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颜明德回府后,颜府里也不波澜不惊。颜明德半夜从宫中回家中正院,颜烈和颜宁急着轻信,赖在秦氏这不愿回家去。秦氏看真的太晚了,拗但是两人,干脆让人把两间厢房拾掇一下,让他们两人去睡会。颜明德进正院的声响一传来,就见两人从自己房里冲出。“父颜明德深夜从宫中回到家中正院,颜烈和颜宁急着听信,赖在秦氏这不肯回去。秦氏看实在太晚了,拗不过两人,索性让人把两间厢房收拾一下,让他们两人去睡会。。...

这一夜,颜明德回府后,颜府里也不平静。

颜明德深夜从宫中回到家中正院,颜烈和颜宁急着听信,赖在秦氏这不肯回去。秦氏看实在太晚了,拗不过两人,索性让人把两间厢房收拾一下,让他们两人去睡会。

颜明德进正院的声响一传来,就见两人从自己房里冲出来。

“父亲,林天龙贪墨的事,杨二本查到证据没?”

“父亲,杨中丞递交了什么证据啊?”

两人一边走一边一叠声的问,一样急,问的意思可不一样了。

“宁儿,你怎么知道杨宏文肯定会交证据啊?”

“杨中丞胆大,心细,又善于从细微处入手,林天龙自视甚高,肯定绕不过他手中的。”

“还真让你说对了,今晚杨宏文可是一场好戏啊,林文裕脸都绿了。”屋里王嬷嬷和虹霓带着下人们退下了,颜明德接过秦氏递上的清茶喝了一口,说起今晚勤政阁里的事。

大家听完,都是惊叹好笑,“这个杨二本,居然欲抑先扬啊?”颜烈感叹道,“总算他还能干事。”

颜烈很讨厌杨宏文,因为觉得这人忘恩负义,外人不清楚,但是他是颜明德的儿子,当然知道当年颜明德救助杨宏文的事,结果这人得志了,就年年盯着颜家不放。

颜宁以前也讨厌杨宏文,但是现在她知道,杨宏文是个知恩图报的好人。他年年一参,明着是参颜家的不是,但又何尝不是在为颜家说话呢?御史风闻奏事,比如他参颜家拥兵自重,元帝心里的刺就被晾到阳光下,自然就容易拔除。

更何况,前世父亲被北燕俘虏惨死,自己被废后,杨宏文安顿家小后向楚昭业辞官,远赴北燕要去为父亲收骸骨,“杨某身受颜大将军大恩,无以为报,杨某有儿有女,恩公却是无人披麻戴孝,若不能接回恩公骸骨,杨某就在北地为恩公守灵一辈子。”后来自己也死了,不知杨宏文到北燕后怎么样了。

“二郎,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杨中丞为人耿直有信,是个君子,你不论人前人后,都得对人恭敬。”颜明德看着颜烈教训道。

“知道了,我也只是在家里说说。”颜烈答应着,“对了,父亲,那您没看到那些账册?”

“账册都烧了,怎么看得到?”

“嘿嘿,账册没烧,妹妹今日安排了一出好戏哦!”颜烈得意的说。

“宁儿?你做了什么事?”颜宁将林天龙贪墨的消息,通过颜忠透露给二皇子的事,颜明德是知道的。但是账册这事,却没听女儿提过。

“父亲,上午太子哥哥派人来说赵侍郎早朝参了林天龙的事,我想着三殿下和林文裕肯定会派人去知会林天龙。林文裕在早朝上脱不开身,这事八成是三殿下来做了,他们能嘱咐林天龙的无非那些话。”

“所以,我借了太子哥哥一个小太监,让孟良护送到北大营去,冒充三殿下的人传话,顺便把那些账册拿回来了。又让孟秀守在城外,把三殿下派去的人杀了。那些账册和尸体,我交给太子哥哥啦。”颜宁叽叽呱呱的说着,对这事的安排,她自己也很得意。

前世,赵侍郎也参了林天龙,不过楚昭业的人及时传讯,让林天龙以“掌管不利”的罪名,杀了两个掌管账册的幕僚,自己带人连夜将近两年的账册整理了,再让人送回北大营。

最后这事被重重提起,轻轻放下,林天龙只落了个失察的罪名,罚了三年俸了事。

现在,自己就要把楚昭业的这条财路给断了,再让林天龙付出代价!

颜宁说完,转头看颜明德却是面沉如水。

“父亲,妹妹料敌机先,厉害吧?”颜烈没注意到父亲的脸色,还沉浸在兴奋里。

“胡闹!”颜明德沉声说道,“宁儿,这主意是你想的,还是太子想的?”

“是女儿想的,然后通知太子哥哥行事的。”父亲从未这么严厉的与自己说话过,颜宁声音不禁低轻了下去。

“那么,林天豹也是你安排杀的?”颜明德一直觉得赵家不可能杀林天豹,听了女儿的话,忍不住一问。

“是!”

“为何要这么做?”

“他要是不死,林家就不会咬上赵家,那……”那二皇子和三皇子就不会马上反目,赵侍郎不会死心塌地的对付三皇子一派,林文裕就不会知道丧子之痛……颜宁觉得理由很多很充分,可是看着颜明德脸色越来越严肃,却是一个字都说不下去了。

“宁儿,为父与林文裕是政见不合,也有嫌隙。但是,那是为国,出于公心,你所做的是出于公心吗?”

“父亲,兵者,诡道也。女儿最后的目的,是为大家好啊。”

“你随意取人性命随意杀人,怎么能说是出于公心?”

“林天豹欺男霸女,论罪早该死罪,但是大家顾及着林妃居然一再容忍他,女儿这也算是为民除害!”颜宁不服的辩道。

“为民除害?你刚刚所说的杀他的理由,可没有此条!宁儿,这次回来,看你你懂事了,聪明了,为父很高兴很自豪,但是,虽说‘兵者,诡道也’,你也要知道:善水者溺于水,善谋者死于谋!姑且不说杀人犯法,你杀林天豹,若被林家知道是你所做的,你就陷于危险境地,到时如何脱身?”颜明德摸着女儿的头说,“为父知道你想为太子想为父亲分忧,但是,你是我的女儿,我只希望我的女儿能一世无忧,而不是图谋人心。”

“再说,你视人命为儿戏,这样的行为,和林天豹何异?我颜家世代将门,沙场上杀戮甚重,所以祖上才更要求我们后辈儿孙修德明理,下了沙场,不得草菅人命。我颜明德的儿女,怎么能是无视人命之人?”

秦氏听说颜宁杀了林天豹,也急了,“宁儿,你怎么能杀人啊,有没有被吓到?有没有伤到自己?”

颜明德听夫人越问越不像话,她都杀人了,还会吓到?看她生龙活虎的,傻子都知道没伤到啊。“夫人!”他阻止了秦氏的话,“宁儿,你明日去祠堂外,跪一个时辰!好好想想自己的做法。”

颜宁知道父亲的意思,是怕自己变成草菅人命的人,又怕自己过于相信自己对人心的判断,“父亲,我不觉得自己杀林天豹杀错了。但是女儿明白父亲的意思,以后,会谨记父亲的教诲!”颜宁倔强的说道。

父亲不知道前世林家对颜家的算计,但是,自己知道,所以她不会放过林家人,一个都不会放过!可是父亲说的对,自己太依赖于所谓前世对楚昭业对林家的了解了,当引以为戒!

颜明德看女儿一脸倔强的看着自己认错,不明白为什么她对林家的恨意,一下这么深,可是能听进自己的意思,他还是高兴的。想着以后再伺机开解吧,摆摆手让兄妹两人下去休息。

~~~~~~~~~~~~~~~~~~

希望大家不要以为颜明德不爱颜宁哦

兵者,诡道也,其实他只是怕女儿过于信奉“诡道”,反而遇到危险。

而且,颜家男人都是正人君子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488)

我要评论
  • ,人你&看耍猴

    “好了,人你也见了,快点,喂她们喝酒,皇后娘娘说了,趁早好扔出宫去。”顺公公像看耍猴戏一样看她惨叫着爬着,看了半天后,觉得欣赏够了,下令道。

  • 来,看&没爬出

    颜氏爬的更急了,只是她那手脚以一种不正常的状态扭曲着,明显用不出力来,看着拼命在爬,却实际上连两步路都没爬出。

  • 人拿着&倒了两

    立即有人拿着一壶酒上来,倒了两杯酒,一人灌了一杯下去。

  • 说了让&伸手捏

    “急什么,都说了让你们一起上路呢,嘿嘿。说起来,绿衣比你像个人样多了。”顺公公说着走到绿衣旁边,猥琐的伸手捏了捏绿衣的胸部,绿衣瑟缩了一下,不动也不叫,好像死人一样。

  • 后娘娘&啊?”

    “王公公,皇后娘娘怎么想到会赐里面那人喝酒啊?”年轻的太监轻声问道,他入宫没多久,就被扔到冷宫来了,冷宫清苦,好处是他再没啥机会得罪贵人们。

  • 一路进&到倒数

    顺公公一路进去,走到倒数第二间房,对后面一个太监努了努嘴,那太监上前,“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一股恶臭冲出来。

  • 的两人&是分不

    顺公公说着带人走了,留下的两人想一人拖一个先拖出去,却发现那颜氏居然抱的死紧,怎么也分不开,两人又叫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一起来帮忙,三个人却还是分不开。

  • 一声,&运尸的

    顺公公嗤笑了一声,让人上前探了两人鼻息,“你们两个把他们拖到西角门去,让运尸的给丢到荒山去。走,我们回去复命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