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早间,颜明德命孟良叫颜忠到书房取书信。作为总管,颜忠在颜府家仆家将所住的地方,有个单独的一进院子,颜忠的女儿了嫁人,而如今这院子里,住着颜忠夫妇和他们儿子夫妇四人。颜忠的媳妇姓李,大家称呼李嫂子,是个质朴的妇人。她本是颜家家将的后人,父作为管事,颜忠在颜府家仆家将所住的地方,有个单独的一进院子,颜忠的女儿已经出嫁,如今这院子里,住着颜忠夫妇和他们儿子夫妇四人。。...

到了晚间,颜明德命孟良叫颜忠到书房取书信。

作为管事,颜忠在颜府家仆家将所住的地方,有个单独的一进院子,颜忠的女儿已经出嫁,如今这院子里,住着颜忠夫妇和他们儿子夫妇四人。

颜忠的媳妇姓李,大家称呼李嫂子,是个朴实的妇人。她本是颜家家将的后人,父亲战死沙场,她年幼无依,一直留在颜府,后来又嫁给了颜忠。

原本父亲是要给他们夫妻解除奴籍,让他们出外过活的,可当时颜忠和自己媳妇合计后,却只求留下。

听到老爷传叫,她奇怪的问:“栓子他爹,这么晚老爷还找你去啊?”

“老爷让我明天一早去边关送家信,可能是先把家信给我。”颜忠应了一句。

“哦,那你快点去吧。明天的行李包袱我帮你收拾的差不多了。”

颜忠跟着孟良到了主书房右边的房间,没想到颜烈和颜宁都在。

书房正房是一溜五间房,中间三间打通做了书房和书库。左边一间颜明德用来接见幕僚之用,而右边这间是个小书房,颜明德有时带公文回府都会在这里处理。

孟良看他进屋后就退了出去,顺手带上门。

颜宁看到他进来,笑着说:“忠叔,上次你说要看我画画的,我现在画了几张,你来看看吧。”

这话原本没什么,可现在颜忠听着,却觉得后背一阵发寒。

“谢谢姑娘赏脸,给奴才长长见识。”他笑着走上前去看。

这间小书房里,颜明德坐了正座,颜烈站在他边上。左边靠窗放着一张书桌,颜宁坐在书桌,桌上正摊着四五张纸。

颜忠看了一眼,脸上的笑慢慢凝固,脸色逐渐惨白。

“忠叔,你看我画的像不像?你看这张,我自己觉得这张画的最好了。”颜宁笑着指着第二张,“你看这个人,是不是很像?拿着画像对照,一眼就能找出来吧?”

“姑……姑娘!老爷!”颜忠猛的转向颜明德方向,跪了下来。

颜明德站起,走到颜宁的身后,看着书桌上那四张画。

第一张是一个宅院门口,一个满身珠翠的妇人,一脸笑容的站在门前,妇人面前画了一个男子的背影。

第二张画,就是颜宁说自己画的最好的一张,画上应该是一个院子,一张石桌边坐着两个满脸笑容的人,其中一个赫然是颜忠,颜忠的身边站着刚刚那个美貌妇人,连那妇人嘴角的朱砂痣都画的很清楚。

第三张画却是画中另一个男人拿了几张银票递给颜忠,颜忠双手接过。

第四张画,只有那男子的背影,只见那男子站在皇宫门口,宫门两个御林军站在那男子面前,脸上带笑,明显就是认识的。

这四张画实在普通,除了人很像之外,没有点缀,没有风景,连院子里的石桌画的都很粗糙,可在叫颜忠来之前,颜明德自己盯着这画,看了至少半个时辰。

“颜忠,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自问待你也不薄,你……你为何……?”颜明德沉痛难当,话说到此处无法继续。

颜忠惨白着脸,低着头,却是一声不吭。

“我们好歹二三十年的情分,你当年是个孤儿,被卖入颜府后就做了我的小厮,后来又跟着我到边关,到今日,我只想问你要一句明白话:我颜明德可有亏待你之处?”

“老爷待我很好,是奴才没有做好奴才的本分。”颜忠重重磕了个头,再不说话。

“你……二皇子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要背主求荣?”颜烈怒声问道。

颜忠听到“二皇子”三字,惊讶的抬头,他们这么快就知道自己是为谁做事了?“老爷是何时让人跟踪奴才的?”

颜忠自问自己做事谨慎小心,不可能露出什么破绽。

“是宁儿发现的。”颜明德说道,“我从未怀疑过你。”

“十多日前,我到父亲的书房来找书看。当日父亲不在府中,这间小书房里没人,当时我看到忠叔从小书房里出来,还神色仓皇的打量了四周一眼,才匆匆离去。我觉得奇怪,忠叔是外院的管事,可从来不管小书房,来这里做什么?后来我问了当日应该留在书房看门的人,都说是被人叫走了。”

颜宁停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这事太蹊跷了,我就向父亲借了几个人,让他们跟着忠叔走走。结果,他们发现忠叔在琵琶巷居然还有宅院,那个宅院里住着一个美人和两个伺候的下人。对了,邻居们说那妇人丈夫是个商人,经常归期不定。那院子里,经常有个男子进门,那个男子据说是那妇人的娘家兄弟。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再打听打听,也就都知道了。”

“今日姑娘和绿衣说的话,是故意说给奴才听的?”颜忠并不傻,马上想到下午颜宁和绿衣在垂花门外说的话。

“我当时决定,若忠叔听了那些话,却没去禀告你暗中的主子的话,就让你带着妻儿留在玉阳关,可是忠叔还是去禀告了,去的速度还很快。”颜宁惋惜的说。

颜忠也算从小看着他们三兄妹长大,小时候在玉阳关时,她还曾骑在忠叔的脖子上,在玉阳城里看花灯。

忠叔在她印象里,是个很可亲的人。

前世,颜忠背主,帮二皇子传递消息,自己嫁给楚昭业做太子妃后,他不希望颜府这块口中肉,被二皇子楚昭晖咬一口,抓出了颜府的这个内贼。

“二皇子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连良心都没了?”颜烈走到颜忠面前,抓着他领子问。

“二哥,钱财不能动人心,可是美人恩重啊。一个不求名分、从玉阳关跟到京城的美人。”颜宁慢慢的说完。

颜忠已是脸如死灰,没想到这些都知道了,他何必做无用的辩白。

小书房的门被“啪”地推开,李嫂子冲了进来,扑到颜忠身上,劈头盖脸的打过去:“你个杀千刀的,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怎么对得起老爷夫人?你让栓子和丫头怎么做人啊?”

颜忠被李嫂子打的蹲坐在地,抬头看到孟良站在房门外,旁边还站着他的儿子颜栓和儿媳妇。

儿子一脸不可置信,儿媳妇满脸震惊之外,还带了一丝鄙夷。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271)

我要评论
  • “姑娘&。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 &两个,

    顺公公嫌弃的用手扇了扇,“你们两个,去把人拖出来。”

  • 西角门&荒山去

    顺公公嗤笑了一声,让人上前探了两人鼻息,“你们两个把他们拖到西角门去,让运尸的给丢到荒山去。走,我们回去复命了。”

  • 颜氏爬&的更急

    颜氏爬的更急了,只是她那手脚以一种不正常的状态扭曲着,明显用不出力来,看着拼命在爬,却实际上连两步路都没爬出。

  • 的人,&叫了一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 上,顺&公公走

    两人直接把人拖出来丢到院中积雪上,顺公公走近两步,实在忍受不了那股恶臭了,嫌恶的又退开来,说道:“颜氏,你的恩典来了。今日是圣上册立皇后的大喜日子,皇后娘娘看你活的辛苦,赐你一杯喜酒。”

  • 一声推&门,一

    顺公公一路进去,走到倒数第二间房,对后面一个太监努了努嘴,那太监上前,“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一股恶臭冲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