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宁第三日,每到平常练剑时辰就醒过来了,虹霓急忙提水让她梳洗打扮。前天吐了那一茬,颜宁脸上就显露出几分憔悴不堪来。绿衣帮她梳头发,看她脸色都惨白了,“姑娘,船上也不能够习武,要不然您再躺躺吧。”“绿衣,就帮我梳个辫子吧,我回去站一会儿吹一吹风。”嘛船上没什昨天吐了那一茬,颜宁脸上就显出几分憔悴来。。...

颜宁第二日,一到平时练功时辰就醒来了,虹霓连忙打水让她梳洗。

昨天吐了那一茬,颜宁脸上就显出几分憔悴来。

绿衣帮她梳头发,看她脸色都苍白了,“姑娘,船上也不能练武,要不您再躺躺吧。”

“绿衣,就帮我梳个辫子吧,我出去站一会儿吹吹风。”反正船上没什么人,颜宁懒得挽那些繁复的发髻了。

“绿衣,你还不知道我们姑娘啊。她不站到不晕船是不会甘心的。”虹霓看绿衣还要劝,拿了颜宁平时在家的练功服出来让她换上,笑着说。

绿衣也知道是如此,不再劝了。

颜宁穿着一身箭袖淡蓝绸衣,走出舱门,看到颜烈正在那站马步。她也不去打扰,自己走上甲板,站到左边船舷上,又开始看水看河上其他的来往船只。

颜烈看颜宁出来,吐纳收息后,走到颜宁身边,看了看她的脸色,“宁儿,你昨天晕船的厉害,我晚上来看你你都没醒,怎么一早就出来了?”

颜宁正看的头晕,听他说话,摆手说:“我没事!”说完却捂嘴跑回舱房,抓住痰盂又吐起来。

等她吐完,绿衣心疼的拿着帕子帮她擦脸,忍不住数落道:“姑娘真是,让您多躺会就不听,又吐了。早上还什么都没吃呢,空肚子吐最是伤身体。”

“没事,我没事,吐完就舒服多了。”颜宁说完,又走到甲板船舷上。

这下颜烈不敢跟她说话了,就站边上担心的看着,然后就看到颜宁没站一刻钟,又跑回去吐起来,来来回回折腾了四趟,一直到虹霓和李嫂子送上早饭,她才躺回床上去了。

李嫂子将颜烈的早饭交给他的小厮墨阳,自己拿着特地煮的开胃白粥送到颜宁房里,“二公子,您快去用早膳吧,封先生的早饭让墨阳一并拿过去了。姑娘这里有奴婢看着呢。”

“昨晚不是说吃晕船药了?怎么还是吐啊。”颜烈看自己也是帮不上忙,只好先回去了。

颜宁昨晚没吃东西,今天又吐了一场,饿的头晕眼花,虽然胸口闷闷的感觉吃不下东西,还是端起白粥,喝药一样,几大口就喝了下去。

虹霓和绿衣早习惯自家姑娘时不时的豪爽了,李嫂子愣了一下,递上一碟蜜饯说:“这是爽口的青梅干,姑娘吃点看看能不能压一压呕吐。等下奴婢再拿晕船药上来。早上,后面船上赵将军和楼上的楚世子,听说姑娘晕船了,都送了晕船药来,二公子担心的不行,让试试他们给的药。”

自己这二哥啊,颜宁一笑,也不敢再说话了,半躺在床上休息一下。

李嫂子拿了碗碟出去,虹霓和绿衣闲着没事,索性坐到舱房的窗边,做起绣活来。

颜宁似睡非睡的躺了半个时辰,感觉有点力气了,又坐起来跑到甲板上。

颜烈正和封平在甲板上看风景,看她出来了,都是满眼担心的看着她,又不敢说话,怕她一张口又吐了。

颜宁觉得这次站上甲板,比刚刚好多了,至少她不用死死抓着船舷了。

一大早两艘官船就开船了,现在已经行驶在荆河上。靠近京城这段,荆河的河岸两边都是平原。时而一片芦苇遮住视线,时而又是一片河滩。河滩上经常有鸭啊鹅啊出现,或在水里闲游,或在岸上理毛欢叫。

颜宁看完远处,慢慢低头看脚下河水,然后……又吐了。

“还是让姑娘在舱房躺一天吧,过个一两天适应船的晃动后,应该不会吐了。”封平看颜宁脸色苍白的样子,建议道。

“不用说了,没用。”颜烈摇头说,“她自小又倔又好强,不肯落于人后。晕船,看着河水会吐,她不折腾到不吐,是不会停的。当初在玉阳关的时候,她比箭输给了洪将军的女儿,自那以后天天要练一个时辰,手指头皮都磨破了。练了半年,找人家重新比试,赢了,才算消停了。看她忽然变淑女了,出门都肯坐马车了,我还以为她那性子变了,没想到那份倔强劲还在呢。”

“光说我,你自己还不是一样。”颜宁吐的间歇,还忍不住回了句嘴。

封平看这兄妹两人,忍不住摇头失笑。

楼上的楚谟也正站在甲板上,他耳力好,颜烈的嗓门本就不小,把下面的话听个一清二楚。

“姑娘家还争强好胜,一点不讨喜。”想到颜宁那略显英气的眉眼,更是摇头,“长的还浓眉大眼的,难怪不讨喜。”

清河和洛河听自家主子的评价,觉得不符实,“世子,上次您去赴宴,座上的几个公子都说颜家姑娘长的好看,说那眼睛波光潋滟,别有风姿啊。”

“哼!那些轻浮的公子哥,又没见过她真正的样子。”要是让他们看到颜宁杀人的利落劲,估计要吓死了,“我们带的药,送过去没?”

“一早就送过去了。”

“哦。”看她吐的那个样子,好像没什么用啊。楚谟自己从小在南方长大,坐船是常事,从不知道晕船原来会吐成这样子。

在吐了歇息,歇息了又站到甲板,然后又吐,往复循环中,一天过去了。

第二天,颜宁又站到甲板上,看着脚下的河水翻滚,感觉比昨天好点了。她已经站了一刻钟多了,还没吐哦。

脑子里刚转过这念头,胸口一阵恶心,跑回舱房去吐,却是没吐出什么来。

那阵恶心过去后,人感觉也缓过劲来了。

等她漱口擦脸,再站到甲板上,看到颜烈封平正仰头和楼上的楚谟说话。

“颜姑娘,好点了吗?”楚谟自从那晚离开颜府后,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到她。

原本脸如朗月,这两天晕船可能没吃下什么东西,下巴都尖了。可能刚刚吐的辛苦,那双黑葡萄一样总是亮亮的眼眸,蒙上了一层水气,总是英气的眉眼,带上一丝软弱。第一次,在颜宁身上,他看到弱女子楚楚可怜的样子,像一只乖顺的小猫。

“多谢楚世子关心,已经好多了。”颜宁一开口,那种楚楚可怜就没了,还是原来那爽朗的样子。

~~~~~~~~~~

这几章只是想更清楚表明颜宁的性格

她算是一个女汉子吧,直爽倔强,做事干脆,因为重生所以有了点心机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连连点&头,两

    年轻的太监摸着头,连连点头,两人又和刚刚一样,靠着门口坐下来烤火了。

  • &。

    “算了,就当做做好事,让她们一起把。”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不忍道。

  • 地上那&息了。

    地上那人听到册立皇后时,微微抬头看过来,又再无声息了。

  • 后命令&,再如

    在皇宫西边的长春宫,在新后命令下,宫门口也应景的挂上红灯,只是宫内还是一片死寂。毕竟是冷宫,再如何妆点还是透出死气,除了门口守门的两个太监,再无人气走动。

  • 用手扇&两个,

    顺公公嫌弃的用手扇了扇,“你们两个,去把人拖出来。”

  • 的头:&跟你说

    年老的太监啪的一下拍了他的头:“刚刚跟你说管好自己的嘴,胡说什么?在宫里,生死都是恩典。”

  • 张嘴,&也受罪

    年轻的太监听了惊讶的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唉——早点上路也好,看她活着也受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