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宁迅速就将这幕街头偶遇丢在脑后,回去期待……起明天的行程来。颜烈派人来请她过去的,她过去的一看,封平也在,“封大哥,你也在啊。”自从上一次楚昭恒赞成让封平多开解开解颜烈后,颜明德和秦氏就让封平住到颜烈的院子里。封平说自己无家可归的落魄之人,敢称公子,所颜烈派人请她过去,她过去一看,封平也在,“封大哥,你也在啊。”。...

颜宁很快就将这幕偶遇丢在脑后,回家期待起明日的行程来。

颜烈派人请她过去,她过去一看,封平也在,“封大哥,你也在啊。”

自从上次楚昭恒提议让封平多开导开导颜烈后,颜明德和秦氏就让封平住到颜烈的院子里。封平说自己无家可归的落魄之人,不敢称公子,所以下人们都以“先生”称之,颜宁则跟着颜烈叫“封大哥”。

有关收留封平的事,元帝曾经问起颜明德,颜明德就将封平被王家打伤、颜宁和王家姑娘斗气收留之事说了一遍。

太子楚昭恒当时也在侧,说颜宁将封平推给自己了,“父皇,这封平虽然是罪臣之后,但是儿臣与他闲聊,知道了市井百态。儿臣也不能把他带进宫里,就想先让他在舅舅家待着,学学规矩人情。”

元帝听说是太子打算用封平,也不多说什么了。

封平被颜家收留之事,也算过了明路。

“宁儿,我想让封大哥一起去南州,你说好不好?”颜烈与封平处的不错,封平经常与他说些市井见闻、奇闻轶事,以小见大的劝诫他道理,他很能听得进去。

“封大哥,你要不要去南州啊?”

封平对颜宁笑着点头,又拱了拱手,一副万事拜托的样子。

自从与颜家人熟稔后,他的性子也开朗不少。

颜明德和秦氏对于封平同行自然是赞同的,颜烈性子莽撞,有封平在边上劝着约束着,省的他闯祸了。

南州送贡品的队伍,是一个叫赵大海的游击将军带队。

颜明德也不嫌他官职低微,还特意亲自请他喝酒吃饭,拜托他一路照顾颜烈和颜宁。

赵大海感动的不行,一个当朝大将军,这点小事吩咐一声,自己哪敢怠慢,颜大将军真是待人谦逊啊!

第二日颜烈骑马,颜宁坐着马车,一行人来到京郊,与驿馆出来的队伍汇合,向南州行去。

楚谟在驿馆养伤,来时是跟着赵大海一行人上京的,走自然也跟着他们一起走。看到颜家兄妹也不意外,赵大海早就告知过他了。

从京城到南州,一般会先走水路,沿着荆河坐官船到楠江,然后从楠江上岸,走官道到南州,这样既能节省时间,路上也更平稳。

荆河是朝廷南北货运的主干道,楠江是朝廷东西货运的主干道,沿途都有官府巡河,非常太平。

京城外官道上,一行人向南边的荆河码头赶路。

当先的是赵大海带队的士兵等一行人,然后是楚谟的两辆马车几个侍卫骑马跟随,再就是颜烈带着封平孟良孟秀骑马在前,颜宁坐着马车在后跟随,秦家和颜家的侍卫、下人殿后。

前前后后算下来,这一群人都快三百来人了。

马车驶出京城,颜宁已经忍不住挑起车帘,频频向外张望。

她和虹霓、绿衣坐一辆马车。

开始绿衣还劝阻说路上灰尘大什么的,后来见姑娘压根听不进,也不再劝了。

颜宁这辈子唯一出过的远门,就是从玉阳关到京城,当时年纪小,一路吃吃睡睡就过去了。所以,她觉得这次才是自己第一次真正的出远门,而且一去就是南州呢。

秦家世居南州,母亲就是在南州长大的。

现在虽然是六月初夏,京城倒还不太炎热,马车外碧空如洗,天高云舒,让她有了“天高任鸟飞”的感觉。

“宁儿,刚刚赵将军让人来传信,到傍晚赶到荆河码头,我们就可以坐上官船一路南下了。”颜烈兴奋的跑马过来说道,“在荆河要坐七天船呢,我们还是第一次在船上待那么多天。”

玉阳关外也有红河,但是北方以马为主,坐船这种事,最多也是想玩一把雅致时,来个泛舟湖上,真在船上过夜,颜家兄妹都是第一次。

虹霓和绿衣听了也很是兴奋,叽叽喳喳讨论着船上会如何过夜等等。

颜宁算算还要坐三个多时辰的马车,待不住了,换上早就备好的骑马装,到大家停下歇息喝水时,骑上自己的枣红马,不肯坐马车了。

颜明德和秦氏都不在,颜烈根本管不住她。有些人虽然觉得姑娘家骑马抛头露面的不好,但是人家家里人都不说话,哪有自己这些人说话的份。

倒是赵大海听说颜宁的骑术不错,翘起大拇指,“颜大将军就是教子有方,连女儿的骑术都这么好。”

楚谟躺在马车中,听着自己的几个侍卫在外面说颜宁骑术了得。

他掀开马车车帘,看到颜宁一身红色骑装,头发简单的挽了辫子,骑在马上英姿飒爽。与颜烈并驾齐驱,时不时指着路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满脸笑容,明亮的让人一时移不开眼。

“真是粗鲁,也不怕晒成黑炭头。”他撇了撇嘴放下车帘,却又忍不住再看了一眼,“太不淑女了。”

马车上,他的两个小厮清河和洛河相视而笑,心里暗自腹诽:世子爷这评价也太言不由衷了,嫌人家粗鲁您还一看再看啊?

颜宁当然不知道楚谟对自己的嘀咕,知道了也不会在乎。她看着前面的马车,只暗自盘算着到了南州,要怎么才能从楚谟手里挖出神医来,或者怎么诱导他帮忙把神医找出来。

封平比起颜烈和颜宁还要惭愧,他生于京城长于京城,还是第一次离开京城。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段日子,他在颜府看了不少书,如今还能出来走一走,实在幸运!

他的骑术不太好,还是在颜府这段日子,跟着孟良孟秀和颜烈练的,看其他几个还能说笑,他是全副精神都在缰绳上,丝毫不敢懈怠。

一群人紧赶慢赶,终于如赵大海所安排的,在傍晚时分,赶到了荆河码头。因为赵大海这一趟是公差,拿出公文凭证,早有官府备好的官船。

两艘官船,一艘是三层大船,一艘是两层小船。

赵大海看看自己这群人,颜大将军的儿女是必须要照顾好的,镇南王世子也是不能怠慢的,南方人都知道大船平稳,就安排楚谟、颜烈、颜宁和他们的随从以及秦家的几个人坐了大船,自己带着士兵们上了小的那艘。

楚谟派清河代表自己向赵大海道谢。颜烈带着封平上前致谢,回船后封平又提议让人拿了几坛酒,送到赵大海船上,以表谢意。

赵大海和士兵们自然更是高兴。

~~~~~~~~~~

感谢昨天几位书友们的推荐票,鞠躬感谢

收藏收藏快涨吧^_^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233)

我要评论
  • 了扇,&。”

    顺公公嫌弃的用手扇了扇,“你们两个,去把人拖出来。”

  • 皇后娘&后娘娘

    “那是,那是,谁让皇后娘娘身边您最得力呢,这宫里谁不知道,皇后娘娘就信您。”年长点的太监连忙奉承道。

  • 颜氏死&化成一

    终于,绿衣身前裸露的肌肤,再也没人看到了,颜氏死死的抱着她,好像要把自己化成一件衣服,为她遮风蔽体。

  • 她还是&过去,

    终于颜氏的手碰到了绿衣的衣裙,她还是慢慢爬过去,然后正面抱住了绿衣。

  • 您老怎&这里来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 的辛苦&,赐你

    两人直接把人拖出来丢到院中积雪上,顺公公走近两步,实在忍受不了那股恶臭了,嫌恶的又退开来,说道:“颜氏,你的恩典来了。今日是圣上册立皇后的大喜日子,皇后娘娘看你活的辛苦,赐你一杯喜酒。”

  • 们拖到&给丢到

    顺公公嗤笑了一声,让人上前探了两人鼻息,“你们两个把他们拖到西角门去,让运尸的给丢到荒山去。走,我们回去复命了。”

  • 来了!&喃喃了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 &刺刀割

    地上的废后颜氏听到绿衣,拼命撑着抬起头,看到自己前面二三十步远的地方,跪坐着一个宫人,在两盏宫灯的映照下,只看到她垂着头披头散发,一身衣物已不能蔽体,露出的胸部上都是针刺刀割的痕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