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在房间里聊了很多,一直到夕阳西下,佣人来敲敲门才停下去。在与陆熙诚的谈话中,洛楚楚听见很多关于小时候的有趣的的事,笑得合不拢嘴。可能会所以笑了太久了,洛楚楚脸颊红红在与陆熙诚的谈话中,洛楚楚听到很多关于小时候的有趣的事,笑得合不拢嘴。可能因为笑了太久了,洛楚楚脸颊红红的,像熟透的蜜桃。。...

两人在房间里聊了很多,直到夕阳西下,佣人来敲门才停下来。

在与陆熙诚的谈话中,洛楚楚听到很多关于小时候的有趣的事,笑得合不拢嘴。可能因为笑了太久了,洛楚楚脸颊红红的,像熟透的蜜桃。

“少爷、小姐,饭菜准备好了,请下来吃饭。”佣人说完,快步下楼帮忙了。

陆家不大,平时陆母也喜欢自己煮饭做菜,所以只请了一个佣人在家里帮忙搞卫生。

“来,走吧。今天应该是妈煮饭哦,你经常夸她手艺好的。”陆熙诚说,走出房间。

洛楚楚微笑着跟他下楼,进到饭厅就看到一个打扮得很朴素的夫人,在厨房和饭厅之间忙进忙出,洛楚楚自觉前去帮忙端菜。

“坐着罢,我可不敢劳烦言太太做事。”陆母一开口便是尖酸的语气,让洛楚楚措手不及。

陆阿姨是不是很讨厌我?

“你看看你,说什么呢,楚楚难得来一次。”陆父开口责怪夫人,对洛楚楚赔笑。

突然间,洛楚楚对这个家的好感降了很多。

饭菜都端上了,陆父坐在正中,陆熙诚坐在右边,洛楚楚挨着他坐。陆母坐在旁边。

用餐时,陆父不时对楚楚说话,问些她在言家的事。洛楚楚对于近把月的事能说得出,对车祸前的就答不上了。陆母一直不说话,只是不时偷偷地窥视洛楚楚,就像她是豺狼,会突然袭击她一样。

总的来说,这顿饭吃得好漫长,好不愉快。好不容易,陆父吃饱了,佣人上前收拾餐桌,大家移步客厅。

其实洛楚楚心里是想着快点回去的,刚才陆母的话让她觉得呆不下去了,但又碍于陆父在,不好伤了老人家的面子。

“呦,这不是那个**的女人吗?什么东南西北风这么厉害,能把这等大人物吹到我们家来。”

话声刚起,大家已一致将目光投向门口。

陆熙玫回来了。

穿着一身高级的黑色时尚套装,手里挽着公文袋,脚踩七寸高跟鞋,陆熙玫气焰十足地站在门口。

“熙玫,你不是说加班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又不早说,你看,这刚收拾了碗筷。”陆母见到陆熙玫,慈祥地笑了,带点责备地说。

“妈,我不饿。这不是听说那个**的女人腆着脸到我们家来了嘛,我就好奇是不是被夫家赶出来了,赶紧把工作做完回来看戏嘛。”

“陆熙玫,你够了,瞎说什么呢?”陆熙诚生气了,阴着脸瞪着陆熙玫。

陆熙玫努了努嘴表示不满。

洛楚楚越听越尴尬了,尴尬之余又很生气,这些话太不尊重人了!

洛楚楚转头向陆熙诚求救,用眼神祈求他快带她离开。

陆熙诚明白她的意思,起身,“楚楚,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啊?这么快就走了?我才刚回来,还没来得及跟楚楚妹妹好好叙旧呢。”陆熙玫故作惋惜地说,其实心里面别提有多高兴了。

“陆叔叔再见,陆阿姨再见。”洛楚楚不想跟她吵,起身跟陆父、陆母道别,快步跟上陆熙诚,离开陆家!

行车途中,陆熙诚代替陆熙玫向洛楚楚道歉。

洛楚楚笑了笑,说没关系,然后就不说话了。

两人沉默了一路。

车子终于驶入言家大宅了,看着熟悉的景物,洛楚楚心情也轻松了。

车子停住,陆熙诚每急着开锁。

“楚楚,过两天我再来带你出去走走,散散心,好吗?”

“嗯,好。谢谢你,熙诚哥哥,改天再见吧。”洛楚楚真诚地感激他对她那么好,微笑着与他道别。

洛楚楚下了车,进门之前转过身来对他挥挥手,再次与他道别。

陆熙诚朝着她点点头,掉头离去了。

洛楚楚回到卧室,一脸疲惫地倒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在陆家发生的事。

今天陆熙玫的出现,打破了洛楚楚对陆家的希望,对陆家的眷恋。自己是孤儿的想法又突然冒出来了,洛楚楚突然觉得好无助,好想念言烨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呢。

算了算了,累了一天了,不想了,还是早点洗澡休息吧。

洛楚楚拿了换洗的衣物,进了浴室,打开浴缸的水龙头,拿起架子上的洗浴用品,看着上面的英文,找到了浴粉,到两包进去,不一会,满缸都是泡泡,散发着玫瑰的香味。

洛楚楚脱掉身上的衣物,坐了进去,舒服地闭上眼睛。

五星级米其林酒店总统套房里,一个男人在窗边,面向窗外,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冷峻的脸没有一丝表情。

到外地出差的言烨,开了一天的会,终于闲下来了。不知道那个女人在干什么呢。

“严总,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看到言烨沉思的样子,高自杰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见他没有反应,高自杰当他默认咯,转身欲走。

“管家有没有打过电话来?”言烨冷淡淡地开口,仿佛在问无关痛痒的事。

高自杰暗喜,哈哈,忍不住了吧,还不是问了。

暗喜归暗喜,高自杰还是公事化回答,“有。管家打来说陆熙诚今天到大宅去过,在那坐了一会,接着带言太太去陆家了。”

“去陆家了?”言烨声音不高不低,“回去休息。”

高自杰应了声,离开言烨的套间,回到自己的房间。

陆熙诚去找洛楚楚干嘛?难道他不知道陆熙玫和陆母对洛楚楚有意见,为什么还要把人往家里带?糟了,那个笨女人有没有被人欺负。

“铃——铃——铃——”床头的座机响了,没有人接。

该死!难道那女人还没回来,都什么时候了?言烨下意识地看看戴在手腕的劳力士限量版白金商务表,时针和秒针默契地一起指向12。

言烨的脸愈发阴沉,坐下抽出烟点上,一根接一根。顿时,房间已是香烟弥漫。

摁熄第五根烟,言烨再次拨打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铃——铃——”刚从浴缸站起来的洛楚楚刚好听到电话响,会不会是言烨打电话回来了呢?

光是这个想法便让她十分兴奋了。

第1章 失忆

2021-01-14

第2章 回家

2021-01-14

书评(309)

我要评论
  • 是谁?&澄澈,

    洛楚楚重复道:“你是谁?”声音清清楚楚传进言烨的耳朵,干净而澄澈,不带一丝的憎恶与厌恨,一如数年之前,洛楚楚当时还不认得他,就问他“你是谁呀?”

  • &一睁开

    洛楚楚吃痛,一睁开眼,面前是个高大俊美如神衹的男人。

  • 烨带着&不起了

    随着言烨带着手下离开,洛楚楚默想,这么帅的男人就是她丈夫?可是她什么都记不起了。但直觉告诉她,他们之间一定很僵!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