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阁里,珠宝首饰琳琅满目,饶是颜宁不太不喜欢的,但是被几样精巧细致的样子被吸引住了。秦家姐妹也看见了不喜欢的头面。最后,秦家姐妹一人挑了一套头面,她们又帮颜宁挑了一套南珠镶有的头面,样式活波,很衬颜宁的性子。颜宁自己看上了一只空心银簪,会觉得和自己放秦家姐妹也看到了喜欢的头面。。...

珍宝阁里,珠宝首饰琳琅满目,饶是颜宁不太喜欢的,还是被几样精巧的样子吸引住了。

秦家姐妹也看到了喜欢的头面。

最后,秦家姐妹一人挑了一套头面,她们又帮颜宁挑了一套南珠镶嵌的头面,样式活泼,很衬颜宁的性子。

颜宁自己看中了一只空心银簪,觉得和自己放弓弦的镯子很配。又看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500)

我要评论
  • 把门推&不过皇

    “谢皇后娘娘恩典,皇后娘娘就是仁慈啊。”两个太监说着,哈着腰把门推开了,长春宫里,如今也只关了一个人——废后颜氏,不过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认为就算是称废后都是抬举了她,都称为罪奴。

  • 西边的&是宫内

    在皇宫西边的长春宫,在新后命令下,宫门口也应景的挂上红灯,只是宫内还是一片死寂。毕竟是冷宫,再如何妆点还是透出死气,除了门口守门的两个太监,再无人气走动。

  • 绿衣的&然后正

    终于颜氏的手碰到了绿衣的衣裙,她还是慢慢爬过去,然后正面抱住了绿衣。

  • 氏听到&盏宫灯

    地上的废后颜氏听到绿衣,拼命撑着抬起头,看到自己前面二三十步远的地方,跪坐着一个宫人,在两盏宫灯的映照下,只看到她垂着头披头散发,一身衣物已不能蔽体,露出的胸部上都是针刺刀割的痕迹。

  • 宫人被&到向自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