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侯自然而然产生怀疑是颜烈和颜宁玩的栽赃栽赃。但是,府外围观群众的百姓都叫着自己望着颜家人进来,也没看见有南诏人跟随进来。南诏人长相和大楚人迥异,几眼看去就能认出来,这些百姓和颜家兄妹可素不相识。最初叫墙边有人的,是侯府的人。看见这南诏人服毒自尽的,有颜家可是,府外围观的百姓都叫着自己看着颜家人进去,没有看到有南诏人跟着进去。南诏人长相和大楚人迥异,一眼看去就能认出,这些百姓和颜家兄妹可素不相识。。...

南安侯自然怀疑是颜烈和颜宁玩的栽赃嫁祸。

可是,府外围观的百姓都叫着自己看着颜家人进去,没有看到有南诏人跟着进去。南诏人长相和大楚人迥异,一眼看去就能认出,这些百姓和颜家兄妹可素不相识。

最早叫墙边有人的,是侯府的人。

看到这南诏人自尽的,有颜家侍卫,也有侯府的下人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491)

我要评论
  • 死紧,&怎么也

    顺公公说着带人走了,留下的两人想一人拖一个先拖出去,却发现那颜氏居然抱的死紧,怎么也分不开,两人又叫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一起来帮忙,三个人却还是分不开。

  • “那是&您最得

    “那是,那是,谁让皇后娘娘身边您最得力呢,这宫里谁不知道,皇后娘娘就信您。”年长点的太监连忙奉承道。

  • ”守门&不忍道

    “算了,就当做做好事,让她们一起把。”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不忍道。

  • ”绿衣&无声息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 了扇,&“你们

    顺公公嫌弃的用手扇了扇,“你们两个,去把人拖出来。”

  • ,颜氏&人爬去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 出了一&,顺公

    门一打开,露出了一院破败,顺公公一行人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