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她们冲内院来了,您要不快避避,老奴看他们那架势,真是是打家劫舍一样啊。”“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南安侯会觉得面子挂忍不住了,“去找秦绍祖的人呢?怎么还不来?快让秦绍祖回来,看一看他外甥、外甥女做的事。”“南安侯在哪?我哥哥呢?不明白?我“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南安侯觉得面子挂不住了,“去找秦绍祖的人呢?怎么还不来?快让秦绍祖过来,看看他外甥、外甥女做的事。”。...

“侯爷,她们冲内院来了,您要不快避避,老奴看他们那架势,简直是打家劫舍一样啊。”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南安侯觉得面子挂不住了,“去找秦绍祖的人呢?怎么还不来?快让秦绍祖过来,看看他外甥、外甥女做的事。”

“南安侯在哪?我哥哥呢?不知道?我看是你们把我哥哥关起来了。”远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483)

我要评论
  • 年轻的&被扔到

    “王公公,皇后娘娘怎么想到会赐里面那人喝酒啊?”年轻的太监轻声问道,他入宫没多久,就被扔到冷宫来了,冷宫清苦,好处是他再没啥机会得罪贵人们。

  • 耀下,&光。

    宫中一片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连地上的白雪在灯光照耀下,好像都泛着红光。

  • 管好自&,生死

    年老的太监啪的一下拍了他的头:“刚刚跟你说管好自己的嘴,胡说什么?在宫里,生死都是恩典。”

  • &册立皇

    地上那人听到册立皇后时,微微抬头看过来,又再无声息了。

  • 上来,&了一杯

    立即有人拿着一壶酒上来,倒了两杯酒,一人灌了一杯下去。

  • 了那股&皇后的

    两人直接把人拖出来丢到院中积雪上,顺公公走近两步,实在忍受不了那股恶臭了,嫌恶的又退开来,说道:“颜氏,你的恩典来了。今日是圣上册立皇后的大喜日子,皇后娘娘看你活的辛苦,赐你一杯喜酒。”

  • 绿衣比&了一下

    “急什么,都说了让你们一起上路呢,嘿嘿。说起来,绿衣比你像个人样多了。”顺公公说着走到绿衣旁边,猥琐的伸手捏了捏绿衣的胸部,绿衣瑟缩了一下,不动也不叫,好像死人一样。

  • 人走了&拖一个

    顺公公说着带人走了,留下的两人想一人拖一个先拖出去,却发现那颜氏居然抱的死紧,怎么也分不开,两人又叫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一起来帮忙,三个人却还是分不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