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烨有早晨冲澡的习惯,会睡到很晚。昨天,啊出乎出乎,高自杰来敲敲门竟然吃了闭门羹。被敲敲门声闹醒,言烨看一看时间,多少年也没睡过身了?忆起一会有个晨会,他立刻爬起来今天,真是出乎意料,高自杰来敲门居然吃了闭门羹。。...

言烨有早上淋浴的习惯,不会睡到很晚。

今天,真是出乎意料,高自杰来敲门居然吃了闭门羹。

被敲门声吵醒,言烨看看时间,多少年没有睡过头了?想起一会有个晨会,他立即翻身下床,走进卫浴淋浴,洗漱。

待高自杰见到他时,他已经穿好一身剪裁合身的高级西装。

自知时间匆忙,言烨一边穿戴手表,一边大步向前。还好晨会定在酒店的会议室举行,那阵势,跟白宫的早餐会晤不分上下。

快走到会议室,言烨放慢脚步,调整呼吸,优雅地踏入会议室,在会议开始前刚好还能跟几个重要客户握手,交谈几句。

虽说种晨会比较轻松,但没谁会在这样的会议里真正吃早餐,一般都是先就餐,再过来开会的。那些卖相诱人的早餐,只是个装饰品,是整个会议的衬托品而已。

言烨一直有吃早餐的习惯,也不是习惯不习惯,是胃熬坏了,医生建议必须吃早餐。

晨会一开就是两个多小时,言烨早早就开始胃疼了,一直强忍着。

期间,高自杰偷偷问他要不要胃药,又劝他吃点东西。他只是喝了几口温水,什么都没吃。

会议结束,言烨吃早餐都没用了,高自杰直接把他送到医院,医生给他打了止痛针,开了些药,吩咐不能不吃早餐。

言烨默不出声,高自杰只好点头称是。医生看看言烨,摇摇头,走开了。

走出医院,高自杰替他拉开车门,等他上了车,自己跟上去。

一上车,言烨就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长得过分的睫毛交接在一起了。

看言烨不出声,高自杰倒是有点犹豫了。犹豫不过三秒,“司机,回酒店。”还是老板的命要紧吧。

闻言,言烨皱眉。他知道高自杰的好意,“去公司。”

“严总…”你不要命啦?后半句话高自杰没有说出口。身为秘书,刚才那个决定已经是逾越了,再多嘴就不妥了。高自杰没再说话,默默地检查文件资料。

别克商务车里,异常安静,除了高自杰偶尔敲打键盘发出轻微的声音,车内就像时间静止了一样安静。高自杰也想让他好好歇息,放轻放慢了敲打键盘的动作。

高自杰跟他言烨快十年了,当年一毕业出来工作,就得到了言烨的赏识。言烨简直就是个恐怖的工作狂,刚开始跟他的时候,每天能睡四个小时就不错了。

后来,慢慢跟熟了,也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也知道他最刻薄的人是自己,把自己的身体都熬坏了。真庆幸自己当初坚持下来了,不然就不能留在言烨身边照顾他,无法归还他的恩情。

虽然眼睛闭上了,可是言烨的脑袋还很清醒,他听得出高自杰轻手轻脚敲键盘。高自杰敲键盘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两人一同在车上办公的时间很多,很多时候都是高自杰负责记录,他翻阅着文件。坐靠在舒适的真皮车座上,再舒服再昂贵的车座,也比上浴缸舒服。浴缸……想起浴缸,言烨很难专注地闭目养神了,满脑子都是洛楚楚。

不知道今天她要干嘛呢,突然想快点结束工作回去了。

经过子公司前的花圃,别克以一个优美的弧度转弯进来,停在子公司大门前。

车子停稳,言烨也抽回思绪,睁开双眸,眼睛清澈,目光敏锐。

高自杰开车下门,司机也替言烨拉开了车门。

言烨下了车,吩咐司机去买早餐送上楼,然后笔直地走进大堂。大堂的保安和前台小姐见到他的尊驾,都跑出来,排成一列,鞠躬,“恭迎严总!”

言烨目不斜视,冷着一张俊脸,直接进入了电梯。

“高秘书。”言烨突然开口,“把那些不必要的会议给我掐掉。”

高自杰马上拿出平板翻看这几天的安排,把一些不出席也也无妨的会议划掉。“划掉那几个不必要的会议,还要五个重大的会议必须出席,还有几位商界、政界的‘朋友’要会一会。”

“把剩下六天的行程替缩到四天。”言烨低沉悦耳的声音不容拒绝。

晚上和言烨通完电话,洛楚楚心情大好。睡饱后,用过早饭,便在大宅里面晃。

正值初秋,庄园里面略显秋意,有些树木开始脱下夏衣,添置秋衣了。但满园的鲜花却不是那样想,它们还在抓住最后的机会,在枯萎败落之前,绽放出美丽的花朵。

花园里只开花的花很多,种类也多,只长叶落叶的树也多,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对了!想到了!

是果实!秋天是丰收的季节。这庄园那么大,居然一棵能结果的树都没有,这哪像话呢?

洛楚楚开心地去找到管家,“管家先生,谁打理庄园的?我想种些果树,可以吗?”

管家微笑着回答,“太太,这事你应该和先生好好商量。”

洛楚楚不好为难管家先生了,想着晚上和言烨通电话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跟他说说。

吃完晚饭,洛楚楚便急急忙忙冲上楼,回到卧室坐好,守在电话旁,等言烨打电话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电话始终没响。

洛楚楚一脸失落,躺在床上,失眠了。

一连几天,言烨都没有打过电话回来了。

洛楚楚觉得好郁闷,心里闷闷的,做什么都没精神。

是不是我又说错了什么?洛楚楚觉得好郁闷好郁闷,自己明明都那么主动地说了想他了,难道这样也生气?

这天,洛楚楚一人在前庭喝着茶,看着书。秋风偶尔吹过,偷偷摸了摸她的头发。

陆熙诚今天有空来带洛楚楚出去玩,远远地看着她在认真地看.书,便慢慢走到她背后,“在看什么?”

“啊!!!”突然有声音从脑袋上掉落,吓得洛楚楚从椅子上跳起来,连书都扔了。

陆熙诚替她把书捡起来,一看就知道是她青春期时看的书。

“熙诚哥哥,你吓死我了”其实洛楚楚受惊,并非是书中的内容吸引了她,而是她在发呆,满脑子的是言烨。

第1章 失忆

2021-01-14

第2章 回家

2021-01-14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但言太&事故,

    焦曼琪听他这么说,甜笑着,声音像抹了蜜:“高秘书,我虽然算个外人,但言太太出了事故,我也要关心一下啊。”

  • 洛楚楚&前是个

    洛楚楚吃痛,一睁开眼,面前是个高大俊美如神衹的男人。

  • 处,令&而栗。

    男人身穿定制西装,极闲适地靠在老板椅上,一双眼睛沉沉如夜,目光所到处,令人不寒而栗。

  • &罩上一

    医生们来来去去,询问洛楚楚问题并给她检查,洛楚楚眼神似罩上一层毛玻璃,心底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