,叶凌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这样的情况是她早就想好的,不过就打扫厕所而已,她还能忍得了

毕竟笛安帮了自己这么大忙,打扫一下厕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叶凌拿着打扫工具去了他的卫生间。

一推门,其实卫生间也是非常的整洁,但是她还是要蹲下来,把所有的浴缸和马桶全都给洗干净刷干净。

“心里是不是觉得委屈,以前没有干过这种事情吧!”

笛安倚在卫生间的门框上,在那里看着叶凌费力的蹲在地上。

叶凌停了停手上的动作,然后转头看了他一眼。

“其实我也应该理解让你做这种事情真是有些委屈你了。”

笛安的话,让叶凌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果然下一秒,叶凌突然感觉到一股冷流从自己的头顶流了下来。

第1章 心碎

2021-01-14

书评(268)

我要评论
  • 走着走&步走了

    走着走着,叶凌看着路边巨大的霓虹灯,苦涩一笑,大步走了进去。

  • 过,他&散沙,

    叶凌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难过,他风流快活,凭什么要她来难过:“爱情果然是盘散沙,经不起风吹雨打啊。”

  • “怕什&,反正

    “怕什么,发现了又怎么样,反正我早就看腻她那张死人脸了……”

  • :“对&,没错

    周凯厌恶的看着叶凌:“对,没错,我就是打你了,怎么了叶大小姐,不想让自己更难堪,那就识相点赶紧滚!”

  • 女人忽&凌在一

    安静的空气里突然传出一阵女人忽高忽低的娇吟声,叶凌在一瞬间脸色煞白,明媚的脸上笑意全无,再一听,还有男人难耐的低吼。

  • 价?呵&!”

    周凯头都没回的冷笑了一声:“代价?呵呵,好啊,那我们就看看谁付出的代价比较大!叶凌,希望你能喜欢我送你的大礼!”

  • 自觉握&紧了拳

    叶凌不自觉握紧了拳头,全身的血液好像冲到了脑门上,她今天是特意来跟他庆祝交往五周年纪念日的,没想到碰到这样一出大戏。

  • 手,砰&停了动

    叶凌伸手,砰的一声推开了门,床上交缠的两个人瞬间停了动作,叶凌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看到两人身影的那一刻,还是深深的刺激到了她,脊背在剧烈的抽搐着。

  • &?在这

    陈婷娇媚一笑,伸出手,抚上了周凯的胸膛:“还不走?在这耽误人家的好事?”

  • 温桶里&才放下

    雨一滴一滴的打湿了她的头发,她也毫不在意。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打开灯,熟悉的景象映入眼里,她小心翼翼的确保保温桶里的东西没有坏才放下心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