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响起的电话让洛楚楚充满希望,连衣服都顾不上穿了,围个浴袍便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忙忙地扑向电话,“喂?老公!是你吗?!!!”听到洛楚楚的声音,在外地的言烨总算松了一口气。“几点?”言烨...

深夜响起的电话让洛楚楚充满希望,连衣服都顾不上穿了,围个浴袍便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忙忙地扑向电话,“喂?老公!是你吗?!!!”

听到洛楚楚的声音,在外地的言烨总算松了一口气。

“几点?”言烨冷死人的声音似乎把电话线都冻住了,口气差得要命。

洛楚楚被他没头没脑的问题搞得脑袋转不过弯了,“什么几点?”

“现在几点?”

“哦~”原来是想知道现在几点,洛楚楚听话地看看座机上显示的时间,如是说,“十二点半。”

“十二点你在干嘛?”

“十二点?在洗澡啊,不,准确说应该是泡澡。”他问这些干嘛?

听到洛楚楚的回答,言烨松了一口气。

“我不在家你都在干嘛?”他想问她的是今天去陆家发生什么事,有没有受欺负,可是这样问出口,怕她多想。怕她觉得他在…监视她…

“我跟你说哦,今天我哥哥来找我了。不是亲哥哥,是养父母的儿子。”言烨一问,洛楚楚就想跟他说说今天发生的事,倒倒苦水了。

没想到洛楚楚会自己先开口,正合他意,他便顺着她的话接下去,“陆熙诚是吧?我认识他。”

“真的?你们都认识啊?”这话问出口洛楚楚就意识到不对了,她老公和她哥哥相互认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言烨一定会觉得她很笨吧。

“嗯,然后呢?”言烨假装没听到她那个愚蠢的问题,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他自己却没发现,映在床上玻璃的他,嘴角微微上扬,分明是笑了。

“啊~然后熙诚哥哥给我讲了很多小时候的事,还带我去了陆家看望了叔叔和陆阿姨,带我去了我以前的房间。”洛楚楚如数家珍般,毫无保留地数出自己今天的行程。

“去了那么多地方,有想起什么吗?”

“没有,一点印象都没有”,洛楚楚懊恼地翻过身,换个舒服的姿势躺着。

听到她那边的声响,“你躺在床上?”

“嗯,对啊”

“头发干了没?”

“嘻嘻~今天太累了,没洗,扎起来了。诶,老公,这个浴缸好赞喔!刚才开了按摩模式,原想着闭上眼睛休息一下的,谁知道太舒服了,一下子就睡着了。”洛楚楚吐了吐舌,“要不是管家先生来问我明天要吃什么早餐,在浴室敲门,可能我真的会在里面睡一夜呢。”

这傻瓜,真想把她吊起来打一顿。在浴缸睡一个晚上,醒来骨子酸到什么模样?

听到她这番话,言烨也释怀了,敢情刚才是在浴室睡得太熟了,电话响,没听到。看来家里的隔音做得太好了。

“你今天在陆家做什么,这么累?”言烨有点担心了。

“没做什么啊。就在我的房间里翻翻以前的东西,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就像是在翻别人的东西窥视别人的故事。房间里有个抽屉锁了拉不开,熙诚哥哥说那可能是我放日记本的地方,说我小时有写日记的习惯,写了谁都不让看,写完就锁起来。钥匙好像也只有我有,可是我想不起在哪。”洛楚楚再次懊恼自己什么都不记得,“如果能找到钥匙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看看我的日记能不能让我想起以前的东西。”

听得出她语气里的自责,言烨安慰她说,“嗯,不急。在那玩到很晚?”

“也不是很晚,吃了晚饭就回来了……”洛楚楚犹豫着要不要讲陆母和陆熙玫好像不喜欢她的事告诉他。

“嗯?”言烨挑眉,除非没遇上她们母女俩,不然她不会这样,况且,听这语气就知道不对路了。

“老公,我跟我养父母,呃…养母的关系是不是不太好啊?”洛楚楚还是没忍住,问出口了。

“是不太好,吃饭碰钉子了?”早是预料之中的事了。

“嗯嗯,吃饭的时候,我想去帮忙端菜,养母就说了些不太好听的话,挺尴尬的。”洛楚楚委屈极了。

“是刻薄吧。陆熙玫呢?”言烨冷俊的眼发出犀利的光,她们最后不要太过分,他可是很小气的。

“哇!你还真是料事如神,你怎么知道我还遇上了陆熙玫?原本说她公司有事,要加班,没那么快回来的。谁知道刚放下碗筷,她就回来了,还说了些好过分的话。喔!好让人生气!”洛楚楚气哄哄地说出了陆熙玫怎样取笑她、讽刺她。

**的女人?这句话提醒了言烨,像在他心里划了一个口子,鲜血外流。

“没事别往那边跑,早点休息吧。”此时,言烨可是比前年冰山还要冰山了,谁惹他谁撞冰啊。

“老公~”洛楚楚撒娇道。

此时的言烨已经心不在焉了,没有搭理她。

“老公!”洛楚楚以为自己声音太小,他没听到,提早声音再喊了一句。

“说。”毫不拖泥带水,绝对简洁含蓄,言烨只回了一个字。

“讨厌!不跟你说了!我要睡了!”什么嘛?这是什么语气?人家还想跟他说好想他,跟他说晚安。真是好气喔!言烨你这个冰山大笨猪!

“嗯。”还是简短有力的单字。

虽说语气很“含蓄”,用词很“简洁”,但言烨还是很“绅士”地等洛楚楚挂电话。

另一边的洛楚楚拿着电话舍不得挂。

两人沉默,都将听筒紧贴耳朵。

沉默了仅仅数分钟,却有种过了好几个世纪的感觉。

言烨打算挂掉电话结束这场“冷战”。

“喂?你还在不在?”洛楚楚腮帮子鼓了好多遍了,最后很是决定告诉他,她很想他。不然今晚肯定睡不着,对,不说睡不着,得不偿失啊。就这样,洛楚楚说服了自己。

没听到电话那边的人回答,但她能听到他的呼吸声,自顾自地往下说,“老公,我好想你,晚安!”说完不给他任何机会,“啪”的一声挂上了电话,拉过被子盖过自己,身体热乎乎的,好羞啊!洛楚楚,你太不矜持了!

电话那边的言烨还没来得及说话,手中的电话就发出“滴滴——滴滴——”的声音。

这笨蛋,言烨摇摇头笑了,起身去洗澡,睡觉。

第1章 失忆

2021-01-14

第2章 回家

2021-01-14

书评(155)

我要评论
  • 洛楚楚&眼神似

    医生们来来去去,询问洛楚楚问题并给她检查,洛楚楚眼神似罩上一层毛玻璃,心底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 焦曼琪&后心生

    焦曼琪被截断话头,听到言烨这样说,她一脸惊讶,随后心生恨意,心头汩汩地冒出了酸水。

  • 言烨像&感召一

    言烨像受到了感召一样探出手去,想抚摸一下洛楚楚的头发,可是洛楚楚稍一瑟缩,避开了他的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