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碎缘34书友的加更~~~~~~~~颜烈和颜宁说着话,了快到晚膳时分,两人回秦老夫人的花厅里,秦绍祖带着子侄正和老夫人闲谈,王氏带着媳妇们忙着摆晚膳了。苏氏说早上要吃素食,回自己的院中吃饭时,没在老夫人身边侍候。“阿烈,宁儿,你们先坐会,等“阿烈,宁儿,你们先坐会,等下就开饭了。”王氏看到两人进来,连忙招呼让他们先去花厅正厅坐会儿。。...

为碎缘34书友的加更

~~~~~~~~

颜烈和颜宁说完话,已经快到晚膳时分,两人回到秦老夫人的花厅里,秦绍祖带着子侄正和老夫人闲聊,王氏带着媳妇们忙着摆晚膳了。苏氏说晚上要吃素,回自己的院中吃饭,没在老夫人身边伺候。

“阿烈,宁儿,你们先坐会,等下就开饭了。”王氏看到两人进来,连忙招呼让他们先去花厅正厅坐会儿。

颜烈和颜宁答应一声,来到正厅,跟舅舅表哥、表姐们问过好,秦老夫人已经搂过颜宁坐到自己边上,颜烈坐到秦永山边上。

“今日这寿宴累坏你们了,老大媳妇,你也坐下歇会吧。”秦老夫人招呼王氏道。

“媳妇不累。其实,母亲,这是您七十大寿,应该叫个戏班子或者杂耍,多热闹热闹才好。”王氏觉得婆母这寿宴办的简单了些,“前年南安侯家就五姑娘刘莹及笄,还热闹了一天呢。”

本来依她的意思,是要午宴晚宴连着,最好再唱个三天堂会。

当初在娘家时,她祖母六十大寿就是这么操办的。

秦家如今的家势,比起当初自己娘家,好歹还要强上几分,她本来是想大办一场,也让南州府里的夫人们看看秦家的声势。

“我们家不比人家,不用太讲究排场,还是简单点好。依我说啊,我们一家人坐着热闹热闹就好,其实今日这样我都嫌太闹腾了。”秦老夫人慢慢说道,“南安侯家到底是侯府,我们家不用跟他们比。”

王氏讪讪的答应了一声。

秦老夫人看她脸色有点黯淡,又笑着说:“就今日这样,妍如都说太累了,要依你的意思办,妍如还不得叫苦连天啊。”

“祖母真是的,人家就说了一句,您就记上了。为了祖母,再累孙女儿也愿意。”秦妍如看拉扯上自己,连忙说道。

“就你嘴巧,抱怨也抱怨了,忠心也表了,两头不落空啊。”秦老夫人取笑道。

王氏也笑了,直说秦妍如没规矩。

秦老夫人看王氏脸色转圜了,暗暗叹了口气,王氏人是好的,心也还算良善,只是略虚荣好强了些。好面子不是问题,但是他们这种官宦人家,不识时务的掐尖,最后只会折了自己。嫁过来这几年,自己虽然时时提点着,可还是长进不大啊。

不过也难怪,她出身王家也算大族,作为长房嫡女,自小自然要做弟妹们的表率,掐尖要强些也难免。

颜宁前世和大舅母只寥寥见过几次,这次在南州住了几天,与大舅母又熟悉了些。

王氏这一生也算顺风顺水,嫁到秦家,秦老夫人又是明理开明的婆母,两个儿媳妇从未厚此薄彼。妯娌苏氏性情温顺,自从守寡后又不过问府中事务。丈夫对她也是尊敬着,所以,她要操心的只有些内宅小事、人情往来而已。

或许从未受挫,王氏比起别人来,感觉更要强几分,秦老夫人知道她的性子,也一直周全着她的脸面。

这时,一个小丫鬟送了两杯茶上来。

她放了一杯在颜烈边上,又慢慢走上前,来到颜宁身边,轻声说:“表小姐,请用茶。”

她说着,拿起另一杯茶放到茶几上。

不知是茶水太烫,还是茶杯太重,她端起茶杯时,有点发抖,放下那杯茶时,甚至因为抖动而发出轻微异响。

这声音很轻微,颜宁是习武之人,耳力本就比常人敏锐些。

她听到茶杯抖动着放到茶几上的声音,抬头打量眼前的小丫鬟。

在松荣苑住了这些日子,秦老夫人院里的丫鬟婆子她认了个七七八八。

这个丫鬟她叫不出名字,但是知道是正厅这里伺候茶水的,每次自己喝茶都是她送上来的。看样子约莫十五六岁,长相清秀,梳着秦府中其他粗使丫鬟一样的环髻,穿着淡蓝比甲。

平时这丫鬟不多话,但是手脚利落,做事也算沉稳。

松荣苑伺候的都是孙嬷嬷调教过的,都很规矩。

送上茶水,这丫鬟竟然没马上退下,看到自己打量她,她甚至慌乱的垂下眼睛。

颜宁慢慢端起那杯茶,视线一瞟,就看到那丫鬟视线略略抬起看过来。对上颜宁的视线,又慌乱的垂下视线,行了个礼,慢慢后退。

“慢着!”颜宁放下手中茶杯,叫住了她,“你是祖母这里伺候的丫鬟吗?”

“回表小姐,奴婢是老夫人这里伺候的。”那个丫鬟听到颜宁问话,连忙回到。

“你好像很怕我?”颜宁手抚着手中的茶碗,慢慢问道。

她年纪虽不大,但是到底前世做过太子妃做过皇后的人,今生又是见过血的人。沉下脸问话时,一股威严的气势,逼人而来,那丫鬟下意识的跪了下来。

秦老夫人看颜宁沉下脸,未注意刚才发生了何事,“宁儿,怎么了?”

秦绍祖等人只见到那丫鬟跪地,不知发生了何事,都不再说话,看过来。

正厅里,一时鸦雀无声。

颜宁端起那杯茶,慢慢站起来,走到那丫鬟身边,又问道:“你很怕我?”

“不……不是……奴婢……奴婢没有怕,表小姐和蔼可亲,奴婢怎么会怕表小姐。”那丫鬟开始还说的有点结巴,开口后倒是越说越溜了。

“不怕我啊?你既然说表小姐我和蔼可亲,我也不能白担了这个名头。这杯茶,赏你喝了吧。”颜宁垂下手,将那杯茶递到了丫鬟的眼前。

“不……不……奴婢……奴婢不敢,不,不是,奴婢怎么敢喝主人的茶。”

这下,其他人都看出不对来了,赏一杯茶而已,那丫鬟竟然脸色发白,全身都开始发抖了,好像面前的是洪水猛兽。

“宛如,妍如,你们带着侄儿们先外面玩一会吧。”秦老夫人发话。

她看出事情不对了,怕小孙儿们受到惊吓。

秦宛如和秦妍如虽然好奇,但是祖母的话不敢不听,连忙招呼着秦择几个去外面,孙嬷嬷又叫他们各自的奶嬷嬷丫鬟陪着出去,又将其他丫鬟婆子遣出去。

一下子,花厅中空了大半,只留下了秦老夫人、秦绍祖、王氏、秦建山和秦永山,颜烈当然也不会走。

那小丫鬟看到陆续有人出去,脸色更加惨白无措,看着颜宁嘴唇嗫嚅了几下,却发不出声。年幼的脸上,求饶的神情一览无余。

~~~~~~~~~~

今天看到后台通知,说国庆期间有双倍月票

额~~~~哪位亲手里要是有闲置的月票,给我留一张吧,万分感谢啊,让我尝尝月票的滋味

要是没闲置月票,就帮我留个10起点币首订啊,首订啊,首订啊……^_^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491)

我要评论
  • 三个太&这里来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 来了!&无声息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 爬去,&声“姑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 非笑的&一眼,

    其余两人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这时一阵寒风吹过,让人冷的有点寒毛直竖:“好吧,那就这么拖吧。”那两人答应着,三人一起将两具尸体拖到门外。

  • 的颜氏&衣爬去

    “啊!啊!”一直默不作声的颜氏,忽然发狂一样叫着,向绿衣爬去。

  • 的张了&口气:

    年轻的太监听了惊讶的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唉——早点上路也好,看她活着也受罪。”

  • 嘴巴闭&是瞎子

    “你小子,到现在还不知道啊!宫里的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估计是送她上路的酒,你把嘴巴闭紧点,当自己是瞎子聋子,才能活的长点,明白不?”

  • 一人灌&下去。

    立即有人拿着一壶酒上来,倒了两杯酒,一人灌了一杯下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