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侯和阮氏心里隐隐焦躁。望着众人离开了,南安侯回夫人的正院想歇口气。他的妾室们看见外人都走了,争相跑来,一个个娇声俏语。这个说:“侯爷,上次吓哭婢妾了。”那个说:“侯爷,幸好您没事儿,妾身啊怕死您了。”美人多是好事,但是遇上烦心的事事时,美他的妾室们看到外人都走了,纷纷跑来,一个个娇声俏语。。...

南安侯和阮氏心里隐隐不安。看着众人离开,南安侯回到夫人的正院想歇口气。

他的妾室们看到外人都走了,纷纷跑来,一个个娇声俏语。

这个说:“侯爷,刚才吓死婢妾了。”

那个说:“侯爷,还好您没事,妾身真是担心死您了。”

美人多是好事,可是遇到烦心事时,美人们还来撒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227)

我要评论
  • 一壶酒&杯酒,

    立即有人拿着一壶酒上来,倒了两杯酒,一人灌了一杯下去。

  • ”守门&的太监

    “算了,就当做做好事,让她们一起把。”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不忍道。

  • 看她惨&够了,

    “好了,人你也见了,快点,喂她们喝酒,皇后娘娘说了,趁早好扔出宫去。”顺公公像看耍猴戏一样看她惨叫着爬着,看了半天后,觉得欣赏够了,下令道。

  • 在爬,&没爬出

    颜氏爬的更急了,只是她那手脚以一种不正常的状态扭曲着,明显用不出力来,看着拼命在爬,却实际上连两步路都没爬出。

  • 终于,&好像要

    终于,绿衣身前裸露的肌肤,再也没人看到了,颜氏死死的抱着她,好像要把自己化成一件衣服,为她遮风蔽体。

  • 绿衣的&了绿衣

    终于颜氏的手碰到了绿衣的衣裙,她还是慢慢爬过去,然后正面抱住了绿衣。

  • 的有点&寒毛直

    其余两人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这时一阵寒风吹过,让人冷的有点寒毛直竖:“好吧,那就这么拖吧。”那两人答应着,三人一起将两具尸体拖到门外。

  • 后娘娘&身边的

    “谢皇后娘娘恩典,皇后娘娘就是仁慈啊。”两个太监说着,哈着腰把门推开了,长春宫里,如今也只关了一个人——废后颜氏,不过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认为就算是称废后都是抬举了她,都称为罪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