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南安侯?”颜烈听到这名字,没法装隐形人了,“那个酒囊饭袋有这胆量?”不是他看不起南安侯,而是在南州这几日,听到的南安侯,真的是酒囊饭袋,贪婪胆小、欺软怕硬,好色成性。估计南安...

“是南安侯?”颜烈听到这名字,没法装隐形人了,“那个酒囊饭袋有这胆量?”

不是他看不起南安侯,而是在南州这几日,听到的南安侯,真的是酒囊饭袋,贪婪胆小、欺软怕硬,好色成性。

估计南安侯做的最正经的事,就是生女儿了。

“未必是他指使的。但是,他肯定有干系,那人进了他府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81)

我要评论
  • 跟你说&,胡说

    年老的太监啪的一下拍了他的头:“刚刚跟你说管好自己的嘴,胡说什么?在宫里,生死都是恩典。”

  • &衣爬去

    “啊!啊!”一直默不作声的颜氏,忽然发狂一样叫着,向绿衣爬去。

  • 痛的惨&人爬去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 娘就是&举了她

    “谢皇后娘娘恩典,皇后娘娘就是仁慈啊。”两个太监说着,哈着腰把门推开了,长春宫里,如今也只关了一个人——废后颜氏,不过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认为就算是称废后都是抬举了她,都称为罪奴。

  • 前裸露&,再也

    终于,绿衣身前裸露的肌肤,再也没人看到了,颜氏死死的抱着她,好像要把自己化成一件衣服,为她遮风蔽体。

  • 太监一&三个太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