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条件?”“我要要看见你跟厉司夜的复婚证。”复婚证?苏沫沫愣了一秒钟。她跟厉司夜打结婚了证原本是一个例外。这一次,即使她不主动提出,厉司夜怕是迟早也会找上离婚证?。...

“什么条件?”

“我必须要看到你跟厉司夜的离婚证。”

离婚证?

苏沫沫愣了一秒。

她跟厉司夜打结婚证本来就是一个例外。

这一次,就算她不主动提出来,厉司夜恐怕早晚也会找上门来。

“我答应你。”

见苏沫沫答应的如此爽快,苏振刚起了疑心,“苏沫沫,我可警告你,你如果敢耍手段,我……”

“苏振刚,你有苏晴天和那个狐狸精,可是我只有一个哥哥!”苏沫沫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苏振刚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歇斯底里的苏沫沫。

他愣了一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往事,有点心虚的退后了一步,“等你把离婚证拿到手,我会让你见他的。”

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苏沫沫心中一片悲凉。

这个男人就是她的父亲。

是妈妈放弃一切也要在一起的男人。

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气坏了,苏沫沫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在翻腾,就连手脚都控制不住在轻微发抖。

她现在很不舒服。

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她不想被苏振刚看到她软弱的样子。

可是,她甚至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突然感觉到双腿无力,紧接着两眼发黑,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迷迷糊糊之间,她隐约看到一个妙龄女子从窗帘后面走了出来。

是——苏晴天!

“晴天,她不是已经答应离婚了吗?你这是干什么?”

“离婚?这个小贱人有什么资格坐上厉太太的位置?她没跟司夜扯证,今天我就放过她了。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下三滥,凭什么跟我争?敢在司夜面前诋毁我,我要她生不如死!”

苏振刚隐约有点担心,“可是,不管怎么说,她毕竟跟厉司夜领过证了。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们……”

“爸,你放心吧。我既然敢动她,自然一切都准备好了。五年前,她走了狗屎运,王总那边已经很不爽了。五年后,她就没这个运气了……”

苏晴天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五年前自己走了狗屎运?

苏沫沫还想继续听下去,可是她再也支撑不住,两眼一黑,彻底晕厥了过去。

***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炸的耳朵生疼。

四周的空气里,弥散着浓重的烟味和酒味,令人作呕。

苏沫沫艰难无比的睁开了眼睛,瞬间被呛得咳嗽了起来。

“王总,她醒了!”

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

苏沫沫瞬间察觉到四周有无数道目光朝着自己投射过来。

她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全身软绵绵的,根本用不上力气。

只能歪歪斜斜的靠在沙发上,低低的喘着气。

“小侄女,五年不见,你比以前更好看,更成熟有风韵了,我喜欢!哈哈哈!”

王总搓着手掌,笑得一脸猥琐的走了过来。

贪婪的目光在苏沫沫的身上扫视着,“还别说,小侄女,这套兔子装谁穿着都没有你好看。这胸是胸,腰是腰,腿是腿,光是看一眼,都让我兽血沸腾啊!极品,果然是极品!”

直到这个时候,苏沫沫才发现。

自己昏迷过去之后,竟然被换上了一套类似于泳装的连体情趣服装,穿着高跟鞋,头上带着兔耳朵,小屁屁后面还跟着小尾巴。

而站在她面前的,就是五年前夺走了她清白的那个又老又丑满身横肉的猥琐男人——王大昌!

五年前,她饮料里面被加了料,黑暗中被他强迫。

这是她这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她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的生活回到正轨。

五年后,她再也无法去忍受跟这个猥琐的老男人再有任何一丁点的关系!

“别碰我,放我走!”

苏沫沫怒斥,可是药物让她全身脱力。

明明就是骂人的话,可说出口就像是小猫呜咽。

“别碰你?哈哈哈!小侄女,你睁开眼睛好好看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穿成这样,到这里来,难道你还想着今天能够全身而退?”

王大昌往旁边一让,苏沫沫这才看清楚,这是一栋富丽堂皇的别墅。

不过别墅内部被改造成了一个酒吧似的狂欢场所。

这里面灯光昏暗,乌烟瘴气。

四周都是喝高了的男男女女。

女人们衣着暴露,随意的坐在男人们的腿上,亲密的喝酒聊天唱歌。

有兴致上来的,干脆躲到旁边的洗手间,阳台就开始干柴烈火。

苏沫沫小脸上血色一下子褪净。

这里这么多人,她跑不掉,来硬的也不是这些男人的对手。

她只能智取。

她不动声色,一口重重咬在自己的舌头上。

口腔里,血腥味瞬间扩散。

尖锐的痛感让她迅速清醒了几分,也找回了一些力气。

强压下心中恐惧,她缓缓地站了起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一步一步朝着王大昌那边走了过去。

她不能让王大昌看出来她被下了药,无法反抗。

苏沫沫本来就长得很漂亮,再加上那魔鬼般的身材。

每一步都好像踩在男人们的心尖上。

特别是她媚笑起来,更是勾魂夺魄,让那些男人直接傻眼。

“王总,您可真会开玩笑。像您这样有权有势,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能够看上我,简直就是我的荣幸。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愿意呢?”

苏沫沫腰肢一软,直接坐在了王大昌的腿上。

这个小家伙被送过来的时候,还听说她性子多刚烈,王大昌本来还以为有点棘手。

可没想到,竟然是个这么识时务的小东西。

也好,省的他把那种药拿出来了。

做这种事情,你情我愿反而更加酣畅淋漓。

苏沫沫撒娇耍赖,硬是劝得王大昌喝了七八杯高度数的白兰地。

原本是打算灌醉他的。

可是这么多酒下肚,他非但没有一点醉意,反而越来越清醒亢奋。

“王总,再喝一杯嘛。”

就在苏沫沫劝第十杯的时候,王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小家伙,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想灌醉我?别做梦了,我可是千杯不醉。而且喝的越多,越勇猛。”

第1章 替身

2021-01-14

书评(423)

我要评论
  • 到动静&了起来

    原本沉睡着的男人听到动静,突然睁开了眼睛,翻身站了起来。

  • ,竟然&药,把

    苏晴天为了嫁入豪门,竟然给她下药,把她送到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床上!

  • 男朋友&靠这个

    要不是因为她谈过的男朋友太多,做处女膜修复手术都没用,用得着靠这个小贱人吗?

  • 第一豪&氏财团

    曾经无数次在电视上见过他的影像,Z国第一豪门,厉氏财团的总裁厉司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