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厉司夜有隐疾。她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也就是说,他们没有酒后乱性?太好了!看到苏沫沫瞬间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厉司夜烦躁到了极点。他翻身站了起来,冷漠的去了阳台。他...

是呀!

厉司夜有隐疾。

她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也就是说,他们没有酒后乱性?

太好了!

看到苏沫沫瞬间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厉司夜烦躁到了极点。

他翻身站了起来,冷漠的去了阳台。

他拨通了秦子漾的电话,“她醒来之后,昨晚发生的事情都不记得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子漾还在床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这个啊,昨天时间太赶,我忘记跟你说清楚了。王大昌给小嫂子灌的那种是最新型的助兴药。这种药会让女人失去理智,但是身体的什么反应都是真实的……”

“说重点。”

“咳咳,重点就是……这个药在事后,会让人忘记发生过的事情。那些顽劣的富二代就喜欢用这种药,避免麻烦……我昨天给小嫂子打了解毒针,但是这个后遗症没办法控制。”

“……”

厉司夜面色冰冷,沉默不语。

“二哥,其实这样对小嫂子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一个女孩子碰到那种事情,难免会有阴影的,忘了倒好,对不对?小嫂子她……”

“你叫她什么?”

“咳咳,二哥我该起了,下次再聊,拜拜!”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

厉司夜回头,看到苏沫沫趴在床沿,小心翼翼地去抓沙发上裙子。

那是今天一早,他让人送上来的。

按照她的尺码选的。

“啊!”

苏沫沫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从床上栽了下去。

眼看着自己的脸就要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一双大手突然抱住了她。

一个公主抱,她稳稳落在厉司夜的怀中。

男人强悍有力,很轻松的抱着她,“笨死了。”

苏沫沫本来被他的颜煞到,突然听到他这嫌弃的语气,顿时气的挣扎了起来,“我就是笨,摔死了也不用你管。你放开我!”

“那可不行。你可是我的主治医生,你摔死了,谁让我过性福生活?”

苏沫沫被他说的俏脸通红,一个用力,从他怀里跳了下来。

一把抱起小裙子,急吼吼冲进了浴室。

苏沫沫换衣服的时候,赫然发现从内衣裤到小裙子,全部都是她的尺码,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些不健康的画面。

昨天,一双有魔力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

每次一寸肌肤都没有错过。

该不会是那个时候,他把自己的尺寸给……

天呐!

苏沫沫,你是疯了吗?

一天到晚脑袋里面在想些什么?

等她磨磨蹭蹭终于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厉司夜已经穿戴完毕,恢复到了以前那个衣冠楚楚的模样,正在打电话。

“妈咪?”厉司夜扭头看向洗手间。

看到一袭红色小礼服裙的苏沫沫之后,眼睛微微一亮,“她刚刚穿好衣服……”

妈咪?

是自己的两个孩子!

苏沫沫脸色顿时大变,冲上去就要抢电话,“厉司夜,你不许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

厉司夜手臂一抬,任凭她怎么蹦蹦跳跳都够不到。

扬声器被打开。

苏唯一狡黠的声音传了出来:“妈咪,你都跟厉叔叔扯证了,睡在一起是合法的,不要害羞!”

“喂,苏唯一你个臭小孩!”苏沫沫俏脸涨的通红,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妈咪!”电话那头,苏仅仅稚嫩的声音响起。

“妈咪在呢,仅仅,昨天晚上……”

“妈咪,昨天晚上宝妈带仅仅一起睡的。妈咪不要担心哦!宝妈可好了,你可以放心的跟爹地睡在一起。”

“……”苏沫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妈咪,今天你跟爹地可以一起送我们去幼稚园吗?”苏仅仅的声音小了些,小心翼翼的样子。

苏沫沫心一痛。

她知道两个孩子有多么渴望父爱。

也知道因为没有爸爸,他们在幼稚园受了多少的欺负。

可是,厉司夜会同意吗?

他们会扯证,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

厉司夜完全可以拒绝履行任何义务的,因为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仅仅,厉……爹地他很忙……”

苏沫沫的话还没说完,厉司夜突然开口打断,“再忙,也会跟妈咪一起送你们去幼稚园,嗯?”

“爹地万岁!”苏仅仅兴奋的蹦了起来。

“乖乖在家里等我们,嗯?”

“好的,爹地!”

电话挂断之后,苏沫沫还有些呆呆的站在原地,有些木讷的看着厉司夜。

这个男人……

看上去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酷。

甚至,还挺有那么一点人情味儿的。

“我知道我很帅,但是你这样看着我,我担心我会控制不住再次吻你。”厉司夜眯起眸子,嘴角上扬。

“唔!”

苏沫沫连忙捂住嘴巴,低头暴走。

一个小时之后,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了小太阳幼稚园的门口。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气场逼人,英俊无比的男人率先走了下来。

他怀里抱着一个漂亮的小男孩,转身拉开车门。

一个穿着红色小礼服裙的年轻漂亮的女人牵着一个同样精致的小女孩子走了下来。

一家四口,天崩地裂似的般配和谐。

让过来送孩子的那些家长频频侧目,眼底纷纷露出惊艳的目光。

“爹地妈咪,以后你们要常常送我们来幼稚园哦!”

苏仅仅得意的抱着厉司夜的脖子,用力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

苏沫沫咬唇,不敢替厉司夜做决定。

厉司夜却蹲下来,将苏仅仅放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会的。乖乖去上课,嗯?”

“太好了!爹地妈咪再见!”

看着两个孩子兴高采烈的被老师领进教室,厉司夜率先上车。

苏沫沫站在原地,看着缓缓关上的车门。

“还不上车?打算穿着高跟鞋走回医院?”

车窗玻璃缓缓的被摇下来,厉司夜扫了她一眼。

苏沫沫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车。

车子徐徐启动,朝着中心医院而去。

厉司夜昨天陪了两小只一整天,所有工作都堆积了下来。

这会儿一上车就开始处理公务。

苏沫沫不时用余光偷瞄他。

人们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今天一见,还真是这样。

第1章 替身

2021-01-14

书评(162)

我要评论
  • 发出来&尊贵无

    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俊脸,深邃的五官像是上帝镌刻过,周身散发出来的更是尊贵无比的气质。

  • ,根本&又肥又

    这……高大歆长的身姿,还有声音,根本就不是那个又矮又丑又肥又老的王总!

  • &老又丑

    苏晴天为了嫁入豪门,竟然给她下药,把她送到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床上!

  • ,勾引&哥。我

    “让她平时装的冰清玉洁的,现在变成残花败柳,我看她还拿什么出去卖弄风,騷,勾引书景哥哥。我猜她现在还在做春秋美梦,等着我们出钱给她那个活死人哥哥看病呢!真是想得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