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沐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温柔如水暧昧不明。但是,仅有站在她身边的厉司夜才看可以得到她眼底浓浓的警告:不配合好,我就把你不举的事情公之于众。厉司夜多很聪明?怎么可能会看不出苏沐沐心可是,只有站在她身边的厉司夜才看得到她眼底浓浓的警告:不配合,我就把你不举的事情公之于众。。...

苏沫沫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温柔暧昧。

可是,只有站在她身边的厉司夜才看得到她眼底浓浓的警告:不配合,我就把你不举的事情公之于众。

厉司夜多聪明?

怎么可能看不出苏沫沫心底的小九九?

他非但没有拆穿,反而顺从的揽住她的细腰。

长臂一收,直接将她抱的靠在自己胸前。

垂眸,在她耳畔吹气,“不好意思,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老婆?”

一声“老婆”叫的苏沫沫一个激灵。

这才发现两个人的距离靠的有多近,姿势有多暧昧。

她条件反射想要推开他,可是男人的大手毫不客气的在她后腰吃豆腐,瞬便抽空低声警告,“作戏就要做全套,现在把我推开,是想被她们扒光了拍视频发到网上去?”

“……”

一句话瞬间让苏沫沫全身僵硬,无法动弹。

她暗暗磨牙:

明明是自己脱他下水来着,怎么到最后反到成了他占便宜了?

算你狠!

厉司夜看到怀中的几乎快要炸毛的小野猫,眼底闪过笑意:她这张牙舞爪的样子,真是可爱死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按在怀中,将她身上的毛捋顺抚平。

不过,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眼底暖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极寒的冷意。

他冷蔑的扫过一脸惊恐的杨超,“刚才,你是说我老婆……勾引你?”

“我……”

杨超艰难的吞了口口水,满肚子冤枉的话根本就说不出来了。

是个明眼人就知道。

杨超和厉司夜两个人摆在一起,只要那个女人不是瞎子,都知道要选谁!

有这样一个帅到人神共愤的老公,怎么可能还去勾引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猥琐男?

这不是栽赃陷害又是什么?

“我就说嘛,这两个人站在一起才是天造地设一对璧人,简直太般配了!”

“你们这对夫妻脸皮比城墙还厚啊,也不回家照照自己什么熊样。这位医生老公这么帅,怎么可能看上你?”

“我看你们就是专门的医闹团队,故意到医院找茬碰瓷骗钱的吧?”

“对了,我认识这位先生。他好像是厉氏集团的总裁厉司夜!”

“天哪,是厉大少!”

“你们这两个人完蛋了,今天竟然敢欺负厉大少的夫人,赶紧回家买棺材等死吧!”

“……”

听到周围那群人的纷纷议论,杨超夫妇的脸色瞬间一片菜色。

厉家?

厉司夜?

难道就是那个跺一跺脚,帝都都要震三震的厉大少?

杨超两个口子一个激灵,吓得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两个人战战兢兢的爬到了苏沫沫的面前,拼命的开始磕头,“苏,苏大夫,苏医生,对不起,是我们有眼不识金镶玉,对不起,请你饶了我们吧?”

十万块的确是一笔不少的钱。

但是如果他们知道要对付的人是厉司夜的老婆,打死他们也不敢来啊。

十万块,他们怕是有命拿,没命花啊!

苏沫沫最讨厌的就是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的人。

可是这并不代表被人欺负了,她就得以德报怨,一笔勾销,“刚才你冲进来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说我勾引了你老公,还被你捉奸在床。现在怎么突然就认起错来了,这件事你可要说清楚,否则别人还以为我仗势欺人!”

“没有!都是我在胡说八道!您根本就没有勾引我老公,我也没有把你们捉奸在床!”女人悔得肠子都青了,一巴掌一巴掌用力的扇自己的嘴巴,没两下整个脸就肿的跟猪头一样,“是,是有人给我打了十万块,让我陷害你,最好能够把你赶出宁海城。我是被钱迷了心窍,才会一时糊涂……”

竟然是这样!

围观的群众在听到这番话之后,顿时发出一阵惊呼声。

苏医生果然是被陷害的!

既然事情已经真相大白,苏沫沫也懒得在继续纠缠。

毕竟,她手上也没有他们两个口子跟苏晴天勾结陷害自己的证据。

更何况,在整个过程中,厉司夜那个家伙全程抱着自己的腰,在这样继续下去,自己身上这点嫩豆腐已经差不多被他给吃光了!

见苏沫沫没有追究,杨超拽着自己老婆,灰溜溜的跑了。那跌跌撞撞的样子,就好像后面有鬼在追。

苏晴天怎么能想到,自己精心策划的这一场戏,竟然就以这种方式结束了。

苏沫沫那个贱人非但没有丢掉工作,滚出宁海成,反而莫名其妙就背上厉司夜夫人的光环!

偷鸡不成蚀把米,只怕说的就是她了吧?

这怎么能不让她气到暴走?

她担心苏沫沫会借着这个机会发难,所以趁着看热闹的人散开的时候,混在人群中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大厅很快恢复了最初的平静有序。

“厉先生,你肯帮我,我十分感激,但是现在能不能把你的手从我腰上挪开?”苏沫沫扭头,气到鼓起了腮帮子。

厉司夜多看了她一眼,“苏医生这是想,过河拆桥?”

“什么过河拆桥啊?”苏沫沫有点气短,“……大不了以后我还你这个人情就好了。”

“说话算话?”

“女子一言,驷马难追——喂,你拉我去哪儿啊?”

“我现在就有件事需要苏医生帮忙。”

“可是……我还要上班……”

“今天你休假。”

“你又不是院长,凭什么让我放假,你放开我!”

“就凭,这家医院是厉家旗下的产业,这个理由够不够?”

“……”

苏沫沫竟无言以对。

只能任凭厉司夜将自己塞进劳斯莱斯,系好安全带。

黑色的豪车飞快的驶入车流,一路穿行。

厉司夜默默的掏出手机,不知道拨了谁的号码,“计划有变,时间改成上午十点。”

什么计划?

怎么听上去很危险的样子?

苏沫沫等他将电话挂断之后,才鼓起勇气弱弱的开口,“厉少,能不能告诉我,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厉司夜慢条斯理的放下电话,低头开始翻看文件。

他全程冷脸,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给她,漫不经心的扔了一句:“到了你就知道了。”

第1章 替身

2021-01-14

书评(391)

我要评论
  • &婿,还

    “爸爸,还是您比较厉害。不但让我钓到了金龟婿,还能够把那个丧门星赶出去,简直就是一石二鸟!”

  • 沫,怎&要你替

    “苏沫沫,怎么说我们也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只要你替我陪了王总一晚上,我就能够嫁入豪门了。”

  • 入豪门&给她下

    苏晴天为了嫁入豪门,竟然给她下药,把她送到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床上!

  • 男人的&床上。

    她的亲生父亲,为了企业的困境,将她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

  • &到动静

    原本沉睡着的男人听到动静,突然睁开了眼睛,翻身站了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