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老三四人是在荆河两岸讨生活的水匪,他们水性好,平常常常在鬼见愁动手,抢掠过往的小商船。较往年不少说是在鬼见愁翻覆的船只,实际上是他们下的手。但是所以也没做过惊天大案,但是有荆河船行的商家报警过,可朝廷追缉看不见人影,又也不是大案,捕快们也就不太上往年不少说是在鬼见愁倾覆的船只,其实是他们下的手。。...

朱老三四人是在荆河两岸讨生活的水匪,他们水性好,平时经常在鬼见愁下手,劫掠过往的小商船。

往年不少说是在鬼见愁倾覆的船只,其实是他们下的手。

但是因为没有做过惊天大案,虽然有荆河行船的商家报案过,可朝廷追捕不见人影,又不是大案,捕快们也就不太上心,所以一直逍遥法外。

因为常年在荆河两岸活动,水性又好,这四人将荆河附近山下水下的地形,摸的很熟,哪里暗流暗礁多,哪里容易倾覆,哪里有洞口可以藏人,全都知道。

前几日有人找上他们,让他们下手除掉颜宁,言明若是做到了就给他们千两白银,若是不肯做就拿下他们送官。

四人当然知道要是送官,他们这种水匪肯定没活路,事成后还有银子拿,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等到混上那艘官船后,他们才知道对方居然是要自己去杀颜大将军的女儿,这可不是小事啊。只是此时哪容他们退缩,对方说自己在船上还有内应会监视他们。

朱老三是四人里的老大,他一拍大腿:送官是个死,事情败露也是个死,还不如搏一把!

没想到,事情倒也很顺利,因为颜宁每日都要站到甲板船舷那个位置。

摸出这个规律后,事情就好办了。他们在要到鬼见愁的前一日,朱老三借着打扫和检查的名义上了上面甲板,将二层那块甲板动了手脚。

本来打算第二日掌舵时故意撞一下,就能把颜宁甩下船,没想到天助他们,他们还没动手,就有艘商船撞过来了。朱老三是掌舵的,趁机再往旁边的山壁一撞,颜宁就飞了出去。

看到颜宁和楚谟终于落水,他们四人赶紧趁乱溜了,到约定的地方找那人拿银子,没想到那人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四人没办法,合计了一下,觉得当时那暗流,有可能将人冲到这湖里,就决定过来看看。

“你说那小子会不会赖账啊?”

“应该不会,不是给了一百两定金么。”

“我看那人说话阴阳怪气,搞不好是个太监,哈哈。”

四人说着慢慢走远。

等四人离开,楚谟和颜宁才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是冲我来的,没想到他们是想杀你啊。”楚谟觉得自己可真冤枉。

“楚世子,落水后你不是还看到两个黑衣刺客吗?那两个就是来杀你的。”颜宁提醒他道,“要不是那两个刺客,我们也许还不会被吸到这里来。”

“那要是不落水,他们也没下手的机会啊。”楚谟狡辩道。

“恩,楚世子说的是。那不如我们现在兵分两路,各自去解决自己的麻烦?”颜宁闲闲的道。

“好好好,是我连累你了,是我连累你了。你别一不高兴就叫我世子,可以叫我楚谟。”楚谟投降道,这时候什么兵分两路,自己现在这状况,就是待宰的羔羊,这颜宁摆明是威胁自己现在技不如人嘛。

两人说笑了两句,忽然想到一件事,脸色一变,两人面面相觑:糟糕!他们昨晚在山洞过夜留下痕迹了,这上山一路又全是脚印。要是那四人找来,凭他们现在,未必对付得了。

“我们得想办法藏点痕迹。”

“这山路都是黄泥,脚印很难消除。”楚谟看看身后上山时留下的痕迹,有点焦急。若是他没受伤,还可健步如飞一下,现在是一步一个脚印,踩的结实。

“我们先从这边走吧,这里草多。”颜宁建议道。

“只好先这样了。”两人往路边草丛里钻过去,草多的地方泥少,不管有没有痕迹,至少走起来不费劲了。

钻到草丛还未动,旁边那坡上又传来人行走时,带动枝叶的擦擦声。

又有人来了!

两人连忙趴下,看到刚刚四个水匪走过的山路上,有两个一身紧身黑衣短打的人走下来,两人也不交谈,就顺着那四人下山痕迹走着,间或看一下路上有无其他痕迹。

那两个人的打扮装束,楚谟自然不陌生,等到两人走远了,他苦笑着对颜宁说:“这下好了,杀你的,杀我的,全来了。”

“那四人要是发现我们的脚印,从那里走上来至少也要半个时辰吧?”

“应该要的,我们现在应该走了近两个时辰了。”

两人出发时还没看到什么阳光,现在太阳已经晒到密林里,照此推算,现在至少是正午时分了。

“杀你的刺客是什么来头?不会是圣上的暗卫吧?武功怎么样?”颜宁问道。

楚谟此时也顾不得这是镇南王府的家丑了,“不是暗卫,是王府那边派来的,这两人武艺不错,而且水性也很好。”

听到王府派来的,颜宁也不再问了。她知道很多世家王族,看着外面花团锦簇,里面就是恨不得你死我活的厮杀。京城里这种传闻并不少,就算简单如颜家,听说以前族里也有过这种事。所以,对于楚谟的私事,她不想过问,也过问不了,自己心里还压着一堆事呢。

刚刚那四个水匪说买凶的人可能是太监,她将几个皇子们想了一遍,首先想到的就是楚昭业。他是前世成皇的人,当机立断,自己稍微表现出异样,就将自己除之而后快,这种事他肯定下得了手。

自己福大命大,没死在水里,也不会死在这山里,哼!我还要留着命跟你们算账呢。

颜宁在心里盘算着,“这两批人应该不会联手,我们先找地方伏击,那四个水匪对附近很熟悉,得先除掉才行。”

楚谟没想到她直接跳过王府为什么派人来杀自己的事,一点也不好奇啊,还想着先下手为强?不过她说的有理,看那四人走路的架势,武功应该不高,“要不我们路上设点陷阱?”

“恩,我也这么想的。不过我对陷阱知道的不多……”颜宁有点为难,她只看到过挖坑逮猎物,在玉阳关时看那边牧民套野马,都是甩绳圈,这些现在都不适用啊。

“刚巧,我知道几种陷阱的做法。”楚谟貌美如花的脸上,露出一脸诡笑,可惜配上下巴上的指印,有点煞风景。

~~~~~~~~~~

谢谢陆月无Sirius、大雪纷飞的日子、汝鄢、可口烈烈、书友160624211823698、草莓妈、雨后的霞光、书友140825070316976、一曳清愁、天上小宝、七天下、素衣袂、chiyin、敗家小娘門、独酌苯鱼、天飞云风、兰音炫等书友们的票票

谢谢你们愿意陪伴着,看我写的书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335)

我要评论
  • 公,皇&宫没多

    “王公公,皇后娘娘怎么想到会赐里面那人喝酒啊?”年轻的太监轻声问道,他入宫没多久,就被扔到冷宫来了,冷宫清苦,好处是他再没啥机会得罪贵人们。

  • 娘就是&称废后

    “谢皇后娘娘恩典,皇后娘娘就是仁慈啊。”两个太监说着,哈着腰把门推开了,长春宫里,如今也只关了一个人——废后颜氏,不过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认为就算是称废后都是抬举了她,都称为罪奴。

  • “那是&。”年

    “那是,那是,谁让皇后娘娘身边您最得力呢,这宫里谁不知道,皇后娘娘就信您。”年长点的太监连忙奉承道。

  • 个太监&冲出来

    顺公公一路进去,走到倒数第二间房,对后面一个太监努了努嘴,那太监上前,“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一股恶臭冲出来。

  • 爬去,&娘”,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 太监一&监,后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