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坐下去,楚谟和颜宁就手谈。楚谟没想起,颜宁望着和颜烈像的性格,奕棋上就貌似一顿全力进攻,意外发现他守的严严实实后,竟然能耐下性子,不急不躁,慢慢的的围而攻之。两人杀的专注于,颜烈看了一会儿,却是不不耐烦了,走到舱外去看风景去了。封平坐在边上观棋,在楚谟没想到,颜宁看着和颜烈一样的性格,弈棋上开始倒是一顿猛攻,发现他守的严实后,居然能耐下性子,不急不躁,慢慢的围而攻之。。...

四人坐下来,楚谟和颜宁开始手谈。

楚谟没想到,颜宁看着和颜烈一样的性格,弈棋上开始倒是一顿猛攻,发现他守的严实后,居然能耐下性子,不急不躁,慢慢的围而攻之。

两人杀的专注,颜烈看了一会儿,却是不耐烦了,走到舱外去看风景去了。

封平坐在边上观棋,在颜府时他早就和颜宁对弈过,知道她棋力了得。没想到楚谟,外表俊美,说话开朗,做事让人如沐春风。可是下起棋来,却往往出人意料。

棋品如人品,颜宁下棋,和她人一样,就算用谋也不失磊落。这个楚世子,却是奇招怪招不断,看着谦谦君子,实际上却是心机深沉难测。

两人这一盘棋,下了一个多时辰,虹霓看自家姑娘下的专注,索性下去拎了早饭上来。

颜烈和封平等不及,先吃了。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这局棋才结束,一算棋子,颜宁输了两个子,楚谟算是险胜了。

放下棋子,两个人都觉得饥肠辘辘,也不忌讳男女不同桌了,走到颜烈和封平旁边坐下,吃起早饭来。

吃完早饭,颜宁叫着再来一局,楚谟自然不会退缩。

这次,却是颜宁胜了。

颜烈拍手笑道:“致远,见识了吧?我家妹妹下棋,在我们家,也只有我大哥和她战个平手哦。”

“呵呵,静思,你休要得意,有本事你来和我下一局。”楚谟挑战道。

“我?算了,你要是邀我比武,我不惧你。下棋,我肯定是要输的。”颜烈一向有自知之明,没觉得承认技不如人有什么丢脸的。“让封大哥和你下,他下棋厉害。”

楚谟倒也没觉得封平地位低下,两个下了一局,结果倒是楚谟赢了。

封平下棋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但是少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

下棋打发时间最快,两盘棋下来,居然就到中午了。

虹霓少不得又拿了午饭上来。

早饭吃的匆忙,楚谟这一吃,感觉味道不对了,“这菜不是船上的厨师做的吧?”

“哦,这是我家带的人做的。”颜烈回到。

“静思啊,你这几日自己享着福,居然不与我同享啊!这两****吃船上厨师的饭菜,实在是食而无味。”楚谟抱怨道。

“你不早说啊,那接下来几日,不如和我们一起吃吧。虹霓,你等下告诉李嫂子,晚饭开始,再加楚世子一个饭量哦。”颜烈热情邀请,又连忙吩咐虹霓下去安排。

颜宁没想到才短短两日,二哥和楚谟居然这么熟络了。她也不开口,仔细打量着,看楚谟没有刻意拉拢利用二哥的意思,再想想此去南州,楚谟算是地头蛇,在京城里自己还算救过他,应该不会对二哥不利,也就放心了。

楚谟看她打量思量的神色,猜到她应该是不放心自己和颜烈相交,“你放心,我和静思一见如故,难得认识这样豪爽的朋友,我对他绝无恶意。”趁着颜烈和封平走出去,他低声说道。

“我二哥为人磊落,对朋友更是古道热肠,希望楚世子不要辜负他的心意。”颜宁也不掩饰自己的怀疑,被看穿了索性就直言了。

这姑娘,对自己哥哥倒真是全心爱护,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姐姐颜烈是弟弟呢。楚谟心里想着,想到颜宁晕船时,颜烈那着急的神色,知道颜家兄妹真的是兄妹情深。

他说的也是实话,贵族公子哥,要么是满腹心机,要么是一肚子草包,像颜烈这样的性子,他是真的喜欢结交。

到了下午,颜烈要去学行船,拉上楚谟和封平,到一楼甲板,看船工们掌舵下帆,看的无聊,还找出几根竹竿做成钓竿,在甲板上垂钓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四人弈棋、闲谈,看沿途渔船下网捕捞,晚上颜烈三个去跟赵大海他们胡吹海侃,颜宁则看几页书,或者上岸走几步。

到第五日傍晚,颜宁站在甲板上,看下面楚谟和二哥几个人在一层甲板上,和船工们一起帮着卷绳子。二哥也就算了,这楚谟贵为世子,倒是没架子。

短短几日,楚谟和自己二哥好像更很熟悉了。不知楚谟说了什么,二哥锤了他胸口一下。

颜宁眼角一跳,看楚谟脸上没有异色,才放心下来。被暗卫所伤的伤口,看来是全好了。

“姑娘,船上风大,披个披风吧。”绿衣拿了一件披风出来给她披上。

这几日颜宁虽然不晕船了,但是脸色还是苍白,在船上到底休息不好,绿衣就怕她身子一弱容易着凉。

“天热着呢,我哪那么娇弱啊。”颜宁站在船头,伸手感觉风从指缝中滑过的感觉。

他们这几日运气不错,都是顺风,船行速度也快。

“姑娘,您可算好啦!”甲板上,孟秀一抬头,看到自家姑娘站在上面,大声招呼道。

“恩,好啦。”颜宁大声回道。孟良和孟秀一直住在一层,这几日也没见到。

楚谟挑眉笑了,娇娇小小的一个人,说话声音倒是不小。

“姑娘,吃饭了。”虹霓提着食盒上到二层,叫道。

看到她手里的食盒,颜烈也觉得饿了,“致远,走,上去吃饭吧。”

颜烈几人上到二楼,前几日都是在颜烈舱房内吃的,今晚天气不错,风景也好,索性就移到二楼甲板。

颜宁独自在舱房吃完饭出来,颜烈、封平和楚谟正在喝茶聊天。

“宁儿,快来坐。致远刚刚说,我们这几日顺风顺水,后天我们就可以到楠江上岸啦。”颜烈高兴的说

颜宁坐下后四顾打量,他们此时船停靠在荆河边,河边景象和前几日又不同了,平原不见了,两岸山峦起伏。现在太阳还未完全下山,两边看去却已经是黑魆魆的一片。

“不是说荆河沿岸都有官府巡查吗?这边看着很荒凉,都没见到村庄啊。”颜宁奇怪道。

“这一片到楠江,沿岸都是山,官府也不好驻扎。刚刚我们船路过的一个码头,是这里最近的一个了,下一个码头就在荆河和楠江交界处啦。听说这里曾经山洪爆发冲垮村庄,后来官府索性把附近百姓们都迁移了。这一段河道有巡逻船,沿着河道的上下游巡查。”楚谟上京时就是坐船从荆河到京城的,对这片也熟悉了,解说道。

~~~~~~~~~

暴风雨前的宁静?

O(∩_∩)O

谢谢汝鄢、混饭的混饭、可口烈烈、chiyin、月夜芳华等所有书友们,给我宝贵的推荐票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立即有&了一杯

    立即有人拿着一壶酒上来,倒了两杯酒,一人灌了一杯下去。

  • &人痛的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 &慢慢爬

    终于颜氏的手碰到了绿衣的衣裙,她还是慢慢爬过去,然后正面抱住了绿衣。

  • 用手扇&了扇,

    顺公公嫌弃的用手扇了扇,“你们两个,去把人拖出来。”

  • 的颜氏&发狂一

    “啊!啊!”一直默不作声的颜氏,忽然发狂一样叫着,向绿衣爬去。

  • 洋洋,&地上的

    宫中一片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连地上的白雪在灯光照耀下,好像都泛着红光。

  • 起上路&部,绿

    “急什么,都说了让你们一起上路呢,嘿嘿。说起来,绿衣比你像个人样多了。”顺公公说着走到绿衣旁边,猥琐的伸手捏了捏绿衣的胸部,绿衣瑟缩了一下,不动也不叫,好像死人一样。

  • 个太监&开了,

    “谢皇后娘娘恩典,皇后娘娘就是仁慈啊。”两个太监说着,哈着腰把门推开了,长春宫里,如今也只关了一个人——废后颜氏,不过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认为就算是称废后都是抬举了她,都称为罪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