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洛楚楚吹干头上的头发,言烨把吹冷风机放回原位。洛楚楚拉过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定。“老公,这几天你都在忙些什么?”洛楚楚一想起自己整天在家里游手好闲,而言烨却洛楚楚拉过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替洛楚楚吹干头上的头发,言烨把吹风机放回原位。

洛楚楚拉过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老公,这几天你都在忙些什么?”洛楚楚一想到自己天天在家游手好闲,而言烨却要辛苦工作,就好心疼他。

“忙一些生意上的事,说了你又不懂。”言烨搂过她的腰,让她离自己近一点,好闻到她的发香。

洛楚楚努努嘴表示抗议,“我不懂你也可以说啊。虽然我没办法替你解决问题,但我可以安慰你,可以给你按摩、捶背啊!”

说完,殷勤地把小手搭上他的宽厚的肩膀,讨好似的按摩着。

言烨佯装出很舒服的样子,让洛楚楚有了满满的满足感。

言烨看着她自信的模样,笑了,如同春风误闯了十月,十分温暖。

“老公,你**躺下了,我给你好好按摩按摩吧,这样坐着不方便。”洛楚楚觉得两人这样坐着,没办法让他彻底放松。

“上哪里躺着?”言烨挑眉,细长的眼睛饶有趣味地看着她。

“床啊。”洛楚楚很快就回答了他。

说完,她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

“言烨!你个大坏蛋,讨厌!”说着,小手也不再他按摩了,转为拍打他。

“哈哈哈~是你自己说出口的,怎么还怪起我来了?”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这是洛楚楚第一次听到言烨如此响亮的笑声,如同深山中的鸣钟声,沉稳且深厚,嗓音低沉,充满磁性,男人味十足,魅力无限。

看到洛楚楚望着自己在发呆,言烨轻轻弹了一下她挺拔的鼻子。

“哎呦!好痛啊!”洛楚楚吃痛地捂住鼻子,眼睛红红地看着言烨,“言烨,你个超级超级超级大坏蛋!”

看着她一副快要哭的样子,言烨也心疼了,温柔地轻抚她的鼻子,用指尖轻轻摩擦她鼻尖的肌肤,缓解她的痛感。

“对不起,力道没控制好。”看着鼓着腮帮子,闭上眼睛不看自己的洛楚楚,言烨只好投降道歉。

听到言烨向自己道歉,还这么温柔地替自己擦鼻子,洛楚楚决定原谅他。睁开眼睛直视他,在他面前伸出直直的手掌。

言烨看了看她伸出的手掌,洁白的小手里面什么都没有。言烨疑惑地看着她,“什么意思?”

“礼物呢?”

“什么礼物?”言烨真是一头雾水。

“给我带的礼物。”

“给你带什么礼物?”女人究竟是什么奇怪的生物,没有一点的逻辑可言。

“你出差,没给我带礼物?”洛楚楚不悦地看着他。

言烨总算明白了,说的原来是出差带礼物。

不过,他什么都没买,忙得昏天暗地,哪有时间想这个。

“没有。”言烨直言。

“什么叫做没有?”洛楚楚可不轻易放过他。

“就是没买的意思。”言烨有点不耐烦了。

“谁说一定要买?这么多天,你只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我打去酒店又没人接。我都说了我想你了,你又什么都不说……”洛楚楚忍不住碎碎念起来。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言烨有些不忍心了。

看着她小怨妇的模样,言烨终究还是心软了。

他站起来,走到桌子旁,拿钥匙开了抽屉,取出一个白色的手机。

拿着手机,递给洛楚楚,“这是你的手机,里面存了好多电话,有家里的、有我的、还有我办公室的,有什么事,你就打给我吧。”

洛楚楚接过手机,按下了开机键。这是她的手机?原来一直在言烨那里,难怪她平时都不觉得有见过手机。

可是,为什么要锁起来?为什么又要现在才给自己?

言烨把手机给了洛楚楚,就走到床边,坐**躺好。

不知道她看到手机里面的信息会有什么反应呢?不知道她看到手机里面的照片又有什么反应呢?

看到言烨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洛楚楚也觉得自己好困。没等手机开机,洛楚楚也爬**了。

洛楚楚爬上了,言烨转过身,背对着洛楚楚。

洛楚楚慢慢向他挪近,从背后抱住了他。抱上去才发现,他的背好宽,平时保养得很好,很强壮。

“老公,晚安!”酥酥甜甜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着她的气息钻入耳朵,言烨感觉整个人想遭到点击般,僵硬了。

过了半饷,在洛楚楚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言烨转过身来抱着她。

“嗯……老公……你要干嘛?”都快要睡着了还要被弄醒。

“闭嘴,睡觉。”原本磁性的嗓音被他压低用手轻扫她的背,好让她快快入眠。

这招果然见效,不一会,洛楚楚沉沉地睡着了,发出规律的气息。

原本在她后背的大手移到她脸上,略为粗糙的手指轻轻触碰她脸上的肌肤。言烨用手指,一点一点地描绘她的轮廓。

描绘了几遍她的轮廓,言烨满意地把手移回在她纤细的腰上,轻吻她的额头、脸颊,最后在她耳边轻声说,“晚安,我的老婆。”

不知是听到言烨说的话,还是在做什么美梦,熟睡中的洛楚楚唇边勾起了微笑。

清晨,轰隆隆的声音惊醒了两人。

他们几乎是同时睁开眼睛的。

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对方放大了的脸。

然后,发现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了。

接着,洛楚楚下意识地低头看看衣服还在不在。

“我不是**。”洛楚楚的行为让言烨有点不悦。你就那么不愿意?

闻言,洛楚楚“刷”地一下,整个人像被刚煮熟的虾,发红发烫。

不是这样的!

洛楚楚飞快地在言烨脸上吻了一下,飞快地冲进浴室锁上门。她要淋浴降温!

当洛楚楚淋浴完、洗漱完出来,言烨已经没了踪影。

洛楚楚疑惑地走下楼,言烨已经换好运动服,端坐在饭厅看报纸。

“太太,早上好!”见到洛楚楚,佣人恭敬地问好。

“大家早上好。”洛楚楚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管家先生,今天怎么这么吵?”

“太太,今天园景公司送了一批果树来栽种,吵了点。”

“果树?”洛楚楚惊讶地问,“真的是果树?”

“是的,太太。”

得到管家肯定的回答,洛楚楚很开心,原来管家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第1章 失忆

2021-01-14

第2章 回家

2021-01-14

书评(139)

我要评论
  • 么?她&”?!

    言烨挺拔的身形颤动了一下,她说的是什么?她在问“他是谁”?!

  • 病床上&唇是淡

    病床上的人眼睛微微睁开一线,长长的睫毛垂着,软软糯糯的唇是淡淡的粉红,肤色比床单还要白。

  • 耳畔,&声线低

    他低下.身子,伏在洛楚楚耳畔,声线低哑:“你再说一遍。”

  • 去,询&层毛玻

    医生们来来去去,询问洛楚楚问题并给她检查,洛楚楚眼神似罩上一层毛玻璃,心底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