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司夜幽幽的目光从屏幕扫过,缓缓地落在苏沐沐的身上。用视线将她修长的身子勾画出了一遍,“她。”望着他坦荡的指指自己,苏沐沐目瞪口呆,就差原地引发爆炸了,“不好意思,我有用视线将她纤细的身子勾勒了一遍,“她。”。...

厉司夜幽幽的目光从屏幕扫过,缓缓落在苏沫沫的身上。

用视线将她纤细的身子勾勒了一遍,“她。”

看着他坦然的指着自己,苏沫沫目瞪口呆,就差原地爆炸了,“不好意思,我有点……有点没听清楚,您能不能再说一次。”

“长得好看,有气质,有格调的女人才能入我的眼,苏医生,有问题?”厉司夜懒洋洋,“还是说,苏医生觉得自己长得难看,没气质也没格调?”

“……”

这个男人!

在耍流氓的同时,不动声色的将她给夸了。

让她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苏沫沫突然开始后悔,她不应该接这一单的。

“没问题。”

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将这三个字的说出口来。

男护士一脸懵逼,“所以?”

苏沫沫捂脸,“把我的脸P上去。”

男护士惊恐的看了苏沫沫一眼,“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苏医生。”

“……”

果不其然。

虽然P出来的效果很粗糙,但是原本平稳不动的数据竟然真的有了点起伏。

“我去!这一招还真的有用哎!”男护士啧啧称奇。

苏沫沫看着那上下浮动的数据,无力感涌了上来。

想要治好厉司夜好像只能从自己这里入手了?

如果治不好,就没办法离婚。

可是,如果为了治好他的病而把自己贴进去,这个婚离不离还有什么意义?

苏沫沫再一次觉得,自己好像又被套路了!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过去了,苏晴天再也忍不住了,强行闯了进来。

当她看到厉司夜一个人坐在治疗室,苏沫沫穿戴整齐,还有男护士在边上的时候,她才松了一口气,“怎么了?”

她没好气的冲着苏沫沫。

这个时候,厉司夜也走了出来。

苏沫沫并不想跟苏晴天说话,但是作为一个医生,她有责任将病人的病情交代清楚,“前面一个小时观察下来没有反应,后面用了一些特殊手段。数据有了变动,应该是往好的方向发展。”

“什么?”

有反应了?

苏晴天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

苏沫沫虽然是个贱人,但是在这方面好像还真有点本事。

如果她真的能够治好厉司夜的隐疾,让自己成功上位,自己倒也是可以考虑给她留一条活路。

“这一次只是初级的治疗……”

苏沫沫的话还没说完,厉司夜突然打断,“下一次,苏医生亲自上阵,效果可能会更显著。”

“……”苏沫沫差点没呕出一口老血。

亲自上阵?

你想得美!

苏晴天连忙警惕的走到厉司夜的身边,“司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你该去准备,预约下一次治疗了。”

厉司夜扔下这句话之后,转身就走了出去。

苏晴天一直目送厉司夜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口,她这才转过身来,防备的盯着苏沫沫,似乎想要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

那天晚上的事情,她应该已经忘了吧?

毕竟自己交给王大昌的药那可是最新款,从国外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

苏沫沫见她盯着自己,淡淡的笑着,“你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你说什么?”

“你好像很怕我跟厉司夜待在一起,对吗?”

被戳中心事,苏晴天强装镇定,“你在逗我吗?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用得着怕你?”

“嗤!”苏沫沫冷笑一声。

苏晴天懒得跟她继续这个话题,“刚才司夜的话,相信你也听到了。我现在就要预约第二次治疗,时间地点我来定。”

苏沫沫皱眉看她,这个女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司夜身体根本就没有问题,他性格冷漠,在这方面对环境,气氛,格调什么要求都很高。你们这种破诊疗室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三天之后,你直接去枫林山顶的爱之屋别墅。其他的,你就别管了。诊疗费我会三倍付给你……”

枫林山的爱之屋?

整个宁海城谁不知道,那个爱之屋是全国有名的情趣套房。

里面的东西,那可谓是应有尽有。

只有你想不到的花招,没有他做不出来的道具。

看来这一次,苏晴天对厉司夜是志在必得啊!

见苏沫沫不说话,苏晴天威胁道,“苏沫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被爹地赶出门,无依无靠,就想借着这个机会攀上厉司夜这颗摇钱树,瞬便恶心我是不是?我告诉你,休想!这一次,你最好别耍手段,否则我会让你失去你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你敢!”

苏沫沫条件反射的想到了苏唯一和苏仅仅两个孩子。

苏晴天笑得狰狞,“不信,你就试试看!”

说完这话,她扭着腰肢,嚣张无比的走了。

苏沫沫的底线就是两个孩子,只要苏晴天敢碰她的孩子,她就算豁出这条命,也要跟她鱼死网破。

不过。

现在事情好像还没到那个地步。

不如,自己就按照苏晴天的去做。

只要她跟厉司夜两个人能够成功圆房,厉司夜应该就会同意跟自己离婚吧?

这样,自己也不用赔进去了。

简直就是两全其美。

可是……

为什么一想到他们两个人要颠鸾倒凤,她心里某个角落,会有一点点酸酸涩涩的感觉?

送走了厉司夜这尊大佛之后,时间仿佛过的非常快。

很快就到了要去接两小只的时候。

想着小仅仅最喜欢吃幼稚园对面蛋糕店的松塔,苏沫沫提前二十分钟来到了小太阳幼稚园的门口。

刚刚挑好东西,她正准备去买单,突然听到收银台那边传来一阵骚动。

只听到噗通一声,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猛地跪在了地上。

站在她对面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穿着松散的运动装,鸭舌帽遮住了大半边脸,看不清长相和表情。

“姐姐,我求求你了……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但是我已经,我已经……”

黛小柔哽咽着,抽泣着,伸手轻抚自己的肚子,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我知道,你已经怀孕了是吗?而且你怀的还是我未婚夫的孩子,现在你跪在这里就是要求我退位让贤,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对不对?好的,我答应,现在我能走了吗?”

第1章 替身

2021-01-14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祸,她&的哥哥

    一场车祸,她失去了妈妈,最疼她的哥哥也变成了植物人。

  • 睡着的&睁开了

    原本沉睡着的男人听到动静,突然睁开了眼睛,翻身站了起来。

  • &,像一

    黑暗中的男人,像一只猎食的狮子看到了猎物,猛地扑了过来……

  • ,这一&苏家的

    苏晴天笑得一脸得意,乖巧无比的坐在父亲苏振刚身边,“爸,这一次还真是意外的收获。你放心吧,这一次苏家的经济困难很快就能解决了。你养了这个女儿这么多年,总算是替苏家做了一点贡献了。”

  • 什么出&美梦,

    “让她平时装的冰清玉洁的,现在变成残花败柳,我看她还拿什么出去卖弄风,騷,勾引书景哥哥。我猜她现在还在做春秋美梦,等着我们出钱给她那个活死人哥哥看病呢!真是想得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