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明翰的打算是,只要你这女官承认上次虹霓谴责的话,他就趁势说要带回家去查一查,事儿今天晚上也就来此直至了。哪明白那女官也不知道是上次被又绑又塞嘴的有点儿气血上头,但是平常跟随琼玉公主猖狂惯了。听见雷明翰的问话,那女官也没一点儿犹豫:“公主殿下盼咐我来传令,哪知道那女官也不知是刚才被又绑又塞嘴的有点气血上头,还是平时跟着琼玉公主嚣张惯了。。...

雷明翰的打算是,只要这女官否认刚才虹霓指责的话,他就顺势说要带回去查查,这事今晚也就到此为止了。

哪知道那女官也不知是刚才被又绑又塞嘴的有点气血上头,还是平时跟着琼玉公主嚣张惯了。

听到雷明翰的问话,那女官没有一点迟疑:“公主殿下吩咐我来传令,说连日奔波身体疲倦,今晚的晚宴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269)

我要评论
  • &好像要

    终于,绿衣身前裸露的肌肤,再也没人看到了,颜氏死死的抱着她,好像要把自己化成一件衣服,为她遮风蔽体。

  • 后面一&门,一

    顺公公一路进去,走到倒数第二间房,对后面一个太监努了努嘴,那太监上前,“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一股恶臭冲出来。

  • 呢,嘿&了捏绿

    “急什么,都说了让你们一起上路呢,嘿嘿。说起来,绿衣比你像个人样多了。”顺公公说着走到绿衣旁边,猥琐的伸手捏了捏绿衣的胸部,绿衣瑟缩了一下,不动也不叫,好像死人一样。

  • 废后颜&看到她

    地上的废后颜氏听到绿衣,拼命撑着抬起头,看到自己前面二三十步远的地方,跪坐着一个宫人,在两盏宫灯的映照下,只看到她垂着头披头散发,一身衣物已不能蔽体,露出的胸部上都是针刺刀割的痕迹。

  • 年轻的&人又和

    年轻的太监摸着头,连连点头,两人又和刚刚一样,靠着门口坐下来烤火了。

  • 抱住了&两人再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 应景的&,再如

    在皇宫西边的长春宫,在新后命令下,宫门口也应景的挂上红灯,只是宫内还是一片死寂。毕竟是冷宫,再如何妆点还是透出死气,除了门口守门的两个太监,再无人气走动。

  • 接把人&丢到院

    两人直接把人拖出来丢到院中积雪上,顺公公走近两步,实在忍受不了那股恶臭了,嫌恶的又退开来,说道:“颜氏,你的恩典来了。今日是圣上册立皇后的大喜日子,皇后娘娘看你活的辛苦,赐你一杯喜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