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熙诚和洛楚楚聊了一会,意外发现她始终闷闷不乐。突然忆起她现在一有不高兴的事,便会让他带她去高中本科毕业游的那个海边。“楚楚,我带你去海边散心吧。”陆熙诚赞成道。“海“楚楚,我带你去海边散散心吧。”陆熙诚提议道。。...

陆熙诚和洛楚楚聊了一会,发现她一直闷闷不乐。突然想起她以前一有不开心的事,就会让他带她去高中毕业游的那个海边。

“楚楚,我带你去海边散散心吧。”陆熙诚提议道。

“海边?”也好,这几天在这里闷着,去海边吹吹风,散散心,未尝不是好事,“好,那我们出发吧!”

两人一同上车,驶出了言家大宅。

将近两小时的车程,两人终于抵达S市闻名的海湾了。

今天不是周末,海滩上人不多,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玩浪嬉戏。

陆熙诚在岸边停好车,洛楚楚一下车,就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心情确实好了很多。

他们走到楼梯处,走到下面的海滩上。

北方的秋不比南方,夏末秋初,暑气便会散得七七八八。此时的海风,湿湿润润的,带有一丝凉意。

“阿嚏~”洛楚楚很应景地打了一个喷嚏。

陆熙诚看了看她,见她只穿着一条薄纱中长裙,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她身上,“秋天到了,自己注意身体。”

外套带着陆熙诚的余温穿过纱裙,传到洛楚楚的肌肤上。此刻,洛楚楚感到无比温暖,“知道了,谢谢。”

陆熙诚笑了笑,表示听到她的话。信她才有鬼,她什么时候有乖乖听话的时候?

“楚楚,你看,有快艇。”陆熙诚指着不远处的快艇租借处给她看。

“快艇?哇!”不知为何,看到快艇让洛楚楚感到异常兴奋,好想坐上去。

看到洛楚楚的反应,陆熙诚笑了,看来还是本性难改啊。洛楚楚虽然长着一张甜美清纯的脸,看起来就像邻家的乖乖女,可骨子里却横得很,机灵可爱,很喜欢那些刺激的、危险的东西。

“熙诚哥哥,我们玩一下这个可以吗?”洛楚楚用她那双无害的大眼睛对陆熙诚发出祈求的目光。

陆熙诚投降,“去吧,去问问老板看看。”

他们走近,跟老板租了一架快艇,还请了一位专业人员来操作快艇。

上快艇前,在为游客准备的更衣间换下鞋子,穿上海滩凉拖鞋,穿好救生衣,托管好身上的贵重物品。操作快艇的先生还带了个小药箱,以备不时之需。

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出发了。

快艇缓缓离岸,洛楚楚有点紧张地抓住边缘。慢慢,离岸愈来愈远了,看着渐远的岸边,洛楚楚一点都不害怕了,尝试着站起来。

站起来张开双臂,在海中被海风拥抱的感觉真是好极了!

太棒了!!!

离开近岸的浅海区,进入较深的海区,海水的颜色深蓝得不见底。

“小姐,请你坐下,我要加速了。”开快艇的先生提醒道。

闻言,洛楚楚立马坐下,乖巧地捉住扶手。

速度加快,眼前的景色都在加速经过,快得看不清。海风也变得不再温柔了,感觉就像被人拉扯着。快艇在海面上快速划过,溅起一道长长的水花。

“啊——啊——啊——”洛楚楚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喊起来,真是太刺激了!

另一边。

“严总,这是会议修改过后的文件,请过目。”高自杰给言烨递上文件。

言烨接过文件,翻了几页,签上大名。

“高秘书,这是最后一个会议了吧?”言烨不动声色地发问。

“是的,严总。这场会议结束,这边的事可以告一段落了。”高自杰负责任地回答。

刚刚在开会时,言烨突然中断会议,勒令所有人回去再审查一次文件,连同下一场会议要出席的人一起开会。

刚才的会上,言烨翻看文件,发现成交金额的数目打漏了一个零,这是多么愚蠢、低等的错误。阎罗王的面具迅速戴在他脸上,“啪”地一声,打断了正在讲话的营销部部长,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大家一起看向甩文件的人,被他锋利的冷眼扫视,像遭到电击一样,不禁吓出一身冷汗。

“全都给我滚出去看清楚你们交上来的渣货。”

所有人战战兢兢地离开会议室。

这几天,大家为了赶进度,忙得昏天暗月,有些人甚至睡在公司。不过,再辛苦也比对着这位阎罗王好,明明长得那么帅,偏偏冰山得要命。

又经过3个小时的会议,一切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结束会议后,言烨没有做太多的逗留,径直离开大楼。

“严总,莫总刚刚打电话来邀你参加晚上的庆功宴,时间是……”高自杰转告言烨。

“推掉,回酒店退房,回家。”言烨截断他的话头,声音低沉悦耳。

高自杰不敢多语,禁声不言。

司机知趣地发动汽车,直往酒店驶去。

到达酒店,高自杰下车上楼取行李,办理退房,一气呵成,没有半点延误。

而言烨则是留在车上,闭目养神。

悦耳的声音响起,打断他休息。看了一眼来电,言烨接起电话。

“言先生,你好。今天陆先生来府上拜访,带言太太去海边吹风。”管家又详细地说了一些洛楚楚在家的事给他听。

“嗯,准备晚餐,我今天回去。”听完管家的报告,言烨冷笑,就那么喜欢去海边?

“好的,言先生。”管家恭敬地回答,挂上电话。

这几天,言烨没再给洛楚楚打电话,都是让管家直接报告她的“行踪”。

不是不想她,只是,开会到太晚了,居然舍不得吵醒她。

这时,高自杰也办妥了后续事项,回到车上。

用了将近五个小时的车程,言烨抵达言家大宅。

听到汽车的声音,管家恭敬地在门口恭迎言烨回来,随行的佣人立马去高自杰那边接过行李。

言烨目不斜视,直接进屋,扫视一遍,没看到想见到的人。

“言太太呢?”

“言太太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言烨看看手表,都快十点了,还没回来?

“言先生,晚饭准备好了,您要不要先……”

“不用了。”言烨打断管家,迈步上楼了。

站在精美的雕花房门面前,言烨一把推开厚重的梨花木门,洛楚楚专属的气味扑面而来,将他团团围住。

走进卧室,在沙发坐下,左手抚上额头,轻轻揉了几下。

言烨脱掉西装,拿了换洗的衣物进了浴室。

浴室也是满满是她的气息,看着空无一物的浴缸,言烨舍弃了淋浴,打开浴缸的水龙头。硬是把7天的工作压到5天完成,太累了。

“哗哗~”浴缸水满了。

言烨坐进去,舒服地闭上眼睛。

第1章 失忆

2021-01-14

第2章 回家

2021-01-14

书评(124)

我要评论
  • 们之间&僵!

    随着言烨带着手下离开,洛楚楚默想,这么帅的男人就是她丈夫?可是她什么都记不起了。但直觉告诉她,他们之间一定很僵!

  • 他们接&了?”

    言烨由他们接领,大步走向病房,同时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 被截断&恨意,

    焦曼琪被截断话头,听到言烨这样说,她一脸惊讶,随后心生恨意,心头汩汩地冒出了酸水。

  • 穿定制&极闲适

    男人身穿定制西装,极闲适地靠在老板椅上,一双眼睛沉沉如夜,目光所到处,令人不寒而栗。

  • 耳畔,&哑:“

    他低下.身子,伏在洛楚楚耳畔,声线低哑:“你再说一遍。”

  • 目光落&。”

    言烨自从一进病房,注意力全在洛楚楚身上,他立了立身子,目光落回洛楚楚的脸:“等你病愈,司机会来接你回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