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密林里,光线原本就暗。他们两个待在山洞里,更是昏黄,也不明白是什么时辰。两人都着急家人怕,并且也明白待在这里,要是刺客追来,真的非常危险,因为都心里想赶快离开了。两人地乱吃完东西,将衣服理好,其他也没什么好拾掇的了。颜宁递了根粗木棍给楚谟:“这他们两个待在山洞里,更是昏暗,也不知是什么时辰。。...

山中密林里,光线本来就暗。

他们两个待在山洞里,更是昏暗,也不知是什么时辰。

两人都心急家人担心,而且也知道待在这里,万一刺客追来,实在危险,所以都想着赶紧离开。

两人胡乱吃完东西,将衣服理好,其他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了。

颜宁递了根粗木棍给楚谟:“这个给你拄着走路吧,路上若是走不动了,你就告诉我。”

楚谟接过木棍,看到上面有磨过的痕迹。应该是颜宁拿山石仔细打磨过了,拿着一点不硌手,可能是昨夜自己睡着后她准备的,感激的望了她一眼。

这一抬头,发现颜宁正目光怪异的看着他下巴,“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哦,没有,呵呵,走吧。”颜宁有点僵硬的笑了一下,当先走出去。

楚谟摸了自己脸一下,下巴上稍微有些痛。颜宁不说,应该不是什么大事,也就不在意了,跟着走出去。

昨天一场大雨,山上多出了不少小溪,渴了倒是方便取水。

今日又雨过天晴,颜宁觉得自己两人的运气还算不错,走出洞口,看到溪流后,先鞠水喝了一口。

楚谟才想起在洞里时,她只拿了一个蛋壳的水,全给自己喝了。

这边是个山谷,四面环山。那湖所在的地方,应该是山上冲下的水汇聚才成湖,然后哪座山的山底刚好有洞直通荆河。但是要从昨日的路回到荆河,虽然是近路,却是不现实,万一一个不好,被暗流吸住撞山壁上,可不见得有昨天的好运气。

所以两人商量后,还是选择翻山离开。

楚谟估计,只要翻过脚下这座山,外面山脚就是荆河边的官道,上了官道,找人送信或者拦个马车载一程都行啊。

所以,两人继续沿着上坡往山上走,只是下过雨的山路实在不好走,又湿又滑,一脚踩下去就沾一脚泥。

颜宁的绣花鞋已经看不出原样了,要不是怕路上有刺,她真恨不得脱掉鞋走。

楚谟又伤又病,更是走不快,五脏六腑好像移了位一样,痛得他不时停下。

颜宁虽然很急,可是看楚谟脸色苍白的强撑着,一路虽然没有关怀备至,但是也不催促,刻意放慢脚步。

路上要是看到鸟窝,她就爬树去掏,有鸟蛋就掏出来收着。

第一次看她那么利索的爬树,楚谟目瞪口呆,惊讶的嘴里都能塞下一个蛋了,到后来再看到就见怪不怪了。

颜宁对楚谟也很佩服,他倒不像寻常纨绔子弟什么都不懂,居然还能认识几种野果野菜,现在这季节,山上的野果不少,有他指点着哪种能吃哪种没毒,倒是一路走一路吃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楚谟被一根树藤勾了一下,脚下一软,一个没站稳,直接滚了两滚,抓住地上的野草也才稳住身子。堂堂镇南王世子,狼狈的像个乞丐。

“我们在这边歇一会吧,我走不动了。”颜宁扶起他说道。

颜宁虽然满脸汗水一身泥污,但是楚谟跟在后面,看她走的生龙活虎,不像走不动的样子。这话是为了顾全自己的面子,减少自己的内疚?没想到颜家颜宁,还有这么体贴细心的一面。

他也确实走不动了,昨日撞的内伤,让身体隐隐发痛,“我也是走不动了,就在这休息休息,等下再走吧。”

“恩。你先坐着,我到前面探探路。”

这姑娘,刚才还说自己走不动,现在又说去探路,连个假话都说不圆。

楚谟不知该笑还是该叹,看着她浑身脏乎乎的衣物,倒一点也没减少她的神采,若不是这一身狼狈,还以为她是来郊游呢,或者像一个等着上阵的将军?

这一路,就看她兴致勃勃的东看西看,一点也没慌张害怕的样子,太不像个大家闺秀了。

若自己拿这话问她,她可能会说“怕有什么用,还不是得走啊”。

楚谟正想得发呆,颜宁忽然有点急匆匆的下坡跑来,看她刻意脚步放轻,刚想张口问,就见她食指竖在嘴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她将刚才楚谟滚下的痕迹拿树枝扫了扫,走近说道:“前面有四个人正在下山,不知是不是你说的刺客,看方向应该不会走这边,别说话,我们躲一下!”

她吐气如兰,离楚谟耳朵又近,让他耳根都红了。

颜宁没注意,拉着楚谟低下头,过了约莫一刻钟,真的有人声从身后传来,而且越来越近。楚谟和颜宁趴下身子,慢慢转身看对面,那里应该也是山坳,那四人好像很熟悉地形,走的很快,“老三,我们在这里歇会吧?”

“好,坐会。等下再去找也不迟。”

“你说那人也太小心了,都说人掉河里了,还要我们找尸体。这尸体万一已经漂到楠江去了,让我们到哪里找。”一个大破锣嗓门说道。

“那个颜公子据说派人把荆河到楠江这一段全看住了,河里真要有尸体,肯定能捞到。”

楚谟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他在船上这几日,也没少和船上的船工们说话,这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张熟面孔。

前面那四人里,大破锣嗓门的那个居然是当时大船上的船工,听人叫他刀疤,再一看那个老三,居然是朱老三。

朱老三说道:“你说那雇主也奇怪,那么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仇啊?”

“谁知道啊,有钱人家的事搞不清。”

“管他啊,我们拿钱就行。那人不是说了,事成之后,给我们一千两银子呢。”

“嘿嘿,有了这银子,我们也不用干这水上营生了,回头买地讨个婆娘去。”

说起婆娘,四人起劲了,淫言秽语说了一大堆。

颜宁听得羞红了脸,恨不得扑上去堵了他们嘴巴。

楚谟转头看她一脸飞霞,见过这么多面,第一次看她红霞满面,只觉得说不出的好看。

还是朱老三先回过神,“别在这闲磨牙了,我们快下去找找。鬼见愁那段暗流,要是真把人吸过来,也就下面这湖是个出口,这里要没人,肯定是被冲到下游了。”

~~~~~~~~~~

谁要杀颜宁?我保证,大家想到的那个肯定是错的

答案嘛,请看后续O(∩_∩)O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132)

我要评论
  • 张嘴,&。”

    年轻的太监听了惊讶的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唉——早点上路也好,看她活着也受罪。”

  • ,大冷&天的,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 人拿着&下去。

    立即有人拿着一壶酒上来,倒了两杯酒,一人灌了一杯下去。

  • 寒毛直&具尸体

    其余两人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这时一阵寒风吹过,让人冷的有点寒毛直竖:“好吧,那就这么拖吧。”那两人答应着,三人一起将两具尸体拖到门外。

  • 到会赐&年轻的

    “王公公,皇后娘娘怎么想到会赐里面那人喝酒啊?”年轻的太监轻声问道,他入宫没多久,就被扔到冷宫来了,冷宫清苦,好处是他再没啥机会得罪贵人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