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咚咚——”手机铃声再度响了,连续不断地,丝毫也没要停的意思。沉侵在睡梦中的洛楚楚被强拉回现实,非常不满地嘟起嘴,愠怒地翻身,找寻闹醒她的声音(哪。沉浸在睡梦中的洛楚楚被强拉回现实,不满地嘟起嘴,不悦地翻身,寻找吵醒她的声音来自哪。在床上摸索了好几遍,什么都没摸到,那烦人的声音还在继续。。...

“咚——咚咚——咚咚咚——”手机铃声

再次响起,接连不断,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

沉浸在睡梦中的洛楚楚被强拉回现实,不满地嘟起嘴,不悦地翻身,寻找吵醒她的声音来自哪。在床上摸索了好几遍,什么都没摸到,那烦人的声音还在继续。

“烦死了!”洛楚楚猛得爬起来,向着有声音的地方走去,走到了沙发旁,拿起了响个不停的手机。

看到屏幕上的名字,顾帆。她顿时睡意全无,紧张地看着屏幕,拿着手机的手,指关节都泛白了。

铃声停了,手机屏幕也暗下来了。洛楚楚轻触屏幕,看到有十多个未接来电,全是那个叫顾帆的男人打来的。

“咚——咚咚——咚咚咚——”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打电话的人真的事不到黄河不死心啊。

犹豫了一下,洛楚楚按下的接听键,把手机贴近耳边,接听了顾帆的来电。

听到拨打了上千遍的手机终于通了,顾帆难掩内心的喜悦,欢快且激动握着电话说,“楚楚!我的楚楚!你终于接电话啦!你知不知道,我给你打了很多遍电话,每次都打不通。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了,你说你失忆了是吗?我不信,你说,是不是你家那个暴君对你做了什么?不要害怕……”顾帆自顾自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洛楚楚完全没有插话的机会。

洛楚楚沉着气听他乱七八糟地说了一大堆,听得脑袋都乱哄哄了,好烦啊。

没听到洛楚楚的回答,顾帆停下来了,“楚楚?”轻呼她名字,确定她是否在听。

终于停下来了,谢天谢地啊!

“楚楚?”顾帆提早音量,再问一遍。

“找我有什么事吗?”洛楚楚张了张嘴,轻悄悄地发出声音。

这熟悉的声音简直给了顾帆十足的鼓励啊,“楚楚……”竟激动地低声哭泣起来。

“呃……你干嘛……哭了?”突然而来的哭声,让洛楚楚措手不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一个男人,怎么说哭就哭了?

顾帆努力忍住,把眼泪忍回去,哭过后嗓音有点沙哑,“楚楚,我们见一面吧,我好想你。”

洛楚楚知道自己应该拒接他的请求,不要惹言烨生气。可不知为何,竟鬼使神差般说了句,“好啊。”

说完洛楚楚就后悔了,一巴掌拍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万一被言烨知道了怎么办?可是死十次都不够啊。

听到洛楚楚答应了,顾帆别提有多高兴,欢快地说,“太好了,那明天下午一点半,我们老地方见!”

什么老地方?

“老地方你还记得吧?就是商业中心那边那家邂逅茉莉咖啡店,别忘了哦,不见不散。”顾帆突然想起她失忆了,不忘给她说清楚老地方在哪。

“嗯。”洛楚楚轻声应了他,挂断电话。

啊!心里头就像被块大石头压住一样,又闷又重。

晚上,夜幕降临,黑夜笼罩着整个言家大宅,光靠庄园里微弱的灯光,阻挡不住黑夜的脚步。

吃晚饭的时间言烨没有出现,洛楚楚问管家,“言先生呢?”

管家颔首,“太太,言先生打电话回来说今晚不必替他准备晚餐。”

洛楚楚失望地低下头。

“太太,请慢用。”管家恭敬地给洛楚楚端上一碗米饭,退到一边。

洛楚楚垂头丧气地戳着碗里的饭,一点胃口都没有。

最后,是夹了一点菜,吃了两口饭,放下碗筷回房间了。

回到卧室,无所事事,洛楚楚去泡了个澡。

浴缸的魔力似乎消失了,温暖的水不能消除洛楚楚的疲惫,她的心好累。她的心无时无刻不在想言烨,想到自己都累了。

擦干身体,穿上睡衣,任由湿答答的头发披在肩上,走出浴室。

没有言烨在,洛楚楚不想吹头发了,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站在阳台。

十月份秋老虎还没开始发威,但晚上的风比白天的风冻多了,秋风冻冻凉凉地向她吹来,吹起她的头发。

洛楚楚看着远处发呆。

明天,一定要和顾帆把话说清楚,做个了断。

站累了,头发也吹干了一大半了。

洛楚楚后退几步,在吊椅上坐下,看着面前寂静得庭院。

她在这里等了好久了,仍然不见言烨的踪影。

他是不是还在生气?

洛楚楚迷迷糊糊,在一片胡思乱想中,终于沉沉睡去。

夜深人静,言烨驾着劳斯莱斯回来了。走到卧室,灯火通明,却空无一人。他去看了看浴室,没人。看了看衣帽间,没人。走出去阳台,看到洛楚楚像猫一样蜷缩在吊椅上,双手抱住膝盖,沉沉地睡着。

言烨伸手触碰她,她的肌肤冰凉凉的。该死,她竟然在如此冰冻的秋风下睡着了。言烨弯腰,长臂一把把她拥入怀里,抱起她往床上去。

到床边,轻轻放下她,拿过羽绒被包住她冰冻的娇躯。洛楚楚换个舒服的姿势,轻喃了句什么,又沉沉睡去。

言烨在床边坐下,看着她无害的睡颜。

时间像静止了一般,真想时间就此停住。

次日清晨,洛楚楚睡醒了,伸手去摸,另外半边床已是冰凉凉的,刺痛了她的指尖。

走下楼,依然不见那人的身影。

“太太,早上好。请坐下,我马上给你端上早餐。”看到洛楚楚下了楼,管家马上进厨房端出她的早餐。

“言先生呢?”洛楚楚问,语气里没有一点力气。

“言先生吃过早餐去上班了,不过他有交代,晚上会回来吃饭。”

“真的?他会回来吃晚饭?”洛楚楚忙向管家求证。

管家点点头,回答,“是的,太太。”

洛楚楚一下子笑开了,心情大好,活力又回来了!

第1章 失忆

2021-01-14

第2章 回家

2021-01-14

书评(270)

我要评论
  • .身子&”

    他低下.身子,伏在洛楚楚耳畔,声线低哑:“你再说一遍。”

  • 讶,随&水。

    焦曼琪被截断话头,听到言烨这样说,她一脸惊讶,随后心生恨意,心头汩汩地冒出了酸水。

  • &毛垂着

    病床上的人眼睛微微睁开一线,长长的睫毛垂着,软软糯糯的唇是淡淡的粉红,肤色比床单还要白。

  • 罩上一&璃,心

    医生们来来去去,询问洛楚楚问题并给她检查,洛楚楚眼神似罩上一层毛玻璃,心底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 她刚要&。

    她刚要起身,去追随言烨的高大身影时,旁边的高自杰拦下她。

  • 言烨像&样探出

    言烨像受到了感召一样探出手去,想抚摸一下洛楚楚的头发,可是洛楚楚稍一瑟缩,避开了他的手。

  • 是有福&并身体

    “言先生,言太太真是有福之人,受了这样的伤,苏醒并身体机能调节良好的人,真是不多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