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烨走了,家里空空荡荡的,仅有洛楚楚一个人,好无聊的啊。但是家里的佣人不少,但他们又不跟她说说话的,每一句提问都是恭恭敬敬的,怕说错话似的。她又会吃人!“管家先生她又不会吃人!。...

言烨走了,家里空空荡荡的,只有洛楚楚一个人,好无聊啊。虽然家里的佣人不少,但他们又不跟她说说话,每一句回答都是恭恭敬敬的,怕说错话似的。

她又不会吃人!

“管家先生,失忆前我和言烨的关系怎样啊?”洛楚楚忍不住再次想管家问之前的事。

“没怎样啊。太太,等你自己恢复记忆了,你就知道了。”管家还是公事化地回答她。

好吧,大家都不跟她说以前的事,她找谁说去?难道真的要问言烨?

“铃——铃——铃——”门铃声再次想起,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找啊?洛楚楚好奇谁会来拜访她呢。

“陆先生,你好!”管家恭敬地问候了陆熙诚,走入厨房准备茶水。

“楚楚,你怎样了?你还好吧?”陆熙诚看到洛楚楚马上关切地问。

洛楚楚充满戒备地看着他对眼前的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眼前的男人,穿着深蓝色的衬衫,宽大的胸膛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就像大哥哥一样。为什么刚才说出的话那么迫切呢?

看到洛楚楚一脸戒备的表情,陆熙诚有点受伤了,“楚楚,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

“不好意思,真的不记得了。”洛楚楚感觉到他发自内心的关心,对他的防备也减少了。

“听说你失忆了,我还不信呢。没想到真的如此,看来你伤得挺重的。对不起啊楚楚,熙诚哥应该早点来看你的。”陆熙诚一脸歉意地看着洛楚楚,“我是你哥哥。”

说完在心里责怪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回来。

其实,这也不怪他。两个个月前,他接到消息说洛楚楚出车祸入院了,他马上打电话问言烨,这该死的家伙什么都不说。当时加拿大那边的工作又走不开,真是急死人了!

为了能尽快赶回来,每天累死累活地加班,还不断找人在这边大听洛楚楚的情况,及时报告给他。凭着他出众的能力,他拼命加班。在他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员工也要跟着受罪,无人能幸免,天天加班。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为期三个月的工作,提前大半个月完成了,陆熙诚也可以脱身,飞回来看看她了。

“哥哥?你是我的亲人?”洛楚楚顿时兴奋起来了。耶!终于有人可以给她讲讲过去的事了。

“陆先生,请喝茶。”管家端着刚泡好的雨前龙井上来,到了一杯给陆熙诚,接着吧茶壶放在茶几上,以便他们喝茶。

“管家先生,这位陆先生真的是我的哥哥,我的亲人吗?”看到端茶来的管家,洛楚楚向他求证。

“是的,太太。陆先生是您养父母的儿子,是你的哥哥。”管家如实回答。

“养父母?”洛楚楚看看管家,又看看陆熙诚,再看看管家,最后定焦在陆熙诚身上,“那我,就是个孤儿咯?”

“是的,楚楚,我是你养父母的儿子。”不知为何,看着眼前的洛楚楚,就像看着那时刚到家里来的洛楚楚,都是这么可怜兮兮的,让人心疼,让人想好好保护。

听到陆熙诚肯定的回答,洛楚楚心里好难过。难怪自己住院,出院都没有人去探望,也没有人找,更没有人打电话来问候。原来是亲生父母已经不在了,原来自己只是个孤儿!

看出来洛楚楚眼底的难过,陆熙诚安慰她说,“别这样,不是还有我们陪着你吗?放心,熙诚哥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陆熙诚真诚地看着她。

受陆熙诚的真诚打动了,洛楚楚对他卸下所有的戒备,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面对突如其来的亲人,洛楚楚像是找到了依靠般,捉住陆熙诚左问右问。陆熙诚耐心地回答她,一壶茶的功夫,洛楚楚把小时候的事都问出来了。

陆熙诚通过洛楚楚的提问,发现她真的什么都忘了,她的记忆一片空白。洛楚楚,那现在的你还会只把我当成是大哥哥吗?

管家看到快要见底的茶壶,上前准备再去沏一壶茶来。

“慢着,不必劳烦了。楚楚,跟我回家吃饭吧,跟我回去看看爸爸妈妈,看看你生活的地方,说不定会想起更多。”陆熙诚温柔地看着洛楚楚,开口发出邀请。

生活的地方?养父母?

“好!”

随即两人便出门,陆熙诚替她拉开车门,洛楚楚坐上副驾座,没有一点异样。

陆熙诚不禁有点失望了,这部红色的路虎是洛楚楚选的,还记得试车时,洛楚楚很开心很兴奋,坐在副驾座眨巴着大眼睛对他说,“熙诚哥哥,以后这个副驾座一定要留给我,不要随便给别人坐!”

当时觉得这小妮真是的,但还是笑着答应她了,“好好好,这个座非你莫属。”

可是他也没发现,不仅这个座位,还有他的心,都非她莫属了。

陆熙诚不禁苦笑,在想什么呢,现在的洛楚楚,已经是言太太了,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多想。

陆熙诚开车技术一如他人,平平稳稳,他灵活地穿过大街小巷,平稳地将车停在了陆家门口。

停好车,转头去看看坐在副驾座的洛楚楚,她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紧紧交接在一起,胜雪的肌肤在阳光下紧致无暇。一如回到小时候,洛楚楚总喜欢跟在他后面,想跟屁虫般“熙诚哥哥~熙诚哥哥~熙诚哥哥”叫个不停,他带着她周围去玩,她总是很容易就玩累,随随便便就睡着了。二十岁那年有一天,她也是这样在他方便毫无戒备的就睡着了。那时候他发现,十七岁的洛楚楚已经是个大美女,不再是那个发育不良的小女孩了。十七岁的洛楚楚已经长得很好看,一副甜美清纯的模样,即使穿着校服,也能看得出身材是多么的玲珑有致。那时,陆熙诚看着她清纯的脸,紧闭的双眼,半启的朱唇,圆滚的**,修长白皙的双腿,内心有了第一次男性的冲动,像有一团火包住了整个身体。

那时候,他知道自己完了。

第1章 失忆

2021-01-14

第2章 回家

2021-01-14

书评(337)

我要评论
  • 要开口&哑。

    “你……”洛楚楚刚要开口,却发觉自己的声音极其干哑。

  • &是不要

    “焦小姐,言总去探望言太太,是私事,请您还是不要跟去了为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