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平也不绕圈子,直接问着:“公子,姑娘,据说林天龙贪墨一事被核实了?”“是啊,杨中丞拿着户部的账册,和北大营的账册核对信息,又将北大营的兵马人数逐一查证属实,基本上林天龙贪墨这事,板上钉钉了。”颜烈回。“据说现在的宫中,是皇后娘娘在管理宫务?”“是啊“听说现在宫中,是皇后娘娘在管理宫务?”。...

封平也不绕圈子,直接问道:“公子,姑娘,听说林天龙贪墨一事被查证了?”

“是啊,杨中丞拿着户部的账册,和北大营的账册核对,又将北大营的兵马人数一一查实,基本林天龙贪墨这事,板上钉钉了。”颜烈回到。

“听说现在宫中,是皇后娘娘在管理宫务?”

“是啊,柳贵妃被禁足了,自然只能我姑母掌管宫务了。”

“姑娘,你觉得现在颜家安全了吗?”封平正色问。

宫中姑母掌管了宫务,朝中林天龙被定罪林家要倒霉了,颜家安全了吗?颜宁张了张嘴,忽然明白过来,“谢谢先生提醒。”颜宁郑重的向封平行了个屈膝福礼。

“不是……难道这对我们家不好吗?”颜烈听这意思,颜家并不安全?

“二哥,是我想岔了。”拉下林家,又将柳贵妃拉下马,她以为这样就安全了,现在被封平提醒,才知道自己还是想的不够深远。

朝中宫中,若都是颜家一家独大,那皇帝怎么放心呢?此时太子还露了锋芒,只怕林天龙一案了结后,颜家就是众矢之的。

“宁儿,你怎么想岔了?是姑母掌管宫务不好,还是林天龙不该定罪啊?”

“二哥,是我太急了。”

封平一听这话,却是惊异的看了他们一眼,颜宁这话,等于说现在的局面,是她一手促成的。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姑娘,居然同时拉下二皇子和三皇子两帮人?

他刚刚会对这兄妹俩提示说颜家危险了,本来是希望两人把这意思告诉颜明德或者太子楚昭恒,这两人应该能想明白自己的意思。虽然是颜宁把他救回来,而且也表现出一定才智,可他还是低估这姑娘了。

“姑娘,你既然如此安排,是不是还有后手呢?”他直接问道。

颜宁也不瞒他,“宫中的柳贵妃掌管宫务时,修缮银两年年拨下,可是宫室宫墙却有很多年久失修。”

“姑娘打算趁此绝了柳贵妃再掌宫务的机会?”

“是的,可是先生提醒的对,我操之过急了。先生,您觉得现在看,该如何弥补为好?”

“姑娘是考我吗?其实您心里应该有想法了。”看颜宁但笑不语,封平继续说,“适可而止,才是上策。”

颜烈还没想明白,宁儿一直说太子登基颜家才能好,二皇子和三皇子威胁太子,必须除掉,怎么现在听着,除掉这两个威胁又不好了?

“二哥,对圣上来说,要是颜家一家独大,太子哥哥又很能干,那我们颜家就会被圣上忌惮了。”颜宁对颜烈解释道。

“我们颜家忠心耿耿,从不犯法,一心为国守疆,有什么不放心的?”

“帝王,本来就是讲究制衡之道。每个大臣都说自己是忠心的,心又看不见,他怎么信?”

“可是……可是我们确实是忠心的啊。”

“光说有什么用?圣上会想,林天龙贪墨之事被发现前,他也说自己是忠心耿耿一心为国呢!”颜宁撇撇嘴,“皇帝只相信自己。”

三人正在屋里说着,院外太子楚昭恒竟然站在院门口,他向院里站着的几个人摇摇手示意噤声。

院里的仆妇们都知道楚昭恒的身份,加上太子殿下还时常来颜家,所以都低头不言了。

楚昭恒最近很忙,今日才听说颜宁被罚跪的事,忙里偷闲想来看看她,秦氏知道颜宁在颜烈的松风苑,自己在场倒让他们拘束,就让人送太子殿下过来。

刚刚听到颜宁说帝王之术讲究制衡之道时,楚昭恒没想到她还懂这个。

“那太子殿下要是当了皇帝呢?”颜烈想了半天,觉得明白了,忽然想到这问题。

太子哥哥要是做了皇帝,会忌惮颜家想除了颜家吗?

我要是做了皇帝,会想害颜家吗?

颜宁和楚昭恒心中一凛,不由自主地心里浮上这个问题。

“奴婢参见太子殿下!”院外忽然传来刘嫂子的声音,她就是颜忠的儿媳妇、颜栓的媳妇,被颜宁提议到松风苑当差后,一直尽心尽力做事。

刚刚她看这里没什么事,就去后面安排些杂事,没想到回来就看到一院子奴才,竟然看着太子殿下发呆,也不知通禀一声。

书房里的三人被惊动了,书房轩窗外,一地艳阳,太子温文尔雅含笑而立,这画面,很美好。但是联想到刚刚说的话,就美好不起来了。

三人连忙迎了出来,楚昭恒看到颜宁看到自己,眼神竟然躲闪了一下,刚刚心中浮上的问题,立刻有了答案——不会,我不会害颜家!

三个人里,就属颜烈看到楚昭恒的表情最正常,“太子殿下,您今儿怎么来啦?刚刚还说起……哎呦!”却是颜宁死劲拧了他手臂一把,“你干嘛拧我啊!”

封平咳咳了几声,忍笑忍的很辛苦,“草民封平参加太子殿下!”他跪下行了大礼。

“免礼,你就是宁儿说起的那个封家公子吧?果然很有见解。”楚昭恒虚扶了一把,淡淡的说道。这话往好里想是夸,往坏处想意思就不大妙了。

封平不卑不亢的说道:“正是草民,蒙颜姑娘相救又许收留,草民感激在心。士为知己者死,只要对颜姑娘能有裨益,草民绝不敢不说。”

“哈哈,好,记住你今日说的话!”楚昭恒展颜一笑,转头对颜宁说,“宁儿,我看封平不错,你不如先请他教导阿烈啊。”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封平经历沧桑心思灵动,颜烈却是一根筋。

“封先生,不知您肯不肯?”颜宁转头诚恳的问封平,“若是不行也不用勉强,我父亲也说起过先生。”这意思就是封平也可以做颜明德的幕僚。

“乐意之极。”封平胸有大志,楚昭恒几句话中,他已经明白楚昭恒对颜家兄妹的看重,而且让自己指点颜烈,那就是说他不会防着颜家人的意思了?

“再过两年,先生若肯的话,愿请先生为客卿。”

“草民之幸!”封平行了大礼,心中猜测着这里的意思。

楚昭恒已经说起林天龙贪墨一案的查证经过了,“林天龙罪行确凿,我父皇很是震怒,估计会严判吧。”

~~~~~~~~~~~~~~~~

^_^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350)

我要评论
  • 何妆点&出死气

    在皇宫西边的长春宫,在新后命令下,宫门口也应景的挂上红灯,只是宫内还是一片死寂。毕竟是冷宫,再如何妆点还是透出死气,除了门口守门的两个太监,再无人气走动。

  • 像终于&清醒过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 荒山去&。走,

    顺公公嗤笑了一声,让人上前探了两人鼻息,“你们两个把他们拖到西角门去,让运尸的给丢到荒山去。走,我们回去复命了。”

  • 哈着腰&长春宫

    “谢皇后娘娘恩典,皇后娘娘就是仁慈啊。”两个太监说着,哈着腰把门推开了,长春宫里,如今也只关了一个人——废后颜氏,不过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认为就算是称废后都是抬举了她,都称为罪奴。

  • 的张了&“唉—

    年轻的太监听了惊讶的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唉——早点上路也好,看她活着也受罪。”

  • 面抱住&了绿衣

    终于颜氏的手碰到了绿衣的衣裙,她还是慢慢爬过去,然后正面抱住了绿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