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霓和绿衣帮颜宁洗换,解开我衣裳,就看见胳膊上一长条伤口,“姑娘这是落入水中时伤的吗?”虹霓心痛的问。但是伤口了上过金疮药了,但是一路也没好好的短暂休息,食宿不洁,伤口但是有点儿发肿了。“这个伤口可也不是,我们在山上遇上刺客了。”颜宁也不刻意隐瞒,当然等下虽然伤口已经上过金疮药了,可是一路没有好好休息,食宿不洁,伤口还是有点红肿了。。...

虹霓和绿衣帮颜宁换洗,解开衣裳,就看到胳膊上一长条伤口,“姑娘这是落水时受伤的吗?”虹霓心疼的问。

虽然伤口已经上过金疮药了,可是一路没有好好休息,食宿不洁,伤口还是有点红肿了。

“这个伤口可不是,我们在山上遇到刺客了。”颜宁也不隐瞒,毕竟等下楚谟过来,虹霓和绿衣也要知道的,“你们先不要告诉其他人哦,免得他们无谓担心。”

“怎么会有刺客的?刺客怎么找到姑娘的?要不要找封先生过来商量?”光知道颜宁落水遇险,没想到还遇上刺客了。颜宁失踪这段日子,颜烈六神无主,都是封平在帮着拿主意安排事务,大家都觉得封平是个有主意的人。

“现在也不知道,等下就知道了。你们别担心,先帮我包扎吧。”颜宁轻描淡写的说道,看着手臂上的伤口,大概两个巴掌长,伤口中间结痂了,两边都肿了起来。

“这里都有点化脓了,这要留下疤可怎么好?”绿衣一边拿干净的毛巾擦拭,一边低声说。

“没事,绿衣。只要活着,留个疤算什么啊。”

“姑娘千金之体,留疤怎么行。姑娘也太不在意了。我这就去让孟良去,到镇上药房里买些祛疤的药来。”虹霓急的跺了跺脚,走出去找孟良传话了。

颜宁看虹霓一副理所当然吩咐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姑娘您不疼啊,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绿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啦?”

“啐!姑娘真是好没羞,奴婢总是要跟着姑娘的,什么喜欢不喜欢的。”绿衣被她大喇喇一问,恼羞成怒红了脸,手下一没轻重,颜宁痛的吸了口气,“奴婢一时没注意力道,姑娘没事吧?有没有出血?”她急的想把刚包好的伤口再解开查看。

“没出血没出血,放心吧。绿衣,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一定要告诉我哦。”颜宁真心的说道。

她希望虹霓和绿衣这辈子能嫁人生子,好好过日子。

绿衣知道姑娘是好意,点了点头。

虹霓推门进来,手里提了个食盒,“姑娘先吃些点心吧。二公子说等晚上一起吃饭。对了,刚刚楚世子身边的洛河碰到奴婢,问候姑娘呢,还说他们世子吩咐晚点要带人求见姑娘。”

“你去告诉洛河一声,就说我洗漱好了,请楚世子一见。”颜宁知道楚谟说的肯定是见过买凶太监的人,已经到了。那个太监是谁,颜宁还是很好奇的。

虹霓和绿衣看姑娘不肯歇息,只好帮她整理妆容。

颜宁所住的这间是客栈中上房,旁边有一间客厅可供会客使用。

楚谟来的很快,身后跟着清河和一个陌生男子。

颜宁看他进来,站起来迎客,请他上座后,拿起纸笔,问那个男子:“你且将见过的那人的形貌,还有遇见的经过详细说来。”

那男子看楚谟点头后,详细说了。

他是在兴全驿见到这人的。

那人一身普通人穿戴,可是说话声音尖细,很像宫中太监的声音,而且没有胡须。要不是那太监在打听颜府姑娘有没有被水里捞到的消息,自己也不会特别注意他。

颜宁听他说了事情经过,猜测那太监应该是在等待四个水匪。久候不至,驿站中南来北往消息最杂,忍不住打听自己有没有获救了。

听男子说了太监形貌,她一手挽起袖子,一手拿起毛笔,在纸上细细勾勒,不时问一下那人的鼻子是不是如此等等,很快画出了那人的样子。

“姑娘真是神了,就是这个样子,简直一模一样。”那男子一看颜宁笔下画出的人,夸奖道。

楚谟也是一脸赞叹。在京城时他听说过颜宁的画技,这世上会画影图形的小吏很多,但是颜宁肯定是其中的佼佼者。她笔下所画的不仅有人之形,还有人之神,形神皆备,才是高手。

颜宁看着笔下的人,却是意外了,当听到水匪说像太监的人买凶杀自己时,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楚昭业。

可是前世今生,楚昭业身边的太监内侍她几乎都见过了,当年做太子妃时没少见他的心腹,却没有这个人。

这人会是谁?

楚谟见她没有再问的事,对那男子摆摆手,示意他先出去,“你没见过这个人?”

“是的,世子见过吗?”

“你都没见过,我自然更不可能认识了。你本来以为是三皇子?”留在房中的人,都是两人的心腹。

颜宁未回答这问题,自己的信已经送到京城了,只要太子哥哥看到这信,查查宫中内侍出入档案,应该就能找出来了,毕竟现在皇子们都还住在宫中。所以她只要耐心等着京中回信即可。

楚谟看她默默思索的样子,越看越觉得颜宁长的很好看。想到在京城那夜,楚昭业醉酒时的喃喃醉语。

绿衣看楚世子盯着自家姑娘直着眼看,觉得他太失礼了,上前为他续了杯茶,隔断了他直勾勾的视线,“世子爷,您喝茶。”

楚谟收回视线,看绿衣一脸恭顺的倒完茶,退回颜宁身边站立。

这两个丫鬟对颜宁可真维护,还能做得如此得体,不知颜府是怎么训练出来的。

外面墨阳走进来,“姑娘,二公子说晚饭准备好了,您若不累的话,让您一起去用餐呢。”

颜宁也被拉回神思,“好的,我这就去。”转头向楚谟说道,“多谢楚世子帮助。”

“好歹我也是受害人,若有消息可要告诉我。”

“那是自然。”颜宁随口应道。

楚谟看她没邀请自己一起去用餐的意思,只好起身告辞了。

这几日失踪,镇南王府的消息往来堆积不少,他其实也要忙着听汇报,只是想到颜宁急着想知道买凶者的信息,才忙着先带人过来,“对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老是称呼我世子太生疏了,不如叫我名字吧。我也叫你名字可好?”他一脚踏出了厅外,忽然转身问道。

“我称呼世子名字自然可以的,不过女子闺名,外男不能随意称呼的。”颜宁想也不想的拒绝,看到楚谟的脸色立时黯淡下来。

“好吧,那你以后叫我楚谟吧。”没想到她会在意这种规矩细节,有点小失望啊。

他当然不知道,颜宁知道南方礼教比京城更严,而经过清河和洛河的闲聊,楚谟可是不少南州贵族少女的梦中人。

她不想无谓惹人反感,毕竟此行还有不少事要做,该避嫌的地方必须避嫌着了。

~~~~~~~~~

虹霓和孟良,有故事吗?

会有人想知道吗?

他们又不是男女主,我才不写呢O(∩_∩)O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139)

我要评论
  • 年老的&的一下

    年老的太监啪的一下拍了他的头:“刚刚跟你说管好自己的嘴,胡说什么?在宫里,生死都是恩典。”

  • 看,原&天的,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 碰到了&了绿衣

    终于颜氏的手碰到了绿衣的衣裙,她还是慢慢爬过去,然后正面抱住了绿衣。

  • &的年轻

    “算了,就当做做好事,让她们一起把。”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不忍道。

  • 宫中一&泛着红

    宫中一片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连地上的白雪在灯光照耀下,好像都泛着红光。

  • 第二间&一声推

    顺公公一路进去,走到倒数第二间房,对后面一个太监努了努嘴,那太监上前,“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一股恶臭冲出来。

  • &”绿衣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 起来,&死人一

    “急什么,都说了让你们一起上路呢,嘿嘿。说起来,绿衣比你像个人样多了。”顺公公说着走到绿衣旁边,猥琐的伸手捏了捏绿衣的胸部,绿衣瑟缩了一下,不动也不叫,好像死人一样。

  • 穿肚烂&己爬来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