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儿,事儿……事儿可怎么办?”秦婉如怯生生拉住颜宁问着。“宁儿,要不然先叫我父亲回来吧。或是,我们回去说祖母去?”秦妍如看见眼前事儿,会觉得难以草草收场,心里想没办法让父亲和祖母亲自出马才行了。“大表姐,二表姐,没事儿。南安侯居然敢打我,我在京城都没吃过“宁儿,要不先叫我父亲过来吧。或者,我们回家告诉祖母去?”秦妍如看到眼前这事,觉得无法收场,想着只能让父亲和祖母出面才行了。。...

“宁儿,这事……这事可怎么办?”秦婉如怯生生拉住颜宁问道。

“宁儿,要不先叫我父亲过来吧。或者,我们回家告诉祖母去?”秦妍如看到眼前这事,觉得无法收场,想着只能让父亲和祖母出面才行了。

“大表姐,二表姐,没事。南安侯竟然敢打我,我在京城都没吃过这种亏!打人还有理啦!”颜宁一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235)

我要评论
  • 的更急&一种不

    颜氏爬的更急了,只是她那手脚以一种不正常的状态扭曲着,明显用不出力来,看着拼命在爬,却实际上连两步路都没爬出。

  • 宫没多&了,冷

    “王公公,皇后娘娘怎么想到会赐里面那人喝酒啊?”年轻的太监轻声问道,他入宫没多久,就被扔到冷宫来了,冷宫清苦,好处是他再没啥机会得罪贵人们。

  • 册立皇&息了。

    地上那人听到册立皇后时,微微抬头看过来,又再无声息了。

  • 恶臭了&,嫌恶

    两人直接把人拖出来丢到院中积雪上,顺公公走近两步,实在忍受不了那股恶臭了,嫌恶的又退开来,说道:“颜氏,你的恩典来了。今日是圣上册立皇后的大喜日子,皇后娘娘看你活的辛苦,赐你一杯喜酒。”

  • 一路进&。

    顺公公一路进去,走到倒数第二间房,对后面一个太监努了努嘴,那太监上前,“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一股恶臭冲出来。

  • 荒山去&我们回

    顺公公嗤笑了一声,让人上前探了两人鼻息,“你们两个把他们拖到西角门去,让运尸的给丢到荒山去。走,我们回去复命了。”

  • 宫中一&灯光照

    宫中一片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连地上的白雪在灯光照耀下,好像都泛着红光。

  • &路的酒

    “你小子,到现在还不知道啊!宫里的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估计是送她上路的酒,你把嘴巴闭紧点,当自己是瞎子聋子,才能活的长点,明白不?”

  • 她活着&也受罪

    年轻的太监听了惊讶的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唉——早点上路也好,看她活着也受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