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霓跟随秦府领路的婆子,往前院走去。身后,两个粗使婆子押着那个女官。现在的这女官,哪除了上次的傲气十足和光鲜亮丽?一身衣裙零乱,嘴里塞子帕子,头发也零乱了,活脱脱一个疯婆子。这女官在琼玉公主面前是满脸通红的,几曾被人如此看待过。昨日,公主殿下说要给大楚现在这女官,哪还有刚才的倨傲和光鲜?一身衣裙凌乱,嘴里塞子帕子,头发也散乱了,活脱脱一个疯婆子。。...

虹霓跟着秦府引路的婆子,往前院走去。身后,两个粗使婆子押着那个女官。

现在这女官,哪还有刚才的倨傲和光鲜?一身衣裙凌乱,嘴里塞子帕子,头发也散乱了,活脱脱一个疯婆子。

这女官在琼玉公主面前也是得脸的,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今日,公主殿下说要给大楚个下马威,她就出了这主意,又主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后命令&应景的

    在皇宫西边的长春宫,在新后命令下,宫门口也应景的挂上红灯,只是宫内还是一片死寂。毕竟是冷宫,再如何妆点还是透出死气,除了门口守门的两个太监,再无人气走动。

  • 看耍猴&着,看

    “好了,人你也见了,快点,喂她们喝酒,皇后娘娘说了,趁早好扔出宫去。”顺公公像看耍猴戏一样看她惨叫着爬着,看了半天后,觉得欣赏够了,下令道。

  • 后娘娘&啊?”

    “王公公,皇后娘娘怎么想到会赐里面那人喝酒啊?”年轻的太监轻声问道,他入宫没多久,就被扔到冷宫来了,冷宫清苦,好处是他再没啥机会得罪贵人们。

  • &开,露

    门一打开,露出了一院破败,顺公公一行人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

  • &么会到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 毒药让&绿衣的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 片喜气&耀下,

    宫中一片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连地上的白雪在灯光照耀下,好像都泛着红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