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楚谟的王府侍卫训练有素,看见世子冲去时,一半人跟随世子去截车,一半人上屋顶追凶。颜宁追屋顶时,屋顶早已空无一人,“你们看见什么了?”她问王府的侍卫。当先的侍卫摇了摇摇头,“那人身手通常,虽然对周围的地形很陌生。”那凶手看见王府中他时,仓颜宁追到屋顶时,屋顶早就空无一人,“你们看到什么了?”她问王府的侍卫。。...

跟着楚谟的王府侍卫训练有素,看到世子冲去时,一半人跟着世子去拦车,一半人上屋顶追凶。

颜宁追到屋顶时,屋顶早就空无一人,“你们看到什么了?”她问王府的侍卫。

领头的侍卫摇了摇头,“那人身手一般,但是对周围的地形很熟悉。”

那凶手看到王府中人时,仓皇射出一箭,立即跳下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365)

我要评论
  • 己爬来&也向那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 年轻的&太监轻

    “王公公,皇后娘娘怎么想到会赐里面那人喝酒啊?”年轻的太监轻声问道,他入宫没多久,就被扔到冷宫来了,冷宫清苦,好处是他再没啥机会得罪贵人们。

  • 一壶酒&下去。

    立即有人拿着一壶酒上来,倒了两杯酒,一人灌了一杯下去。

  • 喝的,&是瞎子

    “你小子,到现在还不知道啊!宫里的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估计是送她上路的酒,你把嘴巴闭紧点,当自己是瞎子聋子,才能活的长点,明白不?”

  • 氏的手&碰到了

    终于颜氏的手碰到了绿衣的衣裙,她还是慢慢爬过去,然后正面抱住了绿衣。

  • 怎么也&是分不

    顺公公说着带人走了,留下的两人想一人拖一个先拖出去,却发现那颜氏居然抱的死紧,怎么也分不开,两人又叫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一起来帮忙,三个人却还是分不开。

  • 口气:&上路也

    年轻的太监听了惊讶的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唉——早点上路也好,看她活着也受罪。”

  • 事,让&”守门

    “算了,就当做做好事,让她们一起把。”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不忍道。

  • &到了,

    终于,绿衣身前裸露的肌肤,再也没人看到了,颜氏死死的抱着她,好像要把自己化成一件衣服,为她遮风蔽体。

  • ”绿衣&两人再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