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宁扑见状去,扑通一声跪在楚昭业身边,大声地地说:“殿下,臣女帮帮我您,先出来吧!看见殿下为亲母如此苦求,皇后娘娘又也不是不慈之人,她倘若能说情,当然会为林妃娘娘说情的啊!帮帮我殿下,也多体谅一下皇后娘娘的难处吧!”早在颜宁跪倒时,院子里的宫人和太监皇后颜明心听人说颜宁要人扶起三皇子时,还以为她又旧情复燃了,带人出来,走到偏殿回廊上,听到颜宁大声说“皇后娘娘又不是不慈之人”时,陡然明白过来。。...

颜宁扑上前去,扑通一声跪在楚昭业身边,大声说道:“殿下,臣女求求您,先起来吧!看到殿下为亲母如此苦求,皇后娘娘又不是不慈之人,她若是能求情,肯定会为林妃娘娘求情的啊!求求殿下,也体谅一下皇后娘娘的难处吧!”

早在颜宁跪下时,院子里的宫人和太监都呆住发不出声音来,满院寂静中,颜宁的声音很大,正厅,甚至偏殿都能听见。

皇后颜明心听人说颜宁要人扶起三皇子时,还以为她又旧情复燃了,带人出来,走到偏殿回廊上,听到颜宁大声说“皇后娘娘又不是不慈之人”时,陡然明白过来。

颜明心在深宫多年,自然不是天真之人,她向尚福使了个眼色,自己扶住头。

“快来人啊,皇后娘娘晕倒了!”

“来人,快点去传太医!”

偏殿里,传出一阵喧嚣声。

“圣上,参见圣上!”有眼尖的人看到元帝,连忙跪地大声请安。

院中的人转头,看到元帝站在凤禧宫门口,太子楚昭恒、二皇子楚昭晖和镇南王世子楚谟站在后面。

楚昭业听着耳边传来的混乱,心中一叹:功亏一篑啊。

看到二皇子楚昭晖,眼神一闪,楚昭晖原本也是被禁足的,如今可以出来了?

他转头,看到颜宁还跪在他身前,哭着说:“我姑母都晕倒了,殿下,我求求您,求求您,您就不要为难我姑母了!”

颜宁,一直都是性格直爽的人,怎么忽然有了这样玲珑剔透的心思?还是以往,她对自己,全是作假?

最近一段日子,他殚精竭虑几夜没有合眼,今天又一早又跪在凤禧宫前两个多时辰,看着颜宁一脸泪痕,眼中却满是冷意,楚昭业觉得有点支撑不住,身子一晃倒了下去。

“三殿下也晕倒了!”

“快点,把三殿下扶到殿里躺着!”

又是一阵人仰马翻。

混乱中,颜宁站起来闪到一边,就感觉有一道视线盯在自己身上,微微偏头,就看到楚谟在看着自己,白蟒箭袖外罩红袍,完美无缺的脸上带着促狭的笑,看到自己在看他,竟然还对自己挤了挤眼睛。

她忍不住怒瞪了一眼,想到他来的时机,再看看楚昭业,心中却是一阵寒意——楚谟,已经与楚昭业结盟了?

楚谟和颜宁都算是外人,看着太监们抬起楚昭业,太子楚昭恒让人先把三皇子送到自家的华沐苑去歇息,皇后娘娘躺在偏殿。元帝也顾不上楚谟和颜宁,自己先到偏殿去看望皇后了。

不告而退是无礼,可是这种时候凑上前告退,就太没眼色了,两人只好傻站在院子里。

颜宁在凤禧宫是熟人,虽然没人吩咐,可旁边站着的宫人不敢怠慢,请两人到旁边的回廊上坐着,免得日晒。

楚谟看看左右,低声笑问:“怎么每次见你,你都在使苦肉计啊?三十六计,就学会这一招?”

颜宁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那是因为每次见到楚世子,我就流年不利。”

“呵呵,我没想到今天你也在宫里,你到的很巧啊!”

“彼此彼此,世子今天怎么会在宫里?”

“我要是说是碰巧了,你信不信?”

“听说前几天世子和三殿下相约饮酒,三殿下喝醉了还错过了回宫时间。您和三殿下真是一见如故啊?”

“你监视我?”楚谟笑时大家只觉得这人是个翩翩佳公子,不笑时脸上线条一收,竟然有几丝狠厉,不过他很快又展颜一笑,“我应该没这么大面子,你派人监视三殿下?”

“刚巧那天我想来拜访世子,结果你没在驿馆,找了一圈,听说你和三殿下在醉花楼。再说三殿下一夜未归,这种事早就传开了。”

楚谟想了一下,也是这个道理,“今天看到太子殿下,他不像要用到神医的样子啊。”

“我找神医,本来就不是为了太子哥哥。”颜宁若无其事的说道,楚谟若与楚昭业已经结盟,那么自己要怎么把这人拉过来?

记忆里,楚谟好像不是楚昭业的心腹肱骨之臣啊。

太医来的很快,先去给皇后把了脉,听尚福说是急晕了。太医很有眼色地说是有些暑气,加上急怒攻心,所以头晕,开了些安神汤药。再去给楚昭业把脉,却是思虑过度,加上中暑。

元帝探望了二人,看到二人都无恙,放心了,其他人也都告退。

颜宁获准到偏殿向元帝告退,又转向颜皇后说道:“姑母,您再忧心三殿下,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啊。宁儿先告退了,过几日再来给您请安。”

皇后微微颔首,“今天倒是把你吓到了,快回去吧。”

元帝坐在一边,看人都走了,转向皇后问道,“怎么好端端的,就晕倒了?”

“圣上,您不要怪罪林妃了。三殿下如今大了,知事了,有个获罪的母妃,到底有伤颜面。”

“是业儿来求你的?”

“三殿下就是不求,臣妾也是想要这么说的。”颜皇后轻声说道。

元帝看着她,若有所思。今日下朝后,楚谟进宫请安,想要拜见一下皇后这个伯母,自己就带着他进宫来了,没想到撞见刚刚那一幕。

“这几天你这不得清净吧?”

“还好。对了,圣上,那个小太监只有出宫的档,没有回宫的记录。您让臣妾查这事,臣妾查了这几日,北宫墙那里年久失修,可能那小太监是从那边爬回来的。过几日想让内务司将宫墙都查一遍。”

“宫墙和宫室不是年年修的吗?”

“宫里地方多……”颜皇后说了一句不再说了,元帝也想起来前几年可不是皇后管理宫务的。

“这事你看着办吧。”

“是,臣妾想柳贵妃对宫务熟,等她解了禁足后,还是让她和臣妾一起管宫务吧?”

“准了。”

颜皇后也就顺势岔开了话题。

元帝不知她是凑巧还是有意,他解了楚昭晖的禁令,就是想找个机会让柳妃重管宫务。

现在皇后主动提出来,虽然变成皇后和柳贵妃共同掌管,但至少说明皇后不是恋权之人吧。

~~~~~~~~~~

求收藏,求评论,求票,各种求^_^

下一章会死个人,大家猜猜谁会死呢?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110)

我要评论
  • 样,靠&烤火了

    年轻的太监摸着头,连连点头,两人又和刚刚一样,靠着门口坐下来烤火了。

  • 说着带&开。

    顺公公说着带人走了,留下的两人想一人拖一个先拖出去,却发现那颜氏居然抱的死紧,怎么也分不开,两人又叫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一起来帮忙,三个人却还是分不开。

  • 近两步&“颜氏

    两人直接把人拖出来丢到院中积雪上,顺公公走近两步,实在忍受不了那股恶臭了,嫌恶的又退开来,说道:“颜氏,你的恩典来了。今日是圣上册立皇后的大喜日子,皇后娘娘看你活的辛苦,赐你一杯喜酒。”

  • 绿衣的&她还是

    终于颜氏的手碰到了绿衣的衣裙,她还是慢慢爬过去,然后正面抱住了绿衣。

  • 头,看&垂着头

    地上的废后颜氏听到绿衣,拼命撑着抬起头,看到自己前面二三十步远的地方,跪坐着一个宫人,在两盏宫灯的映照下,只看到她垂着头披头散发,一身衣物已不能蔽体,露出的胸部上都是针刺刀割的痕迹。

  • &人拿着

    立即有人拿着一壶酒上来,倒了两杯酒,一人灌了一杯下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