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宁在柳贵妃满心期待……的眼神中,轻轻一笑,“姑母,我会觉得柳娘娘说的很是呢。”柳贵妃,通常人为了信息显示尊敬都会称她贵妃娘娘,现在的颜宁一句柳娘娘,却实实在在的贬损了,她柳眉一竖就想发作时,又硬生生忍着了,“颜姑娘指的是……”她刚但是说了一大一堆话啊柳贵妃,一般人为了显示尊敬都会称她贵妃娘娘,现在颜宁一句柳娘娘,却是实实在在的贬低了,她柳眉一竖就想发作,又硬生生忍住了,“颜姑娘指的是……”她刚刚可是说了一大串话啊。。...

颜宁在柳贵妃满怀期待的眼神中,微微一笑,“姑母,我觉得柳娘娘说的很是呢。”

柳贵妃,一般人为了显示尊敬都会称她贵妃娘娘,现在颜宁一句柳娘娘,却是实实在在的贬低了,她柳眉一竖就想发作,又硬生生忍住了,“颜姑娘指的是……”她刚刚可是说了一大串话啊。

“就是狭私报复那句啊,臣女觉得很有道理。”

“颜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柳贵妃有点绷不住了,这颜宁好大胆!

她本就不是好脾气的人,这几年又是总管宫务的贵妃娘娘,皇后娘娘常年礼佛不管事,她等于是后宫第一人了。

“娘娘,臣女是说您刚刚顾虑别人误会您狭私报复这话,想的很周到。娘娘心中无私,但是难保其他人能懂娘娘的一片心。”颜宁惶恐的解释道,“以前常听姑母说,宫中有娘娘管着宫务,她才能安心不问。今日娘娘有这担忧,姑母,您也是要体谅一下柳娘娘的难处呢。您先处理宫务,我先告退吧。”

颜皇后和柳贵妃都听懂了颜宁的意思,体谅柳贵妃的难处,那就是要皇后收回权力了?

“妹妹,这事我知道了。等晚点我会跟圣上提一下这事,妹妹如今有二皇子要多操心,这宫务的确太繁杂了。”

颜宁居然没有为林妃求情?

今日是自己失算了,这两年但凡关系倒楚昭业的事,颜宁可是一向积极,难道传言是真的?她对三皇子已经无心了?今日是莽撞了,应该先试探一下再来说这些话的。

柳贵妃心里转着念头,嘴里已经说道:“姐姐说的什么话,能为姐姐分忧,是妹妹的福气。刚刚是妹妹糊涂了,被颜姑娘一提醒,妹妹才知道自己的话让人误会了。做事哪能怕人说呢,反正有姐姐撑腰,妹妹秉公做事不怕人说。”

“妹妹说错了,应该是圣上撑腰才是,我们都是为圣上分忧。”

“是,姐姐说的是。那妹妹先回去了。”柳贵妃忍气告辞,今日她想错了,本想趁颜宁今日进宫,利用她闹一把,没想到这颜宁不说也算了,竟然还怂恿皇后收回她协理宫务之权。

颜皇后觉得有点意兴阑珊,虽然柳贵妃来的快去的也快,但是几句话的功夫,却把自己想和颜宁好好说话的心情都败坏了。

颜宁看颜皇后不高兴的样子,想问问姑母对宫中的处理,但是她一个年轻姑娘家,问这种事又有些僭越了。

“你这孩子,有什么话跟姑母不好直说的。”颜皇后看颜宁欲言又止的样子,“你父亲跟我说你如今长大懂事了,恒儿也说你人小鬼大主意多,你是不是想给姑母出点主意啊?”

“姑母,看您说的,我哪敢帮您出主意啊,要主意您去找太子哥哥去。”颜宁笑着说,“不过最近我经常看母亲管家。母亲总是和我说,这当家理事,一不能过细,水至清则无鱼,主子太细致了下人容易生怨,二不能过柔,主子太宽厚了下人容易怠慢。您说母亲说的对不对啊?”

“嫂子说的自然是有道理的。”颜明心与秦氏感情很好,对秦氏将颜家打理的妥妥当当,自然也是知晓的。

“姑母,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母亲当家理事,王嬷嬷她们功不可没呢。您处理宫务,比我母亲管家可更难了,有时候该找帮手就要找啊。”

“找帮手?”

“是啊,宫中的事宁儿不懂,可是宁儿知道姑母一个人肯定会累的。不然您问问太子哥哥,看看哪些能做帮手嘛。”

反正找一个人协理宫务是协理,找两个人协理也是协理,分的越细越多,颜皇后掌控起来就越省力。

“你这孩子,跟姑母说话也阴阳怪气地不直说,哪学来的坏毛病。”颜皇后捏了捏颜宁的脸颊,嗔怪怪,“难不成长大了,倒是和姑母生分了?以前你连要嫁给谁、要姑母拿什么给你添妆的话都说,如今倒是说一半藏一半了。”

“姑母,我这不是不知道宫里的人和事,不敢乱点鸳鸯谱嘛。”

这是实话。

前世颜宁对后宫除了关注皇后就只关注过林妃了,自然不知道什么人可用,也不知道后妃之间的事。重生后颜宁忙活着对付林家,加上有楚昭恒在,对后宫之事也没花过心思。

颜皇后也知道颜宁对后宫之人所知不多,说了两句想到明日颜宁就要到南州去了,“什么鸳鸯谱!话都不会说了。你这一去南州,姑母可要好久见不到你了。”

“又不是不回来了。姑母到时嫌空,刚好招我母亲多进宫来说话,到时我母亲肯定寂寞。”

“你倒是会安排,好了好了,不留你了。”知道颜宁南下还是要整理行装的,赶紧打发她回去。

明福回来,跟颜皇后说道,“太子殿下本来想亲自跟颜姑娘送别,只是现在勤政阁脱不开身。让奴才回来,代他向姑娘说一声一路顺风。”

“多谢太子哥哥。对了,姑母,就让明福送我离宫吧。”

这种小事,颜皇后自然答应。

明福跟在颜宁身后走着,他如今能成为太子心腹,是因了颜宁的推荐,所以在心里,他对这颜姑娘还是感谢的。

“明公公,景翠宫虽然禁足了,但是肯定会解禁的,你还是要多留意这那边。”看到左右无人后,颜宁叮嘱道。

“姑娘放心吧,太子殿下也是这么吩咐的。”

“恩,皇后娘娘多年不管宫务,在宫中耳聪目明是很重要的,你若看到合适的人,也不要吝于举荐,我姑母和太子哥哥都是能识人敢用人的。”

“对了,宫中各宫娘娘贵人们的事,你也多留心,若有什么好玩的事,及时告诉太子哥哥。太子哥哥若觉得好玩,肯定会跟姑母分享的。”颜宁想想也没其他好嘱咐的了,就停了嘴。

这些话的意思明福自然懂得,也连忙答应下来。

两人边走边说,走到御花园边时,却看到一身深蓝锦袍的楚昭业,带着李贵正站在路边,好像在等着颜宁走近。

~~~

终于上青云榜推荐啦,一激动手都哆嗦了^_^

亲们,收藏吧,收藏吧,收藏吧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103)

我要评论
  • !绿衣&两人再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 立即有&一壶酒

    立即有人拿着一壶酒上来,倒了两杯酒,一人灌了一杯下去。

  • 颜氏死&,为她

    终于,绿衣身前裸露的肌肤,再也没人看到了,颜氏死死的抱着她,好像要把自己化成一件衣服,为她遮风蔽体。

  • 张嘴,&也受罪

    年轻的太监听了惊讶的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唉——早点上路也好,看她活着也受罪。”

  • 出了一&熟路地

    门一打开,露出了一院破败,顺公公一行人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

  • 太监摸&烤火了

    年轻的太监摸着头,连连点头,两人又和刚刚一样,靠着门口坐下来烤火了。

  • 您最得&忙奉承

    “那是,那是,谁让皇后娘娘身边您最得力呢,这宫里谁不知道,皇后娘娘就信您。”年长点的太监连忙奉承道。

  • 衣爬去&。

    “啊!啊!”一直默不作声的颜氏,忽然发狂一样叫着,向绿衣爬去。

  • 正常的&没爬出

    颜氏爬的更急了,只是她那手脚以一种不正常的状态扭曲着,明显用不出力来,看着拼命在爬,却实际上连两步路都没爬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