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氏拉了一下,看刘莹还不动,又进一步加大声音叫了一声:“莹儿,还不快来见过王妃和几位长辈。”她着重特别强调了王妃两字,刘莹为了娶楚谟,对镇南王妃向来是很亲昵的。果真,刘莹听见这特别强调后,恨恨的瞪了颜宁几眼,走到上座去,居然大变脸像,一下变的一脸温柔如水的果然,刘莹听到这强调后,恨恨的瞪了颜宁一眼,走到上座去,竟然变脸一样,一下变得一脸温柔的向王妃等人行礼问安。。...

阮氏拉了一下,看刘莹还不动,又加大声音叫了一声:“莹儿,还不快来见过王妃和几位长辈。”她重点强调了王妃两字,刘莹为了嫁给楚谟,对镇南王妃一向是很亲热的。

果然,刘莹听到这强调后,恨恨的瞪了颜宁一眼,走到上座去,竟然变脸一样,一下变得一脸温柔的向王妃等人行礼问安。

阮氏向颜宁歉意的一笑,连忙回到厅的前面。

颜宁对她们的离开也未阻止。这是外祖母的寿辰,她不想多出什么事端。

“你们在说什么啊?说的这么热闹。”镇南王妃对刘莹含笑示意,又看向颜宁这边,“那位就是老夫人的外孙女颜家姑娘吧?好标致的人儿,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她点了名,秦老夫人自然不会藏着掖着,对颜宁招手:“宁儿过来,见过王妃。婉如,妍如,你们也快过来向王妃请安。”

秦婉如走在前面,秦妍如拉着颜宁,三人走上前依次行礼:“小女见过王妃。”

“免礼免礼!老夫人真是有福气,孙子有出息,孙女儿又知礼,还偏偏都长的天仙一样。现在看到您外孙女,又是一个美人儿啊。”王妃仔细打量后,一人给了一份见面礼,“是颜家姑娘吧?我们世子跟你们一路同行,承蒙照顾了。”

这话说的却是有点不伦不类,楚谟一个男子,对着颜宁说多谢照顾?而且语气中试探的意味也很浓。

颜宁收了见面礼,弯眉一笑,“王妃客气啦。一路上世子和我二哥相处极好。我二哥一直说到了南州,一定要请世子喝酒呢。”她没提自己,只是说颜烈和楚谟相处极好。

镇南王妃看她神色淡然,提到楚谟时也毫无热络感,想到听到的传言一直是颜宁迷恋三皇子楚昭业,现在看果然是对楚谟毫无情意,她脸上的笑意就真诚了很多:“世子也说要为颜公子接风洗尘呢。”

南安侯夫人趁着无人注意,抓住刘莹低声说道:“京中的消息你又不是没听到过,干嘛和颜姑娘过不去?再有这种失态的样子,你就给我先回家去。”

刘莹刚刚被嫉妒冲昏头,只记得颜宁和楚谟同行,只记得楚谟对颜宁含笑点头的样子。她对楚谟一举一动都很关心,暗恋中的小姑娘也更敏感,直觉楚谟那一笑,与他平时客套的笑不一样。颜宁,在楚谟心中的地位是不一样的。但是,颜宁的神态里,看楚谟和看其他客人,并没多大差别。

现在被母亲一提醒,想到一直听到的京中传言——颜家姑娘热恋三皇子楚昭业。

当时自己还和其他贵女一起,暗中嘲笑颜家姑娘不知羞,如今怎么被嫉妒冲昏头脑,硬要将她和楚谟拉上关系呢?

若是颜宁真的看上了楚谟……她打量了一眼,也得承认颜宁长的虽然不是极美,但是却也是美人一个,身量高挑,虽然才十二岁,比十五岁的秦妍如看上去还要高那么一点。

关键是听到的传言里,颜宁痴恋时,可是不管什么男女大防的礼教的,人前人后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意。颜家家势又显赫,那自己还有机会吗?

不过,王妃不会喜欢她的。刘莹坚定的想到,王妃送自己生日礼就说喜欢自己这样的姑娘。

等秦家姐妹和颜宁行礼后,她也上前行礼,果然王妃看到她还是一脸笑意,拉着她站到自己身边。

刘莹不知道,阮氏却是清楚的。镇南王妃不会希望楚谟娶个家世出众人又能干的世子妃,所以,自家这傻女儿才会被看中啊。

可是,她也希望刘莹能如愿,这是自己亲生的女儿,刘妃进了宫,其他女儿出嫁,都是为家族谋利。她希望刘莹嫁到镇南王府,好歹女儿嫁的是自己心爱的人,又嫁在自己眼前。

可是南安侯夫人忘了,镇南王妃满意有什么用?她只是继室,楚谟的婚事能做主的还是镇南王和楚谟自己。

继秦家姑娘、颜宁和刘莹之后,其他姑娘们也依次上前,向镇南王妃问安。这些姑娘们家世自然和前几位不能比。

镇南王妃也没有了刚才的热络,只是不失礼的应付了。

秦妍如趁着人多,拉着颜宁走开,怕她还生气,劝道:“宁儿,你别理那个刘莹。她就跟疯子一样,谁跟楚世子拉上关系,她就恨不得咬人家一口。其实,世子能不能看上她还两说呢,一点不知羞。”

“没事,二表姐,我不生气。”颜宁这话倒是真话,就刘莹这样无故吃醋的样子,她是真犯不上生闲气。看秦妍如的样子,“二表姐,你不喜欢她啊?”

“仗着自己是侯爷的女儿,她没少作践人。你看她鼻子朝天的样子,我就看不惯这种人。”

“怎么?难道她敢给表姐你气受?”

“对我倒不至于,就是姐姐性子软。有一次花会,她嫌弃自己的位置世子看不到,硬逼着姐姐给她让位子呢。那次我不在,要是在的话,哪会让她。只是父亲和外祖母还有母亲都要我们忍让,母亲说她家出了个刘妃,还有个四皇子。”秦妍如恨恨的说道,“对了,南安侯夫人还跟母亲说今年皇子们要选妃呢,是不是真的啊?”

“应该有可能的,今年皇子们要离宫建府啦。”颜宁敏感的问道,“南安侯夫人怎么和大舅母说这个?”

“母亲喜欢和她聊天,她经常来家中做客。前几日还巴巴的跑来说起皇子选妃的事。宁儿,你怎么会喜欢三皇子呢?”秦妍如想到一茬是一茬,提到皇子就想起颜宁对楚昭业的痴心来,“喜欢就喜欢,你可别学刘莹那样子。”

“那时年纪小不懂事嘛,母亲教训我好多次。现在我知道不好了,而且也知道女儿亲事可不是随便定的。表姐,你就别说这个啦,我要害臊的。”

颜宁假装羞涩的带过,心里却是苦笑,前世的颜宁对楚昭业,比起刘莹对楚谟,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想到刚刚秦妍如提到南安侯夫人所说的选妃之事,颜宁心里暗暗警惕。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122)

我要评论
  • 们喝酒&了,趁

    “好了,人你也见了,快点,喂她们喝酒,皇后娘娘说了,趁早好扔出宫去。”顺公公像看耍猴戏一样看她惨叫着爬着,看了半天后,觉得欣赏够了,下令道。

  • 终于颜&了绿衣

    终于颜氏的手碰到了绿衣的衣裙,她还是慢慢爬过去,然后正面抱住了绿衣。

  • 灯,只&动。

    在皇宫西边的长春宫,在新后命令下,宫门口也应景的挂上红灯,只是宫内还是一片死寂。毕竟是冷宫,再如何妆点还是透出死气,除了门口守门的两个太监,再无人气走动。

  • 一直默&,向绿

    “啊!啊!”一直默不作声的颜氏,忽然发狂一样叫着,向绿衣爬去。

  • 颜氏,&举了她

    “谢皇后娘娘恩典,皇后娘娘就是仁慈啊。”两个太监说着,哈着腰把门推开了,长春宫里,如今也只关了一个人——废后颜氏,不过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认为就算是称废后都是抬举了她,都称为罪奴。

  • 年轻的&头,两

    年轻的太监摸着头,连连点头,两人又和刚刚一样,靠着门口坐下来烤火了。

  • 监总管&监,后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 &也受罪

    年轻的太监听了惊讶的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唉——早点上路也好,看她活着也受罪。”

  • 洋洋,&光。

    宫中一片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连地上的白雪在灯光照耀下,好像都泛着红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