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楚楚恼火不己,后转身要离开了。出了电梯,踩着细高跟往门口走去。在门口被一个莽撞的员工撞到,重心不稳,一趔趄便坐倒在地。洁白的蕾丝裙更是被泼上冰封的咖啡,整个人看起来洁白的蕾丝裙更是被泼上冰冻的咖啡,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

洛楚楚气愤不已,转身要离开。出了电梯,踩着细高跟往门口走去。在门口被一个冒失的员工撞到,重心不稳,一踉跄便跌坐在地。

洁白的蕾丝裙更是被泼上冰冻的咖啡,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

在不远处等候的司机连忙跑出来扶起洛楚楚,把她扶进名贵的加长宾利。

车内名贵的香奈儿的味道和卡布奇诺咖啡的味道混杂在一起,似乎在嘲笑着她洛楚楚的狼狈。

一路上,洛楚楚一声不吭,也不擦身上的污迹。任由自己埋身在名贵的真皮座椅中,压着心里的怒气。

大宅到了,宾利动听的马达声停了。司机恭敬地替洛楚楚拉开车门,“太太,大宅到了。“

洛楚楚抬头,看着这美丽的庄园,一点都不想离开。

不行,我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轻信别人的片言只语呢。

焦曼琪,言太太这个位置,你休想!

看到洛楚楚满身的咖啡迹,佣人们大惊,忙围上前。

“太太,您怎么了?快换下来让我们替您清理。”

洛楚楚无力地摆摆手,示意他们散开,一个人走进了卧室。

“喀——“名贵的梨木房门被锁上了。

进了卧室,落楚楚跌坐在床上。

这就是言烨要离婚的原因?因为身边那个妖艳的戏精和我离婚?洛楚楚想着,不由自主得埋头在枕头上哭了起来。

管家自觉情况不妙,怕太太在房里自寻短见,忙打电话去公司给言烨。

“喂?“酥酥的女声传来。

“我是言家管家,麻烦请言先生接电话。“

“严总不在,有什么请你说下吧,我替你转告他。“

闻言,管家皱眉,“那麻烦你转告言先生尽快回家,太太今天状态不是很好。“

“好“

说罢,焦曼琪挂掉电话,嘴角上翘,冷笑。呵呵~难道我会这么笨让到手的肥肉飞走?

言烨从会议室出来,焦曼琪迎上去说:“总裁,您八点半要出席张总为张太太办的生日晚宴。“

“嗯。“言烨冷漠地走过她。

这种无聊的晚宴,往日言烨是能推则推的,无论对方是谁。但今天,他倒是不抗拒。

与其说不抗拒,还不如说不知道该怎么回去面对那个女人。

七点四十五分,言烨在办公室旁的私人休息间换了套高级西装,合体的裁剪,将他高大的身躯装扮得刚刚好。高大英俊的言烨,适宜的穿着使他比最红的明星还要耀眼,冷峻的脸,挺拔的身躯,整个人散发着成熟稳重的气息。

走出办公室,换了贴身的鱼尾晚礼服的焦曼琪马上迎上去。

贴身的鱼尾晚礼服将焦曼琪的婀娜的身材暴露无遗,面前雪白的肌肤更是暴露无遗,更显得妖娆妩媚。

言烨面无表情地走在前面,焦曼琪紧跟其后。

两人一起坐如劳斯莱斯,驱车前往张总的府邸。

期间,焦曼琪不断地寻找话题。

“严总,您觉得我这样的打扮与你相衬吗“

……

“严总,不知道我挑的礼物张夫人会不会喜欢呢,听说张夫人最喜欢玉器了……“

……

无论焦曼琪说什么,言烨始终一言不发。

焦曼琪自知自讨无趣,亦知自己再多言定会惹言烨不高兴,便不吭声,一同沉默了。

高级轿车驶入别墅区,一路上非常清静,似乎只有高级汽车在路上疾驰的声音。

张府到了,言烨把车停下,便下车。出于礼貌,他绕过去,替焦曼琪拉开车门。

可这动作,在他人看来却是羡慕至极。众女性向焦曼琪投出羡慕妒忌恨的目光,焦曼琪亦在心里暗爽,不自觉地翘起嘴角,迈步下车。

“啊~“低声惊呼,假装踉跄,顺势倒在言烨怀里,一脸娇羞地看着言烨。

两人脸上的距离绝对不超过厘米,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气息。

焦曼琪脸上染上红晕。

言烨立即把她扶正,迈步向前走。

张总看到言烨大驾光临,马上携着妻子上前招呼。此时,焦曼琪也跟上来,顺手将礼物送出。

“张夫人,祝您福如东海!“

“言太太真是太客气!”一脸祥和的贵妇人双手接过礼物。

“哪里,哪里。”听到别人说她是言太太,焦曼琪笑不拢嘴。

一旁的言烨听了直皱眉。言太太?呵~那女人从没有陪我出席过任何宴会,估计外面都在怀疑我娶了个假老婆吧。

想罢,言烨又笑自己想太多了。那女人,恨不得离我愈远愈好呢。

“严总?严总?”张总奇怪地看着言烨,举着酒杯的手僵在空中。

言烨回过神来,结果酒杯,与张总轻碰酒杯,喝了一口。

寒暄几句,言烨的手机响起,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言烨做了个抱歉的动作,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喂?发生什么事了?”

打电话来的是管家,一般没什么事管家是不会打言烨的手机。

“先生,太太中午没吃几口饭就出门了,回来后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什么都没吃过,我担心……”

看看手腕上的劳力士,时间指向九点十五分。

该死!

言烨对张总打个招呼,疾步离去了。

名贵的劳斯莱斯在路上疾驰,言烨不自觉地握紧方向盘。该死!那女人又要耍什么花样!

十点,劳斯莱斯驶入大宅,言烨进屋直接走向卧室。站在卧室前,缓了缓气,该死的门却拧不开。

这死女人想怎样啊!

“开门!洛楚楚你给我开门!“没想到言烨竟会对着房门大吼。

“洛楚楚,你个死女人给我开门!该死!“一向冷静的言烨竟然破天荒地踢门了。可怜的梨木门遭到了”拳打脚踢“。

一阵乒乒乓乓的吵闹声把洛楚楚惊醒了,她揉揉眼睛,踉踉跄跄地去打开房门,言烨英俊的脸就出现在眼前了。

踢门?言烨踢门?这个老公怎么这么暴力啊?

言烨看着刚睡醒的洛楚楚对他眨巴眨巴着大眼睛,所有的担心都放下了。还好,还好这女人没事。

该死!都要离婚了,我干嘛还那么在乎她?

转身要离开。

腰间突然多了一对玉臂,洛楚楚从背后环住他的腰!他,全身僵住,迈不开脚了。

洛楚楚也被自己吓到了,心里是想着不让他走,没想到身体这么快就做出了行动。

第1章 失忆

2021-01-14

第2章 回家

2021-01-14

书评(206)

我要评论
  • 了一下&他是谁

    言烨挺拔的身形颤动了一下,她说的是什么?她在问“他是谁”?!

  • &领,大

    言烨由他们接领,大步走向病房,同时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 男人身&西装,

    男人身穿定制西装,极闲适地靠在老板椅上,一双眼睛沉沉如夜,目光所到处,令人不寒而栗。

  • 么都记&不起了

    随着言烨带着手下离开,洛楚楚默想,这么帅的男人就是她丈夫?可是她什么都记不起了。但直觉告诉她,他们之间一定很僵!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