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宁想起楚谟风度翩翩的离开,暗自叹口气,啊多出的大麻烦啊。秦婉如和秦妍如怕颜宁年纪小吃大亏,急忙走见状两步,双双把颜宁给挡在身后。秦婉如会和人争论,秦妍如嘴巴却是爽直的,“刘姑娘,什么寡女寡女?我表弟陪着,除了满船的下人陪着呢。你若不安心,秦婉如和秦妍如怕颜宁年纪小吃亏,连忙走上前两步,双双把颜宁给挡在身后。。...

颜宁想到楚谟风度翩翩的离去,暗暗叹气,真是多出来的麻烦啊。

秦婉如和秦妍如怕颜宁年纪小吃亏,连忙走上前两步,双双把颜宁给挡在身后。

秦婉如不会和人争论,秦妍如嘴巴却是爽利的,“刘姑娘,什么孤男寡女?我表弟陪着,还有满船的下人陪着呢。你若不放心,去问问楚世子?”

“你何必帮她掩饰呢?刚刚她看世子的眼神,明显不守规矩。”刘莹见不得别的姑娘盯着楚谟。

在南州,其他姑娘们见她都怕上几分。

可惜,颜宁不是其他姑娘。

颜宁在秦家姐妹身后说道:“二表姐,刘姑娘和世子定亲啦?我在京城时,没听说这喜事呢。”前世她就不是好脾气的人,现在重活一世,只是稳重了些,但是被人打上脸来要忍气吞声的事,颜宁从来没做过。

她的声音很大,大的半个厅的人都能听到了。

“没有定亲,你怎么会有这种误会啊?”秦妍如很默契的回道。

“原来没定亲啊,那刘姑娘还要关心楚世子衣食住行?”颜宁看刘莹刷的一下红了脸,又淡淡的接道,“我母亲一直说,女孩子家要自尊自重,就算是未婚夫婿,也不能随便打听行踪的。”

刘莹没想到她直接把自己吃醋的想法捅了出来,还直说自己不尊重,打听无关男子的行踪。

在南州,除了镇南王府,就属南安侯爵位高。刘莹自恃身份,平时总是盛气凌人。

南州的贵女们,要么想巴结刘家,要么是不与她一般见识。所以,她还是第一次被人奚落,她其实也没什么好口才,不知说什么好时,柳眉一竖就要发怒。

秦婉如不想在祖母寿宴上多生事,连忙做和事佬,上前拉着刘莹的手说道:“刘姑娘,舍妹和表妹年纪小。我们到后园去赏花吧?”

刘莹一把甩开她的手,指着颜宁叫道:“一个外来的破落户,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

颜宁毫不示弱:“我不算什么人物,但是你又是什么东西?等你当上世子妃再来跟我说话吧。不过……”颜宁打量了她上下一眼,“不过,你够得到么?”

刘莹自然知道自己家和镇南王府家世的差别,最恨别人奚落这一点,气的就要冲上前去,她身后的丫鬟吓的连忙拉住她的手。

“哦……我差点忘了,你姐姐在宫中做皇妃呢。刘妃娘娘?”颜宁可不管她气的跳脚,继续说,“这次离京,我进宫时,刚好碰到刘妃娘娘向我姑母请安,倒是没提南州。不然,我倒可以帮刘妃娘娘给娘家捎句话呢。”

“你得意什么?等那个短命太……”刘莹还想大声叫。

未等她说完,在上座的南安侯夫人阮氏大声叫道,“莹儿!”

颜宁和刘莹说话时,边上几家人家的姑娘都往边上挪开了。

“莹儿,你们在说什么啊?还不快来见过长辈。”南安侯夫人几步走近女儿,拉着她往前去,又转头跟其他夫人们说道,“我家这女儿就是爱和姐妹们玩闹,一高兴就忘了场合。”

其他人自然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但犯不着得罪侯夫人,也附和着说起来,气氛一时不再尴尬。

颜宁刚才听到短命两字时,知道刘莹是想咒太子哥哥。

南安侯家,竟然敢私下议论太子?

知女莫若母,南安侯夫人知道女儿对楚谟的迷恋。从听说颜家姑娘和楚世子一起到南州后,她在家就已经闹过了。

南安侯夫人暗暗叹了口气,女儿被自己惯坏了,养成了跋扈的脾气。在南州的贵女里,除了镇南王府,侯府女儿的身份也算高贵,加上刘家又出了刘妃这个皇妃,又是四皇子殿下的外家,众人总是多忍让几分,更让女儿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南安侯这爵位原本只世袭五代,现在的侯爷刘唤就是第五代了。原本要降爵,但是因为刘唤的大女儿入宫成了刘妃,又生下四皇子,元帝御笔再袭三代。

南安侯刘唤自己没什么本事,子孙里也没有出挑的人才,但是刘家女儿多啊。

而且刘家的女儿们还都比较争气,嫁的都是高门大户。靠着姻亲关系,南安侯才没有没落。

后来又与京城济安伯府扯上关系,济安伯看中南安侯家与四皇子的关系,南安侯家看中济安伯的实权,双方叙了宗谱,结为同宗了。

在南州上层,大家暗地里都取笑刘家卖女求荣,幸好女儿生的够多。

据说南安侯听到后,理直气壮的说:“谁家没女儿?可谁家女儿都能做皇妃吗?”这话一出,大家只有叹服的份。

南安侯小女儿刘莹今年也十六岁了,自从见到楚谟后,一心想要嫁入镇南王府。

南安侯知道女儿的心思后,大为高兴,要是女儿能做镇南王妃,那刘家在南方可就背靠大树好乘凉啊,对女儿的心思不仅不制止,还大为鼓励。要不是与楚谟没什么交往,他恨不得自己跑过去问要不要自家女儿了。

比起侯爷,南安侯夫人还是比较清醒的。南安侯府虽然是侯爵,但是不要说颜府,就算是秦家这样的实权人家,他们也不能轻易得罪。

现在,她看女儿一脸怒意,秦家两位姑娘脸色也不像高兴的样子,还有几个姑娘都往边上挪位置。

站在秦家姑娘旁边的应该就是颜府颜宁了,她脸上倒还平和,只是那眼神明显不善。

刚才刘莹的话虽未出口,但是她自然知道女儿想说什么,心里暗恨丈夫在家口无遮拦,灌多了黄汤就吹嘘什么“等短命太子一死,我家四皇子做了太子,那时候谁家女儿有我家女儿尊贵啊”,又说“别看现在是我们高攀镇南王府,将来四皇子上位了,那就是他王府高攀我们家了”。

这些混话,让女儿听进耳入了心。

这种诅咒太子的话,若是传出来,被有心人听到,就是大罪。

现在女儿竟然要在颜家和秦家人面前说出口,这不是招祸吗?

阮氏是南安侯的继室,刘妃并不是她所出。就算四皇子真即位了,对她这个名义上的外祖母,估计也不会多重视。所以,她一向比南安侯谨慎,做人上也圆滑的多,从不得罪人。在南州的夫人圈里,她的口碑很好。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218)

我要评论
  • 顺公公&连忙迎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 太监上&股恶臭

    顺公公一路进去,走到倒数第二间房,对后面一个太监努了努嘴,那太监上前,“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一股恶臭冲出来。

  • 剧痛刺&也向那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 人又和&样,靠

    年轻的太监摸着头,连连点头,两人又和刚刚一样,靠着门口坐下来烤火了。

  • 何妆点&出死气

    在皇宫西边的长春宫,在新后命令下,宫门口也应景的挂上红灯,只是宫内还是一片死寂。毕竟是冷宫,再如何妆点还是透出死气,除了门口守门的两个太监,再无人气走动。

  • 开了,&—废后

    “谢皇后娘娘恩典,皇后娘娘就是仁慈啊。”两个太监说着,哈着腰把门推开了,长春宫里,如今也只关了一个人——废后颜氏,不过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认为就算是称废后都是抬举了她,都称为罪奴。

  • 彩,连&白雪在

    宫中一片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连地上的白雪在灯光照耀下,好像都泛着红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