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人是把他放白痴了么,告别天堂眼里迸射向非常危险的目光。叶凌一脸辜的望着他:“说…说什么?说昨天天很不错?”笑话,他让说就说啊,她又不傻,要真否认了,还不死的连渣渣都叶凌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说…说什么?说今天天不错?”笑话,他让说就说啊,她又不傻,要真承认了,还不死的连渣渣都不剩,这人脑袋怎么瓜兮兮的。。...

这女人是把他放白痴了么,笛安眼里迸射出危险的目光。

叶凌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说…说什么?说今天天不错?”笑话,他让说就说啊,她又不傻,要真承认了,还不死的连渣渣都不剩,这人脑袋怎么瓜兮兮的。

笛安将叶凌逼到墙角,俯下了身,一片阴影笼罩着叶凌:“不说?赵北!”

身后的赵北快步走上来,一张脸更是禁欲的冷漠,他站在那,一身黑色西装,像个黑帮大佬似的,叶凌吓得吞了吞口水,身子紧紧的贴在墙上,结结巴巴的问道:“什么北不北的,这里可是公司,你想干什么啊。”

笛安撇了她一眼,死到临头还在嘴硬:“公司?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可以让这公司永远的消失。”他的话里带着不容置疑的阴鸷和霸道。

叶凌却因为这句话大大的白了笛安一眼,不屑的开口:“个瓜娃子,你脑袋有饼蹦?硬是哈戳戳瓜兮兮的,说话梭边边,这么大的公司,你说消失就消失啊?”说完又不屑的看了笛安一眼,真是搞笑,气的她方言都出来了,吹牛也不打草稿,就只会吓唬人!

一旁的赵北没蹦住:“哈哈哈哈哈哈哈”,笛安看了他一眼,立刻止不住了笑,拼命止住不住颤抖的肩膀。

笛安语气低沉的问叶凌:“你确定?”真是可以啊,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大胆的跟他说话,更别说骂他就,还是这种十分不屑的语气!

叶凌点了点头,抬头指了指周围:“我跟你说,这是公司,周围全是监控,你不要胡来啊。”

笛安头都没抬,他当然知道公司里到处都是监控了,这用不着这死女人提醒。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笛安黑着脸开了口:“你在威胁我?”语气里夹杂着一丝狠毒。

叶凌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威胁?这男人的脑回路真是不一般啊,她可从来没想过要威胁谁,她也不敢威胁她啊,唯恐避之不及呢。

叶凌站直了身体,微微鞠了一躬:“笛总,刚才是我失礼,想必笛总也不会跟我一般见识,我真的什么都没听见,笛总再见。”就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又传来笛安的声音:“就算你听到了什么,也要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叶凌没有回头,快速走到会议室,接着腿一软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不住的拍着胸口,呼,刚才真是危险。

笛昊天?叶凌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名字,原来总裁是笛安的叔叔,怪不得总觉得笛安长得有点像谁呢,那他刚才说让谁死?

刚放下的心有提到了嗓子眼,叶凌瞪着自己的大眼睛有点反应过不来,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是当机了。

这是什么情况,笛安要做掉自己的亲叔叔,叶凌突然想起来什么,飞快的翻开自己手上的策划书,翻到最后一页,合作方的签名赫然写着DM.,这下她脑子更乱了。

笛昊天是她的公司老板,老板要是没了,她这工作不就也黄了么?

叶凌还在那独自凌乱的时候,雪梨带着两杯咖啡进来了,一杯放到了叶凌面前:“叶凌,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

叶凌回过神接过咖啡,朝雪梨投去一个感激的微笑:“谢谢雪梨姐。”

雪梨拉开椅子坐在了她的对面:“客气什么,一杯咖啡而已,刚才肯定又在想方案吧,公司里像你这么努力的年轻人真是不多了。”

周雪梨长了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特别笑起来的时候,闪闪放光。

叶凌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一边询问道:“雪梨姐,咱们总裁和DM集团有什么渊源么?”

雪梨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里满是诧异:“你不知道?DM集团的总裁是咱们总裁的亲侄子啊,要不然这么咱们能和DM集团合作这么大的项目么!”

叶凌刚进这公司不久,这点八卦,她还真是不太清楚。

叶凌看着雪梨,有些不确定的问:“那今天来谈合约的,不会就是DM集团的笛安吧?

雪梨表情暧昧的笑了:“呦,想不到我们的小工作狂也对笛总裁这么关注啊,眼光不错嘛。”雪梨轻笑,果然还是小姑娘,对年轻多金又帅气的男人都是抱有无限的幻想的。

而叶凌只有一种天要亡我的感觉,今天是笛安来谈这个合约,而他刚才又说要逼死笛昊天,那自己这个项目方案,不就是一个死亡方案么,那她不就成了罪魁祸首了!

周雪梨见她还在发呆,轻轻的推了推她的手臂:“叶凌?怎么了?”

叶凌倏的站了起来:“没什么,雪梨姐,麻烦你通知总监一下,今天的会议取消吧,我突然想到这个方案有个很大的漏洞,我要回去再修改一下,等会我自己去他办公室请罪。”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不签合约,这样笛安就没有办法下手了。

周雪梨一头雾水的看着她:“修改,这方案不是已经通过了么?”

“嗯,雪梨姐,这个大的漏洞我才刚刚注意到,毕竟对方是DM这样的大集团,又是总裁的侄子,我们做的更加精致点比较好。”叶凌扬起一个僵硬的笑容,希望周雪梨能相信她这番鬼话。

DM集团

总裁办公室内,意大利纯手工定制的高级真皮沙发上,笛安正在安静的把玩这一支金色的钢笔,面无表情。

赵北走了进来:“老大,昊天那边打过电话来,说是方案还有点漏洞,需要在周详一下,再请您过去商定具体事宜。”他当然知道笛安对什么劳什子具体事宜并不关心,不过人家既然说了,他还是进来报告下比较好。

笛安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双眸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嘴角泛起一个笑:“哇哦,有趣!”

赵北惊讶的看着笛安,老板这两天是不是有点不正常,还是他应该去医院看看眼睛了,老是莫名其妙的看见老大在笑:“老大,下午海诚的总监想请你吃饭……”笛安放下钢笔,站了起来,迈开大长腿,走到了门边:“取消,我们去昊天亲自修改方案去。”

第1章 心碎

2021-01-14

书评(291)

我要评论
  • 好好静&静。

    她不想回家,也不想打给谁,只想自己找个地方好好静静。

  • 了下来&都撑过

    她本不想哭,眼泪却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滑了下来,这五年里,她总觉得她和周凯的感情没有什么问题。连三年异地恋都撑过去了,如今她引以为傲的感情居然在他嘴里成了一文不值的破玩意!

  • &头,全

    叶凌不自觉握紧了拳头,全身的血液好像冲到了脑门上,她今天是特意来跟他庆祝交往五周年纪念日的,没想到碰到这样一出大戏。

  • 眼里,&心来。

    雨一滴一滴的打湿了她的头发,她也毫不在意。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打开灯,熟悉的景象映入眼里,她小心翼翼的确保保温桶里的东西没有坏才放下心来。

  • 居然到&现在才

    想必她不在的这三年里一定发生了很多事吧,她居然到现在才知道!

  • 的转身&走过去

    她慢慢的转身朝着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声音不断的传来,很刺耳,双脚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她不知道该不该走过去。

  • 是谁的&声音。

    一种不详的感觉蓦的涌上她的心头,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是没有听出来里面是谁的声音。

  • 得心疼&不过气

    叶凌使劲揪着衣服上的流苏,她觉得心疼的要喘不过气来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