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那缕阳光横穿过窗花强光到房间,金黄的光轻轻地地洒在房间啦,给整个房间铺上了一层金粉,整个房间亮出来了。感觉到光的刺激,洛楚楚慢慢的地睁开眼睛眼睛,贼贼眼看这暖洋洋的感觉到光的刺激,洛楚楚慢慢地睁开眼睛,眯眯眼看这暖洋洋的金光,懒洋洋地伸伸懒腰。手好像碰到了什么,侧过头一看,是言烨那英俊的脸!。...

清晨,一缕阳光穿过窗花直射到房间,金黄的光轻轻地洒在房间啦,给整个房间铺上了一层金粉,整个房间亮起来了。

感觉到光的刺激,洛楚楚慢慢地睁开眼睛,眯眯眼看这暖洋洋的金光,懒洋洋地伸伸懒腰。手好像碰到了什么,侧过头一看,是言烨那英俊的脸!

洛楚楚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他们该不会是一起睡了一个晚上吧?

啊啊啊!!!

羞死人了,自己居然和一个男人睡了一个晚上,还是在同一张床上!洛楚楚羞得想找个洞好好躺起来了。

似乎是听到阳光的呼唤,言烨也醒了,厌恶地皱起眉头。该死的,昨晚睡之前忘了拉上窗帘了,这刺眼的阳光扰人清梦啊!用手轻挡这该死的阳光,言烨无奈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洛楚楚眨巴眨巴的大眼睛。昨晚的事像放电影般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看到突然醒来的言烨,洛楚楚有点措手不及,但还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mornings.mile,“早安!”

看着身边的娇妻,言烨心情大好,回以一笑,“早安!”,便欣开被子下床洗漱。

洛楚楚也跟着下床去洗漱了。

宽大的浴室容下两个人绰绰有余,不知为何两人都有点压迫感,好像空气连空气都变得稀薄了。

洛楚楚贴心地替言烨挤好牙膏,笑着递给他。

言烨看着她,笑着接过来了。

窗外的阳光愈发热烈,小鸟欣悦地叽叽喳喳个不停,露水滋润着满园的花朵,花儿开出亮眼的花。

楼下,佣人已经把丰盛的早餐准备好,一样一样地端上长长的餐桌。

洗漱完的洛楚楚穿着简单的T恤裙下了楼,看到女主人出现,佣人们排好队对着洛楚楚弯腰,“太太,早上好!”

“大家早上好!”看着满桌丰盛的早餐,洛楚楚胃口大好。但看着这大排筵席般的阵势,忍不住开口对管家说,“管家,以后早餐、午餐、晚餐不用准备得太多了,你们又不一起吃,吃不掉倒掉太可惜了,好浪费啊。”

缓步下楼的言烨刚好听到洛楚楚说的话,浪费?她洛楚楚什么时候这么觉得的?难道失了忆的人,连性格都变了?

看到西装革履的言烨走下楼,佣人们再次列队,弯腰向言烨问好。

言烨又换回了定制西装,来自法国名师的手工西装,凸显了他修长的腿,点缀了他健壮的胸膛,成熟男人的魅力一展无遗。

言烨走到餐桌,坐下,喝了口果汁。管家马上把今天的晨报递上。

看到他早餐不好好吃在看报纸,洛楚楚气不打一处来。怎么可以不好好吃早餐,早餐对人的身体健康很重要的!

洛楚楚一把夺过他的报纸,给他递上一块三明治。

言烨被她突如其来的行为感到好奇,疑惑地看着她。

“拿好!好好吃早餐。早餐一定要好好吃,看什么报纸,吃完再看。”洛楚楚不容拒绝地把三文治塞到他手上,低头去吃自己跟前的粥。

一旁的佣人大惊,吃惊地看着他们。这真的我们的言太太?

管家微微地笑着。

言烨看着眼前这个稚气而又略带霸道的洛楚楚,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来,你吃这个吗?”洛楚楚讨好死地给言烨递来一根糖津油条。

“你吃吧,我不太喜欢吃甜的。”言烨谢过她的好意。

“这样啊,那让厨师明天给你做咸的。你早餐都喜欢吃什么啊?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也不记得自己喜欢吃什么,就是有些东西看到了,就觉得想吃。”洛楚楚嚼着油条,真诚地说着。

你这样问是真心的吗?言烨忍不住这样想,过去她给他带来的伤害太多了,他没办法对她毫无防备。

“铃——铃——铃——”门铃想起来,管家去开门。

“谁会这么早啊?”洛楚楚疑惑地看向饭厅门口。

言烨没有搭理她,安静地吃着早餐。

高自杰穿着一套职业西装,手里拿着公文包,在管家的带领下走进来了,挺俊的身躯,五官配合得恰到好处,也是个美男子。

“严总好。”公事化的语气。

看到洛楚楚目不转睛地看着高自杰,言烨心里很不是滋味。冷淡得吩咐,“上去替我收拾简单的衣物。”

“是。”高自杰似乎看出了言烨的用意,知趣得离开饭厅。

哈哈,有趣。我高自杰跟着言烨这么多年了,有哪次出差他是需要我替他收拾衣物的?这么忙着支开我,真是的。

洛楚楚听清楚了,紧张地问,“你要去哪?”

“到外地出差。”言烨淡淡地回答,放下餐具,拿过纸巾擦嘴。

“啊?又出差啊?你不是才刚回来吗?去哪啊?去多久啊?什么时候回来?”洛楚楚不太开心,他们才刚和好,她不想和他分开。

看着她撅起的嘴巴,他突然有点不忍心了,不想去出差,想留在这里陪着她。可是这次去谈的会议很重要,事关言氏集团下半年的发展大计,不能轻视。

“没多久,就一个星期,很快就会回来了。”连言烨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么温柔地说出这句话。就像是…在安慰她。

冷脸有点绷不住了,言烨起身,快步离开饭厅。

可怜的洛楚楚,又要独守空房了。苦着一张脸的洛楚楚,不开心地走出客厅,看着高自杰拎着言烨的行李从楼上走下来。

不舍地看看言烨,所有的眷恋与不舍,通过那双大眼睛,毫无保留地传到言烨心里。

他终究还是心软了,走到洛楚楚身边,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工作忙完我就会回来了。”

说完,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洛楚楚虽然不舍,但还是满意地对他绽开笑脸。紧紧地抱了他一下,松开,抓住他粗壮的手臂,借力踮起脚在他唇边吻了一下,松开了手。

她也好想吻他的额头,可是他真的太高了,可惜够不着。

第1章 失忆

2021-01-14

第2章 回家

2021-01-14

书评(400)

我要评论
  • “你…&要开口

    “你……”洛楚楚刚要开口,却发觉自己的声音极其干哑。

  • 太太刚&刚苏醒

    男人伸手拿起桌上的高档仿古电话听筒,里面的声音有点急迫,说道:“言总,言太太刚刚苏醒。”

  • 焦曼琪&。

    大厦顶层会客室内,焦曼琪看着眼前的英俊男人,使出浑身解数,侃侃而谈。

  • 层毛玻&璃,心

    医生们来来去去,询问洛楚楚问题并给她检查,洛楚楚眼神似罩上一层毛玻璃,心底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 ,苏醒&并身体

    “言先生,言太太真是有福之人,受了这样的伤,苏醒并身体机能调节良好的人,真是不多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