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洛楚楚一走言烨就后悔当初了。她丢在他办公居住桌上的餐盒还开着盖,里面琳琅满目,言烨忆起刚洛楚楚喂他吃下的那个寿司,心里很也不是滋味。但是一忆起过去的,言烨心中依旧作她丢在他办公桌上的餐盒还开着盖,里面琳琅满目,言烨想起刚刚洛楚楚喂他吃下的那个寿司,心里很不是滋味。。...

刚才,洛楚楚一走言烨就后悔了。

她丢在他办公桌上的餐盒还开着盖,里面琳琅满目,言烨想起刚刚洛楚楚喂他吃下的那个寿司,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是一想起过去,言烨心中依旧作痛。

沉思片刻,他突然想起来洛楚楚除了午饭外,是空着手来公司的。

他不放心地追下去,大堂里的人见总裁行色匆匆,纷纷侧目,他一出门,却撞见了洛楚楚和那个男人在一起。

顾帆还在劝说洛楚楚。

洛楚楚躲闪着顾帆,从言烨的角度,看起来无限亲近。

言烨怒火上涌。

“楚楚,”顾帆不依不饶:“从威尼斯回S市,你叫你丈夫的司机来接,回途中发生了小车祸。我以为你只是受了小伤,一直躲着不愿见我,哪知道你失忆了……”

洛楚楚不想在大街上和他谈太多,但架不住自己对过去的好奇。

“所以呢?你如何证明我们认识?你说的这些不是道听途说?”

顾帆双眼一亮:“你的护照还在我这里。”

洛楚楚吃惊,顾帆得意又叹慰地说:“原本等你离婚了,我们约好了出国定居的。楚楚,你能跟我走吗?”

一辆劳斯莱斯乍停在街边。

车内,言烨听到洛楚楚辩白。

“顾帆,我真的不记得你了。我也不想和你再有多余联系,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车门打开,言烨在他们面前立定。

糟糕糟糕糟糕!洛楚楚目瞪口呆,心里叠声大喊不好。

失忆后第一次碰见前cg对象,被缠住了说两句话,就让自己丈夫抓到了现行……

言烨听到洛楚楚这么说,怒气稍平。但脸色还是阴着。

锐利如鹰的眼神滑到洛楚楚身上。

洛楚楚连忙解释:“言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是偶然遇见的!”

“我们”?

一个词在言烨心中打了几个弯,他周身散发着凌厉的寒意。

洛楚楚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越描越黑,她急得跺脚,顾帆在一旁满是挑衅地看着言烨,无视洛楚楚投来的求助目光。

言烨转身进了车,洛楚楚扑上去,黑亮的车身倒映着她苍白的影子。

无论她怎么敲打车窗车门,言烨都是不应。车慢慢驶动,终于风驰电掣般离去。

洛楚楚一屁股坐在地面,胸中满是屈辱与绝望。

“楚楚,”顾帆走到她身边,贴心地蹲下:“他有什么好的?你忘了你过去有多厌恨他了吗?回到我身边吧,楚楚。”

她过去厌恨言烨?

洛楚楚来不及往细里想,气愤地瞪了顾帆一眼,拔足跑开。

顾帆在她后面连叫“楚楚”。

她甩开顾帆,漫无边际地在街头游荡着。

当高自杰开着专车找到洛楚楚时,已经下午了。

太阳西移,一辆宾利沐浴在夕阳中,高自杰下车,恭恭敬敬地请洛楚楚:“太太,言总让我接您回大宅。”

宾利车上贴了深色窗膜,洛楚楚看不清车内到底有没有人。

她怕再遇到言烨,用手指了指车里,小心问道:“你们言总呢?他在车里吗?”

得到高自杰的否定回答,她安心上车。

洛楚楚筋疲力竭,她把头靠在车窗上,思索片刻,探究地问高自杰。

“你在言氏集团多久了?”

“已经八年了。”高自杰专心开车,头也不回地答道。

八年!洛楚楚趁热打铁:“那你知道我cg的事吗?”

高自杰很本分地说:“太太,我作为言总的秘书,只负责集团内部的事。”

回答滴水不透,一点内情都没有。

洛楚楚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重新瘫在车座。

回到大宅,洛楚楚刚跟高自杰道谢下车,高自杰叫住她,递给她一个牛皮纸袋。

“太太,这是言总让我给您的。”

洛楚楚疑惑地接过来,她猜这是言烨给她的礼服图样,供她挑选的。

上个月她刚回大宅,就早有人送过来一本本图册,但现在手里的纸袋轻薄,看样子又不像。

她边走进大宅边打开纸袋。

纸袋里只有一张纸,吸附在纸袋内壁。洛楚楚把纸袋倒置,空了空,那张白纸倏然从纸袋中掉落,滑至地面。

洛楚楚弯腰去捡,白纸上深深的黑字顿时刺痛了她的眼。

上面大大写着:《离婚协议书》。

第1章 失忆

2021-01-14

第2章 回家

2021-01-14

书评(404)

我要评论
  • 洛楚楚&失忆了

    医院主任早已冷汗涔涔,一边招呼医师给洛楚楚做检查,一边向言烨道:“言太太她……应该是失忆了。”

  • &。

    医生们来来去去,询问洛楚楚问题并给她检查,洛楚楚眼神似罩上一层毛玻璃,心底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