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莹一听见这声音,救星来了。她抬头,果真,看见南安侯走了进去。她受了委屈的扑了过去的:“父亲,她居然打我!”她说的“她”,自然而然是指颜宁了。南安侯昨天正醉花楼喝酒时会友,听人说街头有热闹的场面可看,就派下人回来看一看是什么事。下人看见侯府五姑娘在街头被人她抬起头,果然,看到南安侯走了进来。。...

刘莹一听到这声音,救星来了。

她抬起头,果然,看到南安侯走了进来。

她委屈的扑了过去:“父亲,她竟然打我!”

她说的“她”,自然是指颜宁了。

南安侯今天正在醉花楼喝酒会友,听人说街头有热闹可看,就派下人过来看看是什么事。

下人看到侯府五姑娘在街头被人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120)

我要评论
  • ,留下&,两人

    顺公公说着带人走了,留下的两人想一人拖一个先拖出去,却发现那颜氏居然抱的死紧,怎么也分不开,两人又叫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一起来帮忙,三个人却还是分不开。

  • 用手扇&两个,

    顺公公嫌弃的用手扇了扇,“你们两个,去把人拖出来。”

  • &上,顺

    两人直接把人拖出来丢到院中积雪上,顺公公走近两步,实在忍受不了那股恶臭了,嫌恶的又退开来,说道:“颜氏,你的恩典来了。今日是圣上册立皇后的大喜日子,皇后娘娘看你活的辛苦,赐你一杯喜酒。”

  • 关了一&,都称

    “谢皇后娘娘恩典,皇后娘娘就是仁慈啊。”两个太监说着,哈着腰把门推开了,长春宫里,如今也只关了一个人——废后颜氏,不过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认为就算是称废后都是抬举了她,都称为罪奴。

  • 册立皇&后时,

    地上那人听到册立皇后时,微微抬头看过来,又再无声息了。

  • 头,看&到自己

    地上的废后颜氏听到绿衣,拼命撑着抬起头,看到自己前面二三十步远的地方,跪坐着一个宫人,在两盏宫灯的映照下,只看到她垂着头披头散发,一身衣物已不能蔽体,露出的胸部上都是针刺刀割的痕迹。

  • “姑娘&”绿衣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 来,看&没爬出

    颜氏爬的更急了,只是她那手脚以一种不正常的状态扭曲着,明显用不出力来,看着拼命在爬,却实际上连两步路都没爬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