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宁也没实证,也没说秦府众人,自己产生怀疑与南安侯府有关,何况,她会觉得,报仇雪恨,但是自己不动手很痛痛快快。秦家的几位表哥们都有职他身,不能够在家里久待,会边关的回边关,回南阳郡的回南阳郡。一下子,秦府又从原本的热闹的场面,变为一府老幼妇孺了。颜宁跟秦老夫人磨秦家的几位表哥们都有职在身,不能在家久留,会边关的回边关,回南阳郡的回南阳郡。一下子,秦府又从原本的热闹,变成一府老幼妇孺了。。...

颜宁没有实证,没有告诉秦府众人,自己怀疑与南安侯府有关,况且,她觉得,报仇,还是自己动手比较痛快。

秦家的几位表哥们都有职在身,不能在家久留,会边关的回边关,回南阳郡的回南阳郡。一下子,秦府又从原本的热闹,变成一府老幼妇孺了。

颜宁跟秦老夫人磨着要上街逛逛,可连着两次遇险,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443)

我要评论
  • &吱呀”

    顺公公一路进去,走到倒数第二间房,对后面一个太监努了努嘴,那太监上前,“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一股恶臭冲出来。

  • 抱住了&。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 又叹了&也受罪

    年轻的太监听了惊讶的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唉——早点上路也好,看她活着也受罪。”

  • 太监啪&什么?

    年老的太监啪的一下拍了他的头:“刚刚跟你说管好自己的嘴,胡说什么?在宫里,生死都是恩典。”

  • 啊?”&宫清苦

    “王公公,皇后娘娘怎么想到会赐里面那人喝酒啊?”年轻的太监轻声问道,他入宫没多久,就被扔到冷宫来了,冷宫清苦,好处是他再没啥机会得罪贵人们。

  • 太监摸&着头,

    年轻的太监摸着头,连连点头,两人又和刚刚一样,靠着门口坐下来烤火了。

  • 像终于&到向自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